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88章 临阵换帅终成事实……(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888章

    “殿下,殿下稍待……”在萧兀纳的高呼声中,已经跃上了马背,正要离开的耶律和鲁斡只能勒停了座骑。

    “老大人,莫非觉得孤今日做过了?”看着那气喘吁吁赶过来的萧兀纳,耶律和鲁斡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道。

    之前萧兀纳的提醒尚在耳边,而自己也答应了对方保持克制,可是方才实在是憋不住了,以至于有了这趟西门大营之行。

    “一点也没有,殿下若不来上这一趟,那就不是那位对陛下忠心耿耿,心怀大辽的殿下了。”萧兀纳十分坚决地摇了摇头,朗声言道。

    “此番,萧慎的做法,已经超出了身为臣子的本份,殿下就算不来敲打他,老夫也会过来。”

    听到了萧兀纳这番话,耶律和鲁斡松了口气,得见那萧兀纳跃上了马背之上,策马与其并肩而行。

    “其实老夫方才被吓一跳,是因为方才殿下气势太甚,老臣都险些以为殿下准备宰了那个混帐。”萧兀纳在马背上喘了口气,抚着长须笑道。

    “其实,孤当时真的有一种想要把他斩于刀下的冲动,只是若杀了他,陛下恐大军生变,说不定就会下旨撤兵还师,如此一来,孤罪莫大焉……”

    萧兀纳点了点头。“老夫也没有想到,萧慎会得意忘形到这等地步,是该好好的敲打一番。只是如此一来,殿下您在诸人面前,狠狠的削了他的脸面,怕是此后,他怕是已经恨上你了。”

    “他便是对孤恨之入骨又能如何?”耶律和鲁斡淡淡一笑。“孤好歹也是陛下的亲兄弟,堂堂亲王之尊,他一个臣子还能如何?就他,与那老谋深算的耶律乙辛相比起来,连给那人的鞋都不配。”

    萧兀纳亦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的确,萧慎此人,终究是太过年轻了,稍为得志,就几乎忘形。

    昔日的大辽奸侫耶律乙辛,那才是真正的老司机,老谋深算,又懂得隐忍,天子耶律洪基的妻子,死在其馋言之下,连太子都身陨于其手,皇嗣几乎断绝,他也算是大辽立国以来,最大,也是最令人痛恨的权**臣。

    #####

    没有一个时辰,宥州城西,终于响起了震天的厮杀之声,而这个时候,另外三门的进攻已然止歇,这样的攻势不同步,并没有给宥州城造成半点的不适。

    倒是让城中的宋军能够更加从容的调度,不过,辽夏联军攻势的异样,还是引起了王洋的警惕。

    “今夜要加强城上的戒备,不得有任何懈怠。”王洋摸了摸下颔,朝着身边的种师和吩咐道。

    “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会加强戒备,说不定,这段时间,辽夏联军这种越来越敷衍的攻势,很有可能是他们要疯狂进攻之前的一种迷惑我军的假相。”种师和眉头紧皱地说道。

    听得此言,在场的诸位将军们都纷纷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王洋也不禁剑眉一扬,眯起了双眼若有所思。“的确,这几日来,辽夏联军的攻势的确要比之前的衰减了许多。敌军们少有了过去那种抢上城头死战不退的锐气。”

    “会不会是辽夏联军进攻太久,士气渐泄,将士疲惫了?”高世则摸着自己的短须,小声地嘀咕道。

    “嗯,也许有这样的可能性,但是这样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坐拥数十万大军,拿不下咱们宥州,相信那些敌军的心里边肯定正憋着一股火,很有可能,用不了多久,敌人的攻势又会变得凶猛起来……”王洋敷衍了高世则一句后,很严肃地道。

    “大人也不必太过忧心了,咱们大宋虎贲的士气军心一直都很足,而且我们有宥州这种坚固城塞为依托,便是敌人再多数倍又如何?”

    “何况最初敌军进犯之时的如潮攻势我们都拦阻了下来,而今,那数万厢兵,经过了这月余以来的艰苦鏖战,也已然成为了精锐之师。

    加之现如今诸路援军进入陕西路境内,苏学士又乘势夺取了银州,使我大宋军心民心皆有提振。所以,战事僵持越久,对于我军而言,只会有利。”

    王洋经过了与诸位大人的商议,微悬的心也总算是落回到了原地。打量着那城外灯火通明的西大营,王洋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傻了,非要蹲在宥州里边。

    并非是怕死,而是被包围在城中,那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变成一头困兽了。而且因为被数十万大军团团包围,导致与外界的消息传递十分的困难,同时,也让他很多的想法和策略,也很难变成现实。

    不过让他深感欣慰的就是,守城的将士们,不但顶住了压力,守住了宥州这么长的时间,而且还磨练出了数万厢军精锐。

    月余的血战,近百场战斗,无数次的生死相搏,从最开始,厢军只能藏身于禁军与边军身后边,使用远程武器或者是长矛制敌。到现如今,面对着扑上城头的联军士卒,已然敢拔出腰间的战刀,奋力迎击。

    可以说,这些原本看到敌人,甚至听到敌人的嚣张狂吼,都会心生怯意的厢军将士,也已经渐渐的成为了意志坚韧的军中勇士。

    只可惜,王洋并不清楚辽夏联军大营所发生的一切,不过,就算是他知晓了,以现如今的情况来看,就算是他想搞事情,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而无所作为。

    毕竟就凭着他手里边的这点兵力,用以守城,倒算是绰绰有余,可若是出城鏖战,呵呵……

    #####

    就在第二天清晨时分,辽国天子耶律洪基的圣旨终于抵达了辽夏联军大营,众将齐聚于耶律和鲁斡的中军大帐之中,整齐划一的尽数拜倒在地。

    听着那位传旨者洋洋洒洒地宣读着大辽天子耶律洪基的意志。亲王殿下耶律和鲁斡解职帅位,前往上京向天子述职。

    而原辽夏联军监军使萧慎,为人谨慎,对大辽忠心耿耿,既通武略,又有谋略,是极为难得的文武双全良将之才。

    故此,决定让萧慎成为新一任的联军主帅,主掌军务,而萧兀纳则从监军副使成为了监军使,辅佐这位新任联军主帅,希望两位卿家继续齐心协力,争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再创佳绩。

    一定要让宋人看到大辽的赫赫军威,让他们臣服在大辽之下……

    耶律和鲁斡面无表情的接旨之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中军大帐。而萧慎这位新任的主帅,恭送着使者离开了中军大帐之后,那张兴奋得都快要扭曲的嘴脸,看得令萧兀纳心中生厌,却又无可奈何。

    而帐中诸文武,自然都要向这位新任的主帅行礼致意,以示认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