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90章 心里边空荡荡的王大官人(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890章

    王洋在听到了辽夏联军大营之中的中军开始在更换帅旗时,还以为是手下在开玩笑,直到他登上了东城的城墙,看到了那原本高高耸立的帅字旗旁边的耶律旗已然降下,换成了萧字后,这才明白不是在忽悠人。

    “萧?辽国有哪位姓萧的名将?”王洋砸了砸嘴,朝着身边的种师和问询道。种师和想也不想便摇起了脑袋。

    “……这个。”种师和愣了半天之后,摇了摇头。“我陕西边军,主要的敌人还是以西夏为主,对于辽国的情况,不是十分了解,但是末将还真没听说过萧姓里边有名将的。

    似乎也就是在真宗当政时期,曾经有一位叫萧挞凛的名将,不过最终为我军威虎军头张瑰以三弓床弩射出大箭击中额头身亡,迫使辽军与宋议和,签订澶渊之盟。”

    王洋砸了砸嘴,自己的记忆里边,似乎但凡是辽国有点名气的将军都姓耶律,而文臣几乎是姓萧,那么据此推断。

    这位新任的主帅,很有可能是一位文臣。

    “辽国天子这是想要干嘛,临阵换帅,这样的不智之举都能干得出来?”高世则匆匆的赶到,听闻了消息之后,不禁满脸错愕的低呼道。

    “想来,还不就是因为他们那位亲王殿下,率领数十万大军,生生被我宥州城阻拦月余,寸功未立,已然惹恼了那位好大喜功的辽国天子,所以才会做出这等不智之举。”王洋想了想之后,展眉笑道。

    “看来,接下来,咱们又将要迎来更加艰难的战斗了。”种师和不禁眉头大皱,大手拍击在那坚固的女墙上。

    “是啊,辽夏联军,已经因此而换帅,新上任的主帅,为了彰显自己的能力和权威,必然会有大动作才是。”王洋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告诉全城守军,严加戒备,注意城外辽夏联军的动异,一旦有任何异动,立刻禀报,不可耽搁,另外,让城墙下的听瓮兵更要打起精神来,莫要让那些辽夏蛮子钻了任何空子。”

    随着王洋的军令,将士们再一次紧张了起来,新官上任三把火,新帅上任,肯定也得烧上几把火,彰显他的存在感才是。

    不过好在,宥州城已然坚持了月余,仍旧坚固如新,将士们的士气仍旧十分的饱满和旺盛。

    而且那些受伤的将士们,都得到了很好的照料与医疗,死亡率大大的降低,纸甲虽然简陋,却也极好的保护了那些将士们的身躯。

    月余下来,伤者虽然超过了一万两千余,但是当场战死的不足两千人,因伤重而死的约有六七百。绝大多数伤者,在医院内最多呆上半个月,就能够活蹦乱跳的再一次归队,拿起武器走上战场与袍泽们并肩作战。

    正是因为能够披挂上保命的铠甲,并且在受伤之后,还能够获得及时的医疗保住性命,所以,长期的战斗,非但没有摧毁掉将士们战斗的意志,反倒随着从外面传来的一个又一个的好消息,让城中的军民的脸庞上,都多了不少的笑容。

    哪怕是现在听闻了辽夏大军换帅,怕是又会用暴风疾雨一般的进攻来显示他们的存在感,最多也就是让宥州城内的军民略感紧张而已。

    萧慎升帐之后,召开的第一项军议就是,休战两天,理由自然是将士们已经连续的做战月余,将士疲惫不堪。

    听到了这样的消息,辽夏联军诸将纷纷喜笑颜开,人人称善,看到那些眉开眼笑的将军们,萧慎意识到,自己果然很英明神武,第一步棋,至少就让将士们的忠诚度提升了至少十五个百分点,好感度提升近二十,由此,想要成为主帅,一展鸿图的他信心就更足了。

    日盼了就是夜盼,盼了整整一天的功夫,从夕阳渐下,到月华初升,到月落西垂,到朝阳越起,整整一夜未眠的王大官人不禁有些傻了眼,心情如同呲了狗似的。

    原本期待的狂风暴雨一样的进攻非但没有等来,就连日常的饭后剧烈活动居然也停止了,害得王大官人以及一干守城的将士们十分迷茫,心里边空荡荡的,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你说,这位辽夏联军的主帅到底想要搞什么鬼?”王大官人满脸晦气,很不开桑的询问着身边的许诏。

    这位经历了月余的激战,飞速成长的禁军将领此刻同样也是一脸懵逼地摇了摇头。“这个末将也不清楚,真不明白这位姓萧的家伙到底想要搞什么名堂。”

    “对,说不定,他就是想要麻痹我们,等我们心神不宁之时,再给我们致命一击。”同样也是一夜心神不宁的高世则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也罢,甭管他用什么样的招数,反正咱们就是一个字:守。稳守住宥州就好。”王大官人砸了砸嘴,眼珠子鬼鬼崇崇地转了半天之后朝着一旁走去。

    “王精将军……你怎么又上来了,我不是说了吗?你既然受了伤,就应该再多休息几日,养好伤口才是。”

    “末将见过大人,多谢大人关心,末将这点小伤着实算不得什么。”昔日的女直完颜阿骨打,如今的大宋王精将军赶紧恭敬地朝着走到了近前的王洋深施了一礼,满脸尽是感动之色。

    王洋打量着王精,看着他那甲片间隙隐现的纱布,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这些日子,你们兄弟几人英勇善战之名,本官可是有所耳闻啊,听闻你前日夜间,一人面对数名攻上城头的强敌,死战不退,手中的刀都砍断了,生生用断刀杀掉了其中一名对手,支持到了周围的弟兄们赶来增援……”

    “末将如今既是宋人,当与袍泽同生共死,这不过是末将的本份而已。”改了姓氏,决心要效命于大宋的完颜阿骨打越是与这些宋人相处,内心就会越发地震撼。

    不光是见识到了宋人那种丝毫不逊色,甚至是比辽国犹有过之的士气,还有无数种琳琅满目,多到令人头皮发麻的军事装备。

    辽国跟眼前的大宋一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家图四壁的糙汉子,在面对一个锦衣玉食的华服公子哥。

    至于女直一族嘛,呵呵,就像是蹲在路边,等待着残羹剩饭的乞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