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99章 宥州城下联军失败的命运已然注定(第二更)
    一秒记住,小说!

    第899章

    “诸位,种师道将军与折可适将军的援军已至,正在攻击宥州城外的辽军西大营,告诉将士们,我们只要能够坚持住,那么宥州之战,我大宋必胜!”说到最后一句时,种师和已然拔出了腰畔的战刀,奋力地怒吼道。

    “大宋必胜,大宋万胜!”受到了种师和激励的将士们纷纷将武器指向天穹,发出了震天的怒吼。

    “大宋必胜?!哈哈……老子让你们到地狱里干嚎去吧,传令前军,开始突击!”耶律津平眺望着前军距离宋军已然不足百步之遥时,下达了突击的命令。

    很快,一万前锋,在军官们的鼓舞之下,狂吼着,咆哮着,敲打着战盾,开始朝着宋军森严的战阵发起了突击。

    城头之上,已经成为了元祐抛石机总指挥的许诏密切的注视着那些敌军的动向,看着那原本紧密的集团,渐渐的因为奔跑而开始变得松散开来,朝着那泼洒过红砖碎屑的位置进逼过去时。

    许诏放下了眼前的望远镜,厉声怒吼道。“发射!”

    随着他的怒吼声,十六柄小旗齐刷刷的挥下,一息之后,就见无数密集如雨的黑色球状物,陡然从二十余丈外的城中升腾而起,然后越过城墙与城楼,朝着城外飞去。

    相比起昨天夜里试射时场景,此刻,每架抛石车的抛勺内装载的不再是五枚,而是整整二十五枚石弹……

    十六架,那就是足足有四百枚重达五斤的浑圆水泥弹被抛飞向天际,然后朝着正在向前奔袭的辽夏联军的头顶砸去。

    原本正在狂奔之中,眼看距离宋人的距离不过十余丈,几个呼吸就能够杀到之时,头顶上那呜咽的啸声,让所有正在狂奔的辽夏联军士卒们都下意识地抬起了头来。

    便看到了天际密密麻麻的黑点正在似缓似疾的变大,变大,然后砸落而下。

    站在最前方,持盾而立的元祐甲兵们,就看到距离自己不过十余丈外的那些辽夏联军士卒被一阵密集而又沉重的石雨给砸得不成队形,甚至看到了一篷篷的血雾朝着天际喷射,还有断肢残臂在横飞。

    砸落下来的水泥石弹余势未消,继续弹动着又余飞出去,给新的倒霉鬼造成巨大的创伤。

    数百枚石弹雨的坠落,直接让辽夏联军的攻击势头陡然一滞,而此刻,他们距离宋人已经不足十丈。

    在这个距离上,想要重新整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宋军的阵中,一只只强劲的弩矢已然迎面飙射而来……

    “给我冲,让他们冲上去,擂鼓,让他们继续突击,不要给宋人机会!”耶律津平铁青着脸,大声的厉呼道。

    这个时候,瓮城之中,居然又有兵马出现,这一次,居然是整整的五千骑兵。五千精锐的骑兵的出现,让耶律津平差点气得当成七窍流血。

    但是这个时候,英勇的辽国精锐骑兵已经没有办法后撤,或者说,这个时候,只能够继续前进,绝对不能后退,不然,士气一泄,就再难振奋。

    耶律津平连连下达军令,四万大军,如狼似虎的朝着那两万五千余的宋军扑去,而宋军的骑兵,则朝着辽国骑兵的中部抄袭。

    而西面,在宋军的步卒距离西门大营已来不足两里之时,种师道终于率领着两万蓄势待发的精锐铁骑驰出。

    但是,他的目标,已经不再是之前与折可适约定的西门大营,而是径直朝着北大营而去。

    折可适当场就懵逼了,一面破口大骂种师道那个老流氓不讲义气,一面鼓舞着将士们继续朝着西大营进逼。

    此刻,就站在西面城墙之中的王大官人最开始也是有些错愕,可是在反应过来之后,不得不为种师道这位老司机的精明算计暗暗点赞。

    折可适的三万步卒,面对着只有万余兵马的西大营,就算是攻之不下,但也绝对可以死死的拖住西大营以及诸门来援的兵马。

    这个时候,种师道的那两万精锐铁骑,就成为了宥州城外战场上,最强大的,最具有决定性的武装力量。

    此刻,北大营已经抽调一万人马往援东大营,之后又抽调了三千人马往援西大营,所剩的兵马,不过是数千步卒,想要抵挡住两万精锐的大宋铁骑?呵呵,除非他们都是既是人又是马的人马座。

    王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过了身来,看向身后边,一万装备着纸甲,但是斗志昂扬的厢军。

    一个月之前,王洋根本不敢这么做,但是现在,他却敢站在这里厉声大喝。“擂鼓开城,轮到我们了,出城杀敌!!”

    当种师道的两万铁骑轻而易举的突入了北大营,王洋率领着一万悍勇的厢军士卒冲出宥州,朝着西大营包抄而去之时。

    宥州城下联军的失利,已然注定……

    #####

    八万辽夏联军,若不是耶律津平好歹是位身经百战的老司机,怕是早就溃败而去,可即便如此,他仍旧只能率领着四万人马,朝着南面遁逃而去。

    若不是担心剩余的残卒,还有宥州城的安危,以及很有可能随之而来的南下的辽军的反扑,王洋真的很想率领大军亲自追击。

    种师道率领两万精锐铁骑,追击了约十里之地,因为耶律津平一直身先士卒,率领精锐不顾自身伤亡,借着一道山梁死死挡住了种师道的追击,怕是这四万人马,能够逃掉一半就不错了。

    种师道也非贪功之人,在确定对方的确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之后,留下了少量的骑兵骚扰对方后路之外,一万五千骑兵回师宥州城外,对剩余的辽夏联军残兵进行扫荡。

    最终,俘敌两万五千余,歼敌五千有余,余者四散而逃。而宥州困城月余之危,暂时解除。王洋在开始之余,最郁闷的就是没能拖住耶律津平,活捉这位辽国大将。

    不然,他真的很想给耶律津平准备上整整一坛子的咸菜、腌萝卜等物,让这家伙也尝一尝吃上一个月这种破玩意的滋味。

    困城之围解除的第一时间,王洋便派出了一队人马,赶往宥州城南的那片果林,让他们去采摘一些成熟的果子来改善改善民生。

    城内城外,尽是将士们的欢呼之声,宥州城几乎变成了欢乐的海洋,掳掠到的辽夏联军的辎重,自然成为了犒劳将士们和百姓们的厚礼。

    这个时候,王洋正与种师和、折可适缓缓的策马行走在宥州城外。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