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03章一只数目庞大的宋军出现第二更
    第903章

    “能确定”苏东坡与宗泽互望了一眼之后,不约而同的朝着这位风尘扑扑的将军问道。

    “末将可以确定,就是担心船上的传讯者说不清楚,所以末将才会随船过来禀报”

    “明显可以看到这只辽夏联军兵马不齐整,而且队伍脱节十分严重,末将与几名弟兄又朝北赶了一段时间之后,看到了一些游兵散勇正在逃散,这才确定,应该是宥州那边出事了,所以,末将派了几个弟兄继续向宥州方向侦察,而我则赶来向大人报讯。”

    “看来,应该错不了”宗泽双掌一击,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如果真是宥州有变的话,那么,咱们这边的压力”苏东坡也是前眼一亮,转过了头来,打量着那张地图,抚着长须,满脸期待地道。

    “也不知道宥州那里的(情qing)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洋那小子,干了大事,怎么也不派人通知一下老夫,这才太不讲义气了”

    听着苏东坡的牢(骚sao),宗泽的表(情qing)显得十分的古怪,居然连不讲义气这样的话都能够说苏东坡的嘴里边说出来,足以得见,苏相对于王洋真是当成了子侄一般,完全不是官方的腔调。

    “苏相此言差矣,如今,咱们的侦骑都才刚刚赶到,那边,想必怎么也该等到大战结束,清点战果之后,才会派人过来报捷才是。”

    “嗯,这倒也是,辛苦你了刘统制,不过,怕是还得辛苦你一趟,去接应你的部下,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传来”

    “末将遵命。”那名侦骑统领大声的应诺之后,快步而去。

    而这个时候,正坐镇中军的萧慎脸色难看堪比那之前在宥州的中军大帐之内,接到了大辽天子换帅圣旨的前任主帅耶律和鲁斡当时的脸色。

    “能够确定,是耶律津平将军派来的信使”萧慎放下了手中的兵书,目光扫过了大帐,还好此刻正值昏黄,一天的大战已然结束,将士们要么在收兵回营,要么就是在准备晚饭,这里,除了两名心腹麾下之外,再无旁人。

    只是这两名心腹听到了这个消息,表(情qing)也瞬间难看无比,面面相窥。

    “是的,末将也给吓了一跳,因为担心此事很有可能会是宋人的诡计,所以末将将其扣押在大营之外,将其腰牌还有这封求援书信尽数呈上,请大帅一辨真伪。”这位侦骑头领拜倒在地上。

    而跟前呈上的,正是一块腰牌,还有一封帛书。

    帛书之上,字迹显得有些潦草,但是,萧慎终究还是认得那位大将耶律津平的笔迹,再加求援信上所加盖的印鉴,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应该就是耶律津平的亲笔所书。

    但问题在于,他耶律津平,怎么就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凄惨。

    耶律雄也恨铁不成钢的跺脚怒道。“八万大军,居然就这么一下子,只剩下一半,正在向南溃退,整整丢了一半四万人马,他耶律津平不是很是厉害吗

    怎么一转眼,就变得如此弱不(禁jin)风了,八万人马,连支持一天都支持不了,就向南溃退”

    “我们大军在宥州城外经营月余,整整四个营寨,居然一(日ri)丧尽,这到底是有多少宋军,才会如此凶悍”

    “你看看吧,耶律津平的信中所言。宋军的援军,至少有十万之众,其中骑兵也有三四万之数”

    “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宋军”两位心腹麾下都不(禁jin)有些傻了眼。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宥州城外,出现如此众多的宋**队。

    “那可是大军的后方,若是那十万大军,不是去袭击宥州城外的的耶律津平,而是朝着咱们”

    说到了这,在场的连同萧慎都不由得心头一寒。是啊,若是十万大军不是去解宥州之围,而是直接抄袭自己辽夏联军主力的背部,怕是这会子,就算是大军能够稳住阵脚,怕也会损失惨重,毕竟耶律津平好歹也是大辽宿将。

    都差点让这只宋军把狗脑子都打出来了,如果换成自己这只军队,怕是也好不到哪儿

    “他们之所以没有抄袭咱们大军后路,有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咱们的(身shen)后边,还有宥州城外的耶律津平将军。”

    “若是耶律津平将军知晓我军主力遭袭,他必定会挥师南下来援,如此,那只宋军反倒有可能偷鸡不成,成为我大军合围之下的瓮中之鳖,所以,这只宋军援军才没有把目标放在咱们的(身shen)上,而是想要先击败耶律津平将军,再徐徐南下包抄”

    萧慎抚着长须,听着(身shen)边的心腹的分析,盘算着各种的可能(性xing),不得不承认,这位手下的分析,显得很是恰如其份,可以说耶律津平等于是为自己挡刀了。

    “耶律雄也,你立刻率领两万骑兵赶往增援,接应耶律津平将军,接应到之后,就地结阵,若是宋军还在继续追击,那就派人往中军大帐,本帅会亲自率领大军精锐,好好的会一会那些还想要得寸进尺的宋人。”

    “末将遵命”耶律雄也大声的领命之后,快步出帐而去。萧慎抚着颔下长须,估摸了一下之后,抬起了头来。

    “大人,就凭着耶律雄也的两万骑兵,怕是不足以抵御宋军兵锋。依下官之见,大帅应该再征调至少这个数的兵力向北增援才是。”

    “本帅何尝不知,只是如此一来,我辽夏联军,在面对苏东坡的南面大军,又还有什么优势可言”萧慎有些头疼地揉着眉心,脸上的皱纹,数成了无数个相同的词蛋疼。

    萧慎此言一出,那名心腹手下也不(禁jin)有些哑然。

    “那这可如何是好”

    萧慎抚着长须,眼中精芒闪烁半天之后,(阴yin)沉沉地道。“既然他耶律津平麻痹大意,致我大军损兵折将,那可就怪不得本帅向陛下弹劾于他失职兵败之过。”

    心腹麾下先是一愕,旋及便反应了过来,心悦诚服地朝着萧慎一礼。“大人高见,这兵败宥州城下,害我大辽军威尽丧,本就是他耶律津平之过,应当如此。”

    “嗯,那你就替本帅先草拟一封奏折,拟好之后再拿来给本帅过目,来人,传令升帐召集诸将议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