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91章 新帅与旧新截然不同的战略(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891章

    原本完颜阿骨打,哦不,现如今的王精认为,糙汉子应该肌肉更多,毕竟吃糠咽菜,又喜欢打家劫舍的糙汉子应该实力更强一些,至于宋庭这锦袍华服的公子哥锦衣玉食惯了,应该不堪一击。

    可结果就是,现在看起来,这位锦袍华服的公子哥一旦将他的财富往军事方向一歪,嗯,那就立马变成了顶盔贯甲,手持重盾,腰有利刃的武士,面对着糙汉子的进攻,居然打得有声有色,丝毫不见露怯。

    特别是这段时间,辽夏联军怎么攻打,城墙被砸破了?没事,倒点元祐水泥,第二天硬得一逼,坚固如新。

    元祐弩的软钢弩臂坏掉了,没事,拿一块全新的软钢弩臂安上之后又可以继续作战,重要的是,听闻这种软钢弩臂制作速度之快,嗯,一炉钢水,就足可以打造十几二十根不带喘气的。

    而且不再像过去神臂弩的弩臂那般,需要无数种原料,还需要按照四季来制作,耗时一两年方可制成。

    另外,还有身上披挂的这种元祐甲,据说也是铸造十分的简单,但是其坚固程度,却是刀斧难伤,那日,正是凭着这身坚甲,他才能够在面对数个敌人得以身还。

    更令王精深感敬畏的,就是跟前这位谈笑自若的王洋王巫山,不论是坚固的元祐甲,犀利的元祐弩,还是那一夜就能够坚如磐石的元祐水泥,又或者是能够将那巨石抛出百丈的元祐抛石机,无一不是出自于这位年纪甚至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的王巫山。

    时间越久,听说了关于王洋的事迹越多,王精就从最开始的震惊,到佩服,甚至到现如今,已然与自己的那几位兄弟一般,都对于王洋真可谓是敬畏之中夹杂着崇拜。

    短短年余,从一个烟花青楼处一鸣惊长,到现如今的开国县公,三州经略安抚使,而且他所建立的每一项功勋,都只会让人觉得,他获得这样的高位,并非是过于抬举。

    能够追随在其左右,想必未来,自己兄弟,亦少不了建功立业的机会才是。

    就在王精面对着王洋思绪万千的当口,王洋问出的问题让他不禁一愣。“王将军,你觉得,如今辽夏联军大营之中的主帅,会是何人?”

    “大人,这样高端的问题,似乎不应该问末将吧?”王精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王洋询问的是什么鬼名堂,不禁面露苦笑地摇了摇头。

    “无妨,你就说一说据你所知道的便可,随便说说,本官也好拿来参考一番。”王洋笑了笑,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台阶上,示意王精也坐下说话。

    “这个,那就请大人恕末将大胆妄言了,辽夏联军之中,有两位姓萧的重臣,一位是辽国北院宣威使萧兀纳,在军中任监军副使。此人位高权重,而且对辽国忠心耿耿,昔日曾经冒死向辽国皇帝耶律洪基进言,最终救下了辽国皇太孙性命……”

    “另外一位,则是这数年以来新晋崛起的一位辽国皇帝身边的宠臣萧慎,此人文武双全,倒也算是个人材,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此人善于逢迎拍马,颇得大辽天子欢心,故尔此番南来,他成为了仅次于主帅的的监军使……”

    “那你说,你觉得有没有可能会是这二位其中之一?”王洋拢着眉头,考虑了半天之后,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王精愣了半天,这个问题,实在是不好回答。不过在看到了王洋的投来的询问目光之后,咬了咬牙根。“大人,若仅仅只是指着此二人的话,末将觉得,说不定那位萧慎可能会略占一些优势。”

    “哦?来,说说你的理由……”王洋挑了挑眉头,颇为感兴趣地道,此刻种师和等人也都围了过来,支愣着耳朵亦有些好奇,王洋这等做法有什么目的。

    “还是因为那句话,萧慎善于逢迎拍马,深得辽国天子宠信。”王精始终地斟酌着用词,努力让自己说得更详细也更有理有据。

    “萧兀纳乃是辽国重臣,素有重望,就算是之前的主帅耶律和鲁斡也礼遇甚恭,可惜,此人虽然深负重望,却一直都是文臣,未有过领军作战的经验,更重要的是,大辽天子,看重的是他对于大辽的忠诚,却并不是很喜欢这位性情梗直的老臣。”

    王精的这番分析,落入到了王洋等一干文武的耳中,都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所言,的确有几分道理。

    “大人,莫非您觉得如今辽夏联军易主,很有可能就是这两个人选之一?”王精解释之后,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道。

    “辽国天子耶律洪基虽然有些不着调,但是至少不是蠢到无可救药。现如今都已经做出了临阵换帅的决定,那么,他肯定不敢随随便便再从朝中拉出一个人选派到这里来接替主帅之位。”

    “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从这两位萧姓大臣之中,择一优者为帅。”王洋负手走到了女墙边上,打量着那迎风烈烈的萧字大旗,悠然说道。

    “大人的分析很有道理,想来,辽国的天子再如此愚蠢,也不至于置这数十万大军的安危于不顾,若是从军中择人以代原来的主帅,至少,不会造成兵不知将,将不知兵的场面,能够平安顺利的接手大军的指挥权。”种师和看向王精的目光里边也不禁多了几分的赞许之色。

    看来,王大人留下这几个女直蛮子,果然还是有些用处,至少这脑子,不是一般人能够考虑到这样的深度。若是真心的效忠于我大宋,那么,数年之后,大宋当又可得一良将矣。

    他们兄弟四人之中,除了这位已然崭露头角的王精,还有那年纪最小的王国,也是一位很精明能干的小伙子,虽然若论武力有力,不及那王忠和王报,但是其才智谋略,却与老大王精足可平分秋色。

    那边,王洋眯着眼睛,打量了良久帅旗之后,这才收回了目光。“看来,这位辽国的新任主帅,有很大的可能,会采取与之前的耶律和鲁斡截然不同的战略。”

    “何以见得?”

    “耶律和鲁斡统军攻我宥州月余未有建树,反倒是折损十分惨重,怕是那位好大喜功的辽国天子早就已经心中不爽了,这很有可能就是辽国天子决定要易帅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