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89章 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就好了(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889章

    “诸位,免礼,免礼。萧某今日能坐上这个位置,实在是托了陛下洪福,接下来,希望诸君能够戳力相助于本帅,让我大辽虎贲,能够再一次用我们的战刀和铁蹄,让那些宋人明白,我大辽才是这个天下最强大的国度……”

    萧慎激动万分地在那里声嘶力竭的怒吼着,调动着那些将军们的情绪,仿佛只有他,才能够引领着这只军队获得胜利。

    萧兀纳则是冷眼旁观,等到这一次满是马屁味道的军议结束之后,他这才疲惫不堪的回到了自己的军帐之内。

    而他派去面见殿下耶律和鲁斡的属下已然在帐中等候,转告了他殿下耶律和鲁斡已然在接到了圣旨之后,便率领着亲随护卫离开了中军大营,不过,倒是留下了一封书信,着其交给萧兀纳。

    信中,耶律和鲁斡向萧兀纳表示,他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上京,向陛下分析利弊,另外,会在适当的时间,向陛下建言议和的保证。

    “有劳殿下了……唉,可惜老夫垂垂老朽,而今,又困于这军中,实难再替殿下出谋划策,亦不好向陛下进言……”萧兀纳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坐了下来。

    毕竟新帅刚刚走马上任,而且天子对于萧慎的宠信,说明又提升了一个高度。这个时候,萧兀纳很清楚,在还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之前,自己要是挑萧慎的错误,会被陛下和朝中重臣们误认为自己是在报复,反而不智。

    只是,等这位年过六旬的萧老大人正要午休之时,却有人上门拜访,萧兀纳有些错愕地坐起了身来,便看到了萧慎身边的鹰犬耶律雄也大步的进入到了自己的大帐之内。

    “末将见过萧老大人,末将特来向老大人传达军令……”耶律洪基大步到得跟前之后,双手恭敬地奉上了萧慎的亲笔手令。

    “……让老夫赶往左厢神勇军司策应,以抵御宋庭河东路诸州兵马的侵扰?”萧兀纳看着那张军报,气得笑了起来。

    “这是大帅的军令,还请萧老大人遵令而行……”耶律雄也有些不太敢看这位须发皆张,位高权重的老大人,垂下了头,但是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老夫且问一问耶律将军,萧慎在哪里?老夫要当面问一问他,他这是想要做什么。”萧兀纳站起了身来,将那封军令扔到了一旁的案几上,走到了耶律雄也跟前狠狠地道。

    “这,这个末将也不清楚,不过末将临来之时,大帅正好出门,前去巡视各营兵马去了,怕是……怕是今天回不来了。”

    听到了这,萧兀纳哪里还不清楚,萧慎这哪里是去寻营,分明就是想要把自己给打发走,可又不愿面对自己,干脆就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那耶律津平将军何在?”萧兀纳阴沉着脸,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怒意。

    “耶律津平将军此刻正在陪同大帅巡视……”

    “之前,殿下下令,让还是监军使的萧大帅前往西大营督理兵马,萧大帅概然领命,还请老大人体谅大帅的难处……”

    听到了这样的答案,萧兀纳再没话说,只能苦笑着颓然地摆了摆手,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罢了,既然他萧慎觉得自己可以主持大局,那老夫留在此地也是无宜,还不如早早离开的好,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

    “大人,您真的要去左厢神勇军司?”等那耶律雄也离开之后,接到了消息赶来的属下都不禁面现忿色。

    萧慎这么做,实在是太过份了,监军使都是坐镇中军。

    “不去怎么行,之前,老夫与殿下为了支开萧慎这个麻烦,让他前往西大营,既然人都离开了中军大营,那么,再让我离开,老夫难道还能够耍赖不去?”萧兀纳不禁为自己当出的作为深感失策。

    只是,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去后悔也没有半点的用处。

    “予老夫两万人马,去那左厢神勇军司,看来,他萧慎,真的是要一改殿下谨慎的用兵方略了,就是担心老夫出来阻止,才会如此想方设法,将老夫赶得远远的。”

    “老大人您的意思是,萧慎他想要置这宥州坚城于不顾,径直大军南进?”

    “嗯,毕竟陛下对他很以重任,他自然要表现与他比殿下更加的精明能干才是,宥州月余过去,仍旧巍然不动。”

    “那么,何不弃之,然后大军朝南而去,直捣三州腹地,逼迫宋军迎战。”

    “这个策略,其实依下官之见,也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毕竟宥州难下,我辽夏联军数十万,总不能寸功不建就还师吧?”

    “若是有你们想的这么简单就好了……”萧兀纳疲惫的摇了摇头,不再说话,靠在了榻上假寐,一干属下知道萧老大人的意思,都悄然地退出了大帐。

    #####

    “那老东西离开了?”萧慎听到了前来禀报的耶律雄也之言,不禁长出了一口大气,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大军之中,以耶律津平军威最重,但是此人头脑简单,略施手段,就可以让其俯首听命。而萧兀纳那位老司机,则是狡诈多谋,威望素重,自己都是他的子侄辈,更重要的是他与那殿下走得极近。

    必然不会同意自己的策略,到时候,若是争执起来,肯定会影响到自己的主帅威仪。就算是把弹劾奏折递到陛下那里,也只会被压下。

    毕竟这位老司机单单从其于耶律乙辛的手中救下太子的嫡子,也就是死在了耶律乙辛手上的昭怀太子耶律浚之子,现如今的皇太孙耶律延禧这份功劳,就任谁也不敢轻易得罪。

    更何况,如今陛下垂垂老矣,已然多次向群臣表白,其若归天,那么,大辽的江山社稷,必然会交到皇太孙耶律延禧手中。

    若是把萧兀纳这位老司机给得罪狠了,他只需要向皇太孙叽叽歪歪几句,日后,年富力强的自己,怕是在在皇太孙临朝之后,铁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正是,那老家伙虽然一肚子的火,可是大帅您的军令他却无可指责,除了乖乖赴任之外,他可没有别的办法,不然,就算是传到了上京,陛下也会觉得那老家伙过去持功自傲。”

    “不错,做得很好……”萧慎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很好,自己用了最短的时间,就解决掉了心头之患,那么接下来,就应该要行使自己作为辽夏联军主帅的权威了才是。

    “对了,你先回到中军大营,将本帅的大旗挂上,省得那些丘八,都还不清楚,如今的大军,到底是谁在当家作主。”

    “大帅放心,小的这就去办,一定妥妥当当的。”耶律雄也大声的答应了一声之后,便策马朝着中军大营的方向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