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85章 一定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885章

    现如今天色已然渐近黄昏,提前已经吃饱了晚饭,休息了一段时间的诸门辽夏联军已然开始集结,准备着继续重复着已经重复了一个多月的晚饭后消食剧烈运动:攻城。

    之所以被称之为运动,运动,一种涉及体力和技巧的由一套规则或习惯所约束的活动,通常具有竞争性。

    通常,运动又有有氧运动和无氧运动之分,攻城之所以被称之为剧烈运动,最主要就是这是一种被迫性,竞技性,还有相当巨大的危险性的有氧与无氧反复交替的运动。

    例如,你想要一口气爬上墙头,这个时候,你就需要憋住气,咬着武器,手脚并用,飞快的攀爬。这就属于是十分经典的无氧运动范畴。

    当你被几个披挂着坚固到刀兵难伤的大宋元祐甲的宋军武士围攻,岌岌可危之时,你就需要使出吃奶的力气,一面抵挡着对手的进攻,一面扯起嗓子大叫救名,这,就是十分激烈的有氧运动范畴。

    那么接下来,我们先把关于运动的特质扔到一边去,先来看看辽夏联军的中军大帐。此刻,辽夏联军的主帅耶律和鲁斡则处于一种相对静止的状态之中。

    呆若木鸡的坐在帅案后边,目光直勾勾的直视着一封摆在了帅案上的书信,上面的字不多,但是,寥寥百余字所泄露出来的消息,实在是让人感觉触目心惊。

    耶律和鲁斡也不知道保持这个姿势过去了多久,直到帐帘被掀开,一个熟悉而又焦灼的身影出现,耶律和鲁斡似乎才若有所觉的抬起了头来。

    “殿下,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咦……”萧兀纳疾步朝着耶律和鲁斡行来,一面快步走一面说道,可是当他看到了摆在耶律和鲁斡案头上的书信之后,不禁满脸尽是愕色。

    “你是想要来告诉孤这个消息的吗?”耶律和鲁斡笑着朝着身后的椅靠靠去,透着疲惫,也有几分的从容和释然。

    “一定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不然,那西夏国主怎么可能敢在国书之中,向我大辽天子如此抱怨。”萧兀纳脸色铁青的坐到了一旁,冷冷地道。

    “萧老大人,多谢你这些日子以来,为孤出谋划策,助孤稳定军心,只是现在看起来,怕是不用几日,孤就只能只影孤身的返回上京了。”

    “殿下不必心忧,老夫再想想办法,一定有办法解决此事,临阵换帅,陛下他难受不担心军心大乱吗?这简直就是胡闹。”

    就在萧兀纳愤愤不已之时,却又听闻到了帐外传来了疾蹄之声,很快,又有一封书信传递到了耶律和鲁斡的帅案之上。

    “原来如此……”从耶律和鲁斡的手中接过了这封已然拆开的书信,萧兀纳看罢,这才恍然大悟,露出了十分复杂,又惊怒交加的表情。

    “好你个萧慎,老夫在此绞尽脑汁,为我大辽筹谋划策,倒不想,居然是你在后边捅刀子。”

    “看来陛下应该是主意以定了,不然,他们也不敢写出如此分明。也好,陛下终究也是明白,临阵换帅的大忌。”耶律和鲁斡自失一笑。

    “殿下,诸将军派人来询,诸军皆已准备就绪,是否立刻开始攻城?”这时,一名将领从帐外步入大帐之中,大声地禀报道。

    “开始吧,让儿郎们加把劲,多杀几个宋人。”耶律和鲁斡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

    将领有些奇怪地抬头看了一眼这二位军中大佬,然后识趣地领命之后便快步而去。

    “孤若去,那军中诸务,怕还需要有劳于老大人您。”耶律和鲁斡等人离开之后,魁梧的身躯缓缓地挺得笔直。

    “殿下不必如此,若是你离去,那老夫离开大军的日子也就不会太远了。”萧兀纳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说道。

    “老大人此言何意?”耶律和鲁斡不禁一愣,旋及眯起了双眼。“难道他萧慎还敢难为老大人您?”

    “他何须难为于老夫?只需要一道军令,老夫就不得不乖乖起行,不论是让老夫前往其他军中参赞军务,又或者是让老夫到后方总理辎重……”萧兀纳满脸意志消沉地道。

    “这月余以来,萧慎多次进言,希望孤能够分兵而击,他若为帅,怕是必施此策。”耶律和鲁斡不禁眉头大皱。

    “宋庭诸路援军已至,若是分兵,又有宥州这根钉子如梗在喉……”

    “若陛下真下旨换帅,还请殿下速速回上京,向陛下陈述厉害,让他立刻遣兵南下,以助萧慎一臂之力,另外,令大军进攻宋庭河东路,不使宋庭能够抽调更多兵马尽聚陕西之地。”

    “萧老大人,您就这么不真看萧慎?”耶律和鲁斡不禁有些迟疑地道。

    “萧慎此人虽然有过带兵的经验,但终究缺了大局的眼光,而今如若换帅,他必定要设法在短时间之内南下深入,不如此,何以有功勋,以证明陛下换帅的英明。”萧兀纳苦涩一笑。

    “可如今,宋庭诸路兵力已至,正值军心大振之时,而我辽夏联军在宥州城下,已经士气渐泄,他南下,怕只能碰个头破血流。”

    “是啊,萧将军攻打乌延古城,一直未见其功,也与宋庭在城外驻扎大量兵马,与城中守军遥相呼应有很大关系。若是老大人主持军务,当如何行止。”

    萧兀纳微一踌躇,旋及摇了摇头。“若是老夫为帅,此刻,弃宥州,全军南进,举全军之力,破乌延古城。”

    “那小小乌延古城,值得老大人如此大动干戈?”耶律和鲁斡不禁缓缓地摇了摇头,有些不以为然地道。

    “之前,乌延古城在我大军眼中,的确不甚重要,但是如今,宥州难下,夏境又连遭厄运之时,需要提振士气,就必须选择一个适合的目标。”

    “乌延古城虽然不大,但是,却是无定河上一个至关重要的渡口。我军若取得,那么便直接联通了西夏东部地区,可遣大军进逼龙州银州。”

    “南方,洪州就近在咫尺,如此一来,宋庭的援军,也不敢轻动,而是会向着这无定河两岸聚集……”

    随着萧兀纳之言,耶律和鲁斡这才省过了神来,不禁动容道。“之前孤一直以为老大人善于谋略,倒没有想到,老大人在军略上,眼光如此独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