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78章 暗流开始汹涌不已的西夏(第二更)
    第878章

    这个时候,咩米亦忠大步走了过来,朝着嵬名野当道。“殿下,您也不必太过烦忧了……”

    “原来是表兄,唉,如今大夏值此危难之机,可是你看看朝中那些臣工,一个劲的蛊惑陛下,这哪里是想要让我大夏国柞存续,分明就是……”说到了这嵬名野当只能住口。

    有些话,得分场合,现在,还有不少的大臣正从朝堂之中陆陆续续的走出来,若是这话让有心人听到,禀至天子耳中,那少不得要挨上一顿训斥。

    离开了王宫,二人策马并肩而行,咩米亦忠目光警惕地扫了一下四周,这才压低了声音道。“殿下如今我大夏已经到了危急时刻,可是陛下却还是如此固执,实非我大夏之福啊。”

    “孤何尝不知,可是孤数次请见陛下,想要劝说陛下,却屡屡被拒绝……”嵬名野当满脸无可奈何地道。

    “殿下您数次进献良策,朝中诸多有志之士皆看在眼中,奈何陛下受小人蛊惑,而八氏又为了各自的利益冷眼旁观,方致我大夏有了今日的局面。”

    嵬名野当颇有些心灰意冷地长叹了一声,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此刻那犹如刚刚被一群汪给吡了的心情。

    “对了殿下,不知您今晚有没有闲暇,若是有时间,还请您过府一述,我母亲好久都没看到殿下您了,甚是想念……”

    “既然如此,那孤晚上会过府一述。”嵬名野当想了想,当即点头首肯道。

    两人分道扬镳之后,咩米亦忠看着嵬名野当渐行渐远的身影,嘴角微微一扬,策马朝着自己的府邸飞奔而去。

    #####

    咩米亦忠回到了自己的府邸没有多久,就有一帮子党项贵族陆陆续续地悄然地进入到了咩米亦忠的府邸之内。

    全都悄然地聚集到了咩米亦忠府邸后院一间戒备森严的屋子中议事。

    “殿下已经同意今夜过来,到时候,诸位族长,你可也要多多出言恳求才是。我始终担心,殿下心性太过仁慈……”咩米亦忠的目光扫过在场的十余位党项各族的族长,有些犹豫地皱了皱眉头道。

    “咩米大人,你就放心好了,只要殿下看到,有我们如此众多的部族都愿意支持他,他一定会振作起来的。”

    “汉人的血,凭什么要流到我大夏皇宫里边?当年,如果不是毅宗皇帝早崩,又岂会有梁氏把持我大夏朝政数十载?”

    “如果不是那八氏没骨气,没胆量,早早臣服,她一个汉人女人,如何能够骑到咱们党项人的脑袋上。”

    “梁氏为了与八氏妥协,不知道出卖了我们多少利益。而今,她的外孙,连连错事,将我大夏都已经推到了悬崖边上,居然还想着要让我们一起去去分摊他的过错,凭什么?!”

    “就是,若不是殿下及时出言阻止,怕是那位国主,就要把咱们与那些西域异族一般对待。”

    看着这些群情汹涌的各族族长们,咩米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可捉磨的笑意。跟前这十数位族长,皆是党项部落之中,实力虽然不如那八大族,但是却都实力雄厚,都很有野心,意欲要取八族而代之的氏族。

    不论是卫慕氏,妃索氏,都罗氏,没移氏,没藏氏……共计十余个氏族,当然还包括自己的咩迷氏,足足站到了党项总人口数的三分之一,更是占到了党项人口数目的一半。

    但是,朝局,却一直被党项八族所把持,这让这些实力不错,却一直难以进入到大夏真正权力高层的氏族们都份外的不满。

    而今,西夏一次次的陷入到了失落的痛苦之中,亦让这些诸部落都越发的不满于现如今的状况。甚至在这段时间,大夏境内,都开始流传起来,梁氏一族的血脉,不应该成为大夏皇族的正统。

    大夏是党项人的国家,那就应该让血脉纯正的皇族来带领夏国走出困境才对,而不是梁氏的血脉。

    一场即将要冒头的政治纷争和争权夺利的斗争,正在夏国内暗流汹涌不已。而宋夏辽之间的战争,此刻仿佛已然陷入到了一个僵持的局面上。

    北方的宥州仍旧固若金汤,稍南的乌延古城争夺战仍旧在热火喧天,而东面,拿下了银州之后的苏大学士并没有停止步伐。

    四万大军进逼石州,五万兵马朝西而去已然将龙州团团围住。西夏东部的求援信几乎是雪片一般的飞向宥州城外的辽夏联军大营。

    只是,这些求援信,让耶律和鲁斡十分的心烦意乱。“求援求援,就好像孤不派兵马,他们就活不下去了,看看人家宋庭,在我大军数十万面前,足足支持了月余。”

    “而夏国的那些将领,面对数倍之敌,就已经瑟瑟发抖,惶惶不可终日。”

    听着主帅的全力吐槽,萧兀纳也很是无奈,也同样很是愁眉不展。“是啊,看来,西夏人,真是的被宋国吓坏了……”

    “但是殿下,现如今,西夏东部诸州,的确兵力太过薄弱了。宋国的苏东坡率领大军步步紧逼,更东边的河北路的韩忠彦,亦是对着左厢神勇军司虎视眈眈,府州和麟州都已然屯兵边境之地……”

    “怎么,难道我大辽给予河东路的压力还不够大?”耶律和鲁斡浓眉一扬,很是不耐地道。

    “殿下,左厢神勇军司若失,银夏诸州有难,我们的退路就会有危险。所以,老臣以为,殿下您还是应该做出一些反应,毕竟此番南来,咱们是为了襄助西夏,而不能坐视西夏东部尽没于宋庭之手。”

    “老大人您的意思是,希望孤再次分兵喽?”耶律和鲁斡有些无可奈何地长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把鞭扔在了案几上,满脸落寞地道。

    “其实,依老臣之见,不如让仁多宗保率领他所率的那两万夏军赶往夏境东部主持大局。”萧兀纳想了想之后,朝着耶律和鲁斡进言道。

    “你是说让仁多宗保去?”耶律和鲁斡的手指头轻轻地敲击在案几之上,考虑着这个可能性。

    “不错,仁多宗保乃是西夏少有的良将,在西夏威望素重,若是让他出马,应该可以暂时稳定住夏境东部的局面。”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