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87章 来自亲王殿下的赤果果威胁(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887章

    耶律和鲁斡最终在萧兀纳的劝说之下,恢复了平静,他也不得不承认,萧兀纳虽然说得很赤果果,但是很有道理。

    最终只能将此事,暂且压下,可谁也料想不到,到得当夜之时,萧慎的举动,再一次的将耶律和鲁斡的怒火点燃。

    本该在晚饭后,诸门大军集结,然后按惯例,向宋军把守的宥州城发起进攻。可结果就是,西门的大军虽然结集了,但是,并未向城上发起进攻。

    这让耶律和鲁斡真的怒了,亲自赶往了西门处,来见萧慎。而此刻,萧慎安坐在大帐之内,头覆白巾,以示自己带病工作。

    “殿下您怎么来了?莫非是发生什么事了不成?”

    “萧慎,你这是在与孤装糊涂是吧?今日为何西门兵马为何集结之后未按军令攻城?你最好给孤一个说法。”耶律和鲁斡铁青着脸,冷冷地打量着萧慎低吼道。

    迎着耶律和鲁斡那双仿佛要吃人的眼珠子,萧慎的内心其实也有些打鼓,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策略,再看了一眼帐中诸多将领,心里边又硬气起来。

    “殿下此言差矣,下官方才下官统兵在城下,观宋军严阵以待,兵甲森然,而月余以来,我大辽虎贲,连连鏖战,兵不能休,将不能歇……”

    “且每日都是一个特定的时间段进攻,宋人早有防备,所以,下官决定暂且收兵回营,以迷惑宋军,待到子夜之后,再行突击,打宋人一个措手不及。”

    听着萧慎侃侃而言,耶律和鲁斡一手捏着马鞭,另外一只手扶着腰间的战刀,身上拭得极为崭亮的铁甲,在灯光之下,透着森森的寒意。

    那犹如浸在万年寒冰之中的目光扫过了西门大营的诸位将军们,那些将军们则都纷纷避开耶律和鲁斡的目光,不敢与之对视。

    “很好,很有想法……那么,孤再问你,萧慎萧大人,大军何人为帅?”耶律和鲁斡的目光再一次落回到了萧慎的身上。

    而耶律和鲁斡则缓步继续踏前,身上沉重的铁甲,随着步伐而铮然作响。

    看着魁梧高大,杀气生腾的耶律和鲁斡面冷如霜的朝着自己缓缓近逼,一股寒意由然心生。

    萧慎有些紧张地抿了抿唇,不得不赶紧起身,朝着进逼而来的耶律和鲁斡一礼。“大军之主帅,当然是殿下您。”

    “那为何你擅改本帅之军令后,未予禀报?莫非萧大人连孤这位大辽天子亲自委任的联军主帅,都不放在眼里了是吧?”

    耶律和鲁斡的声音不大,但是足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萧慎不由得脸色一变,强自笑道。“殿下言重了……”

    “其实下官刚刚率大军退回大营,正在商议派人去禀报殿下,只是没有想到,殿下您会来得如此之快。”

    “孤来得其实并不快,从东大营到西大门,不过区区数里路途,策马而行,不足一刻钟的功夫便至。只是,孤在中军大帐之中,得知西门大营擅自撤军回营足足过去了一个时辰。”

    “却尚未给孤任何的解释,孤很担心,某些人置我大辽军法于不顾,置我这大辽天子委任的联军主帅于不顾,所以,只能亲自赶来。”

    “就是想要看看,萧大人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大辽臣子……”耶律和鲁斡的声音还是显得很平静。

    可是话语偏偏显得句句诛心,让大营之内诸将纷纷色变。

    “殿下,您此言太过了吧?下官当然是大辽的臣子,对于陛下,更是忠心耿耿,日月可表,殿下如此咄咄逼人,不就是因为下官派人前往中军大帐禀报迟缓了吗?”

    “此责任,尽在下官肩上。若是殿下您不高兴,只管用军法惩治下官,下官决无二话。”萧慎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了头来,显得份外的慷慨激昂,铁骨铮铮。

    “好,很好,好一个责任尽在你一人肩上。这样的责任,你一肩担之,果然够豪迈,够气魄。”耶律和鲁斡那满是老茧的大手,缓慢的拍打在萧慎的肩膀之上。

    “殿下!殿下慎重……”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显得有些踉跄的身影闯入了大帐之内,看到了这一幕,不禁沉声低吼道。

    “原来是萧老大人到了,无妨,孤何等样人,岂会胡作非为?只是,今日之事,孤当会禀明陛下,由陛下圣裁……”一扭头,看到了萧兀纳那气喘吁吁的身影,最终,耶律和鲁斡眼中那犹豫不定的杀意渐渐地收敛而去。

    “殿下英明……”萧兀纳喘了口气,朝着耶律和鲁斡一礼道。

    耶律和鲁斡缓缓地松开了萧慎肩膀上的大手,而骨头都被耶律和鲁斡捏得咯咯作响的萧慎不由得连退两步,一屁股坐倒在了身后的椅上。

    耶律和鲁斡朝着军帐帐帘的方向疾行数步之后,却又顿住脚步,目光扫过一干将军,最后,落在了萧慎那张仍旧苍白而又有些扭曲的脸庞上。

    浑厚而又低沉的声音,再一次在大帐之中响了起来。“一个时辰之后,孤要听不到宥州城西的激烈厮杀声,尔等,提头来见孤,要么,孤亲自来取尔等头颅。”

    说罢这话,看着这位傲然立身于大帐之中的宋国王耶律和鲁斡殿下,萧慎知道,在这一次的争锋相对中,自己已然是身处劣势。

    可是眼下,他却不得不低头,只能屈辱地起身一礼。“大帅放心,一个时辰之内,西门大营必定会向宥州城进攻。”

    “很好,萧大人,孤,一直都很看好你,希望你不要让孤失望才是……”耶律和鲁斡那张不见喜怒的脸微微颔首之后,这才大步离了军帐而去。

    “萧大人,老夫告辞,唉……”萧兀纳看了一眼耶律和鲁斡离去的身影,看了一眼萧慎那副呆若木鸡,羞愤加交的表情,无可奈何地一顿足,转身朝着军帐外追了出去。

    留下了满军帐神情都显得十分尴尬的将军们,以及那位即将成为联军主帅的萧慎萧大人。

    还好,在这个时候,萧慎麾下的心腹总算是有点逼数,赶紧拜倒在地,向萧慎请罪,言及是自己耽搁了军情云云。

    一番插抖打浑之后,大伙都十分有默契地将耶律和鲁斡窜到这里来兴师问罪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很快,西门大营开始变得人声鼎沸,大军又再一次开始集结,准备攻城。而萧慎这位西大营主帅,则因为身体不舒服,而留在了帐中。

    当那些将军们接令纷纷赶往各自军中后,空无一人的大帐之内,响起了萧慎气极败坏的喝骂之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