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02章辽夏大军要跟我大宋玩命不成?第一更
    第902章

    而是让王国领两百人调到折可适麾下效命,王忠则成为了种师道的部下,王报交给了种师和,王精则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离开王洋,宁可在他麾下干个护卫,看到这位完颜阿骨打如此忠心耿耿,王大官人也实在不好撵人,只能将其留下。

    不过他麾下的兵马自然不需要留下那么多,正好只留下五十,剩下的均给另外弟兄三人,而且这一仗,弟兄四人皆尽奋勇杀敌,斩获甚众。

    总算也是该到了升官的时候,弟兄四人皆尽成功了副统制。也就是营统制的副职,各领二百五,倒也很恰如其份。

    精忠报国四弟兄都面带欢喜之色,朝着王洋满脸感激涕淋的拜倒于地千恩万谢。而一干宋军文武倒也是见过了这弟兄四人还有一干完颜氏族英勇杀敌的场面,一番恭贺之后,精忠报国四弟兄这才美滋滋的赶去召集旧部。

    但是,王精所提出来的关于那些战俘的问题,仍旧犹如(阴yin)云一般压在一干大宋文武的心里边。

    放是绝对不可能放掉的,毕竟这些家伙可都是敌人,一旦放走,很有可能会被再一次武装起来,又成为大宋的劲敌。

    而若是留下,等到了战事结束之后,除掉了那些残疾可以考虑放归之外,剩下的那些,可都是上好的劳力,陕西路那突飞猛进的建设工作,正是需要壮劳力。

    两万多的战俘,那可就是两万多的壮劳力,修一条百里长的水泥直道,两万多的劳力一齐努力,最多也就是半个月的功夫就可以搞定,一年下来,修上两千里路的水泥直道,可以对大宋的经济腾飞和贸易往来可是能够起到极好的促进作用。

    嗯,但问题是眼下,该怎么办宥州城,实在是不算大,而且现如今,城内那么多的兵马,哪怕是有大量的百姓被劝离之后,可是空间也变不宽裕。

    主要还是担心,这么多的战俘数量,已经站到了城内的厢军连同边军总算的三分之一。这么多的战俘,万一再闹腾出点妖蛾子来,王大官人哭都来不及。

    “这些战俘之中,伤者甚众,至少有近两万几乎都是人人带伤,其中有接近五千人属于是重伤行动不便的”高世则一直掌管医疗队与医院,所以,对于战俘进行统计时,自然而然的也把战俘之中的伤者进行了归类。

    “要不然,咱们将这些战俘,分为个四营看守,每个营地,都安排一千两百到一千三百名重伤员,轻伤者也都平均分配,然后由那些没有伤势的战俘负责照料。

    最好是按照按照部落成员来进行分配,如此一来,那些战俘,就算是有心想要捣乱,也得好好的考虑考虑一下自己那些受伤的袍泽,不知大人以为如何”

    “这倒是个办法”王洋砸了砸嘴,由战俘去照料战俘,那么倒可以减轻已方的压力,而且还能够笼络人心,重要的是,对方就算真想要干些什么事(情qing),好歹也会考虑一下(身shen)边那些负伤的战友。

    “若真要如此做,那么,咱们就需要大量的医疗用品,还有纱布等物”

    “库存还够供应多久”

    “若是足量供应这些战俘的话,所剩下的伤药等物,怕是最多也就只能再支撑一个月”高世则约摸估算了一下之后,给出了答案。

    “给只要能够安抚住这些战俘,多付出一些物资又有何妨,不过记住了,要大力的宣扬我大宋的仁义,更要让他们明白,若是一人背叛,那就别怪我大宋无(情qing),要怪就怪他们自己的人牵连了他们。”

    一干文武纷纷认同王洋之言。军议结束,折可适便与种师道与王洋道别,赶去与将士们汇合之后进行修整,待入夜之后,就立刻出发,杀往三岔口与万井口。

    苏东坡这几天不太开心,每天看着那血淋淋的军报,心里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似的不是个滋味。

    每天都有近千的将士陨命于此,哪怕是大宋虎贲们给敌人带来了同样的死伤,死战不退,足以得见大宋将士们的勇气,可是这样血淋淋的战争,仍旧让苏东坡很不适应。

    不过好在,军心士气都很不错,将士们每天点卯之时,讨论的不是援军何时抵达,而是应该以何种战阵或者是如何应付今天辽国大军的进攻。

    但是即便将士们士气高昂,苏东坡仍旧是每天不停地询问着陕西路诸军的动向,已经从京兆府和陕西路中部,集结了五万大军,正朝着北方,(日ri)夜兼程而来,不过,赶到洪州,至少还需要五六天的光景。

    也就是说,苏东坡还要凭借着手中的兵马,继续硬抗着辽夏联军的疯狂进攻。

    就在苏东坡端坐在中军大帐之中,愁眉不展的打量着那张巨大的军事地图的当口,一艘从北方而来的快船已然停泊在了乌延古城的码头之上,然后船上跳下来的侦骑把手中的(情qing)报转交到了早已经等候在码头上的侦骑手中。

    侦骑立刻以最快的速度策马朝着城内疾冲而去,不过半柱香的功夫,这封从快船上获得的(情qing)报,就已经递到了苏东坡的案头。

    “什么至少有数万人马,正朝南而来,难道那些辽夏大军,这是要跟我大宋玩命了不成”苏东坡还没看完(情qing)报,径直就跳了起来,颇有些气极败坏地喝道。

    旁边的宗泽抄起了那份(情qing)报,打量了半天之后,紧抿着嘴唇,拢起了眉头。“大人不必着急,怕是这里边,有什么蹊跷。”

    “宥州城内,数万大军,更有折可适与种师道二位将军率领五万虎贲在宥州周边游弋,这样的时候,派遣数万兵马南下,除非,剩下的人马,辽夏联军根本不打算要了。”

    听了宗泽的分析,苏东坡这位老司机也很快冷静了下来。“汝霖言之有理,看来是老夫失态了让他们再探,一定要探明消息,还有,那数万人马的来路,定要打探明白”

    苏东坡的军令传回到了码头之后,快船再一次迎风扬帆,朝着北方疾行而去,但是,还没有过去多久,另外一艘来自更北方的快船也停泊到了码头之上,带来的消息,让心(情qing)忐忑的苏东坡和宗泽都不(禁jin)喜出望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