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74章 我们在意的是态度问题(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874章

    “下臣仁多宗保,见过殿下……”披盔带甲,满身征尘未去的仁多宗保大步的进入到了中军大帐之内,朝着那居于上首,面色阴沉不语的辽夏大军主帅耶律和鲁斡恭敬一礼大声道。

    大帐之中,尽聚了辽夏联军的文武大将,监军使萧慎和监军副使萧兀纳皆尽在场。自然也少不了那位作为西夏国代表的枢密使颇超信德。

    “仁多将军姗姗迟来,可是让本帅好等啊……”耶律和鲁斡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淡淡地道。

    仁多宗保抬起了头来,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回大帅,宋国兵马犯我大夏腹地,害我百姓,毁我粮仓,下臣奉吾主之命,清剿宋国兵马残余,这才迟至,还请大帅明查……”

    耶律和鲁斡的目光与萧兀纳交汇之后,便又移开,重落回了仁多宗保的身上。“无妨,汝国有危难之时,身为国臣当尽力解之,本帅当无怪罪之理。”

    “正是因为宋国无端,犯汝夏国,故尔,本帅得我大辽皇帝旨意,亲帅大军三十万众南来,就是欲为汝国讨个公道。”

    “今又闻悉宋国残暴之举,足见宋庭之阴狠狡诈,我大辽定然不会坐视不理,仁多将军快快平身,能够有你这位西夏第一名将襄助,孤犹如得一臂膀。”说到了这,耶律和鲁斡绕过了案桌,走到了仁多宗保的跟前抬起搀扶起了行礼的仁多宗保道。

    “多谢大帅体恤。”仁多宗保仍旧是一脸的恭敬之色,心里边却连连破口大骂,你丫的简直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对了仁多将军,不知道那只驻扎于乌池的宋军如何了?”待仁多宗保坐定之后,耶律和鲁斡很是关切地问道。

    “回大帅,那最聚集了约五万宋军,对我大夏的白石城和翔庆军司虎视眈眈。而今我大夏兵马尽聚于三州之后,腹地空虚,末将很是担心……”

    这个时候,萧兀纳清了清嗓子站了出来分析道。“无妨,宋军之所以驻于乌池,其因有二,一是作出一副要威胁夏国腹地的势态,二来嘛,自然是想要让我大军攻打宥州之时有所顾忌。”

    “本官多少也是知晓一些夏国的情况,而今尔国虽然兵力不足,但是,翔庆军司墙高城厚,万夫莫挡,而若是宋军想要深入到兴庆府一带,那就必须渡河而击……”

    说到了这,萧兀纳刻意地顿了顿,这才继续道。“老夫相信,只要夏国君臣能够注意严守黄河沿岸,当可不至于再重蹈覆辙。”

    这话说的,说得仁多宗保老脸一红,的确,这要怪,就怪当时太过惊慌,手足无措之下,有些乱了阵脚,以致于让宋人觅得良机,偷渡黄河,毁王陵,焚兴庆仓。

    “若是宋军真敢再兴兵进犯兴庆府,只需要你们西夏能够拖住宋军三五日,主力大军便可与汝国兵马将宋军尽歼。”

    “多谢萧老大人提点,看来是下官关心则乱。”仁多宗保起身朝着萧兀纳一礼道。“到时候,下官定当请为前驱。”

    “这是自然,现在天色已晚,就请将军安置好兵马之后,我们再重长计议,如何攻取宥州坚城。”耶律和鲁斡点了点头抚须笑道。

    此番前来,仁多宗保虽然只率领两万兵马而至,留下了三万人马在白石城处。但是,耶律和鲁斡和萧兀纳都不在意这个,重要的是态度问题。

    #####

    “嗯,不错,看来将士们在这些地方,都受到了很好的照料,伤口几乎都没有发炎的。记住了,只要伤口尚未愈合,每天浓盐水清洗伤口是必须的,不用害怕水不够,盐不够。”

    “另外将士们的营养也要保证,但是,也不能太过了,我看不少士卒居然在这里都呆胖了,这样可不太好。”

    “好的大人,那些伤处在腿脚难以移动只能静养的士卒,他们的伙食减一成的量如何?毕竟减多了我担心将士们有意见。”

    “嗯,可以,我看看,这东院到目前为止出院的人数可不少啊,记录得十分的详细,多亏了高大人你。”王洋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放下了那份出院病患名册。

    所有的入院、治疗、出院,都会有名册,另外,每张病床前都会悬挂着一块木牌,木牌上记录着士卒的伤病,姓名,年龄,属于哪一个军营。

    这样一来,轮班的护理人员也很容易搞清楚床上的伤患的情况,而不至于一头雾水。

    高世则一脸忧心忡忡地道。“不过大人,现如今,咱们的这些病院,都已经快要满员了,那些护理人员,可都是满负荷的劳作。”

    “那就想办法再把周围的宅院清理出来,伤患一定要集中,这样才好护理和治疗,另外,护理人员若是不够,那就从百姓中招募,如果不行,那就让那些轻伤已经没有大碍的出搭把手,照料一二。”

    “都是出生入死的袍泽,他们肯定不会介意的。”

    王洋飞快的说出自己的建议,身边的几名书吏们飞快的用碳笔将王洋之言记录下来。而高世则也是默记于心中,以待到时候实施。

    “受伤的将士们的情况不错,而且士气挺足的,这样很好,只要没有出现厌战的情绪就好,另外,城中的百姓的情绪也要安抚好,莫要外面都还没打进来,里边反倒先乱了。”

    “大人您就放心好了,城中的百姓,多是厢军眷属,还有之前的宥州原住民,也多是曾受党项人欺压的汉人,他们对于西夏人可谓是恨之入骨。”

    “如今城中的百姓们,不少都主动的过来帮忙,如果不是他们,怕是早就忙不过来了……”

    王洋点了点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战乱,百姓流离失所,百姓可以算是这个世间最容易受到各种因素影响的最大群体。

    “军中可有骚扰百姓,或者是官府中人若有乱来者,都记得一定要禀报于本官,本官,可是一直都很期待着有个杀鸡敬猴的机会。”王洋悠悠地长叹了一声之后,沉声言道。

    此言听得高世则心中一凛,重重地点了点头。“大人放心,早在辽夏联军攻城之前,我们就已经多次的宣布了各项准则,而种将军也多次严令,军中士卒,不得扰民。”

    “大人,大人,西边来了约两万余夏军。目前正驻扎在北门外。”这个时候,一名信使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朝着王洋禀报道。

    王洋听得此言,倒没有半点愁意,反倒是露出了一个胸有成笔的笑容。“看样子,那位西夏国主怕是终究顶不住辽国亲王的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