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04章 大人您这个时候建议陛下议和?(第一更)
    第904章

    接近夜半时分,此刻,乌延古城内的中军所在,仍旧聚集着大量的宋军将领们,正在议论纷纷,毕竟,对面辽军的异常动向,还有来自于北方的侦骑传来的消息,让他们都满怀着希望与兴奋,正在等待着最新的消息。

    没有令他们失望的是,在时间过了子夜之后,王洋所派来的报捷信使,终于乘船抵达了乌延古城码头。

    报捷的军报里边,详细地说明了今(日ri)战事的发生以及结果,令在场的大宋文武们听得眉飞色舞不已。

    不少的武将都在那里挤眉弄眼的私下议论,不愧是王洋这位喜欢搞事(情qing)的三州经略安抚使。

    看样子这货被困在了那宥州城一月有余,已经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看,辽夏联军主力这才离开没几(日ri),这货就在宥州城个搞了一把大事。

    生生将八万辽夏联军打成残废,这还不算完,居然在搞完了这一堆事(情qing)之后,让种师道马不停蹄的朝着辽夏联军的交通枢纽三岔口而去,而折可适那位老司机也(屁pi)颠颠的窜去万井口去搞事(情qing)。

    “这小子还真是,老夫实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话来形容他了,还真是典型的不折腾就不舒服的家伙。”苏东坡听罢,眉舒目展的笑骂道。

    那模样,与其说是骂,倒不如说是在夸奖这小子太牛((逼))了点。被数十万辽夏联军困在那宥州城月余毫发无损。

    等辽夏联军主力这才离开,立马就开始搞事(情qing),而且一搞就搞了一票大的,杀敌五千,俘敌两万五千余。

    这样的战绩,绝对是辽夏联军侵犯宋境以来,杀敌数目和俘敌数目最大的一场胜绩。

    “好手段……好心计……若是再让他将三岔口和万井口给捣毁的话,辽夏联军可就难过喽。”宗泽站到了地图跟前,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三岔口与万井口的位置之后,不(禁jin)心悦诚服地叹息道。

    “是啊,若是三岔口与万井口这两个据点被捣毁,那么辽夏联军的辎重的运送就会越发的显得困难。”

    “重要的是,折可适与种师道二位将军所率领的五万虎贲并没有留在宥州,而是游弋在外,有了这么一只实力雄厚的军队行踪不定,辽夏联军想要运送辎重,嘿嘿……”

    “正是此理,苏相,末将以为,现在,咱们最应该做的,是进攻。”一位将军站在那里琢磨半天之后,转过了头来朝着苏东坡建议道。

    听到这话苏东坡差点把刚刚咽下去的茶水给喷了出来。“进攻?我说刘将军你确定不是跟老夫开玩笑?”

    “苏相,唯有如此,咱们才能够拖住辽夏联军,((逼))得他们大军无法轻易撤离……同时也能够给折将军和种将军创造更多的时机。”

    宗泽听闻此之,亦不由得深以为然地颔首。“刘将军言之有理,苏相,只要咱们能够拖住辽夏联军的主力,那么,种将军与折将军在北方的行为就能够游刃有余。”

    看到在场的诸将都纷纷的站出来赞同那位刘将军的策略,苏东坡在经过了慎重的考虑之后,决定同意刘将军的策略,明(日ri)一早,宋军主动向辽夏联军发起进攻。

    另外,苏东坡自然要修书一封,朝京师而去,告诉大宋天子赵煦这个喜讯,也等于是向天子赵煦替王洋报个平安。

    萧兀纳直到了第二天中午时分,才收到了耶律津平后败宥州城下的消息,听闻八万大军,只有四万退往南方,与萧慎的主力汇合,另外大约被俘了两万余,还有数千战死的消息。

    萧兀纳当场一口心血呕出,被一干属下和医者抢救了半天,这才缓缓苏醒过来。睁开了双眼的萧兀纳面如死灰,勉力坐在了榻上。

    “大人,您莫要再着急生气了,(身shen)体要紧啊。您若是有个万一,我等如何向陛下交待?”

    “让那名信使过来,好好的跟老夫说一说,耶律津平将军,是如何败的,快去!”哪怕是病卧于榻,萧兀纳仍旧是不怒自威。

    一干下属苦劝无用,只得派人去寻来了信使,听得那位信使结结巴巴的说了半天,这才将宥州城之战解释清楚。

    萧兀纳不(禁jin)狠狠地拍了拍(身shen)上所盖的薄毯。“耶律津平,你堂堂大辽名将,居然还如此愚蠢。”

    “大军主力已移师南下,你就应该合营屯兵,以便照应,居然还不以为然的继续分居四营,这不就是给宋人留下了机会吗?!”

    听到了萧兀纳的痛骂,一干属下除了无奈,还是无奈,萧兀纳略微平静了些之后,又详细地询问了一番宋军的动向。

    但是信使却是一问三不知,或者说,耶律津平南遁之后,根本就没有办法再去留意宋军的动向。

    “大人,那宋军虽然在宥州城下赢了一仗,但是我军实力并没有太多的折损,只要萧慎大人派出援军,与耶律津平将军回师宥州,当可再将宋军困死于宥州处。”

    “困死?笑话!如今敌(情qing)未明,你又焉知宋军是在原地待敌,还是东进又或者是西攻?”萧兀纳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来人,备下笔墨,老夫得赶紧给咱们的主帅修书一封,让他提醒各路兵马,注意这只游弋在大军主力(身shen)后的宋军的动向。”

    “另外,老夫还要给陛下上奏折,告诉陛下这里的(情qing)况。”

    很快,萧兀纳便开始提笔奋笔疾书起来,看到了萧兀纳写给大辽天子耶律洪基的那份奏折(身shen)边研墨的属下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大人,您这个时候建议陛下议和?”

    “怎么,你觉得,到了现如今,我大辽还真能如战前所想的那样理所当然,大军一到,宋人望风而逃不成?”

    “如今,萧慎已经被苏东坡亲率十数万众拦阻在乌延古城一线,而咱们的大军主力(身shen)后边,出现了近十万宋军。这个时候,我们所拥有的兵优势已经((荡dang)dang)然无存了。”

    “而开战至今,我大辽未能够在宋人的(身shen)上占到半点的便宜,反倒是宋人多点开花,(骚sao)扰西夏腹地,又夺取银州,如今更是在我大军(身shen)后大胜一场……”

    “如此种种,已经表明,我大辽,真不应该如此冒然的兴兵南下,如今收手,至少还能够保住大军主力,撤还辽境。”

    “不然,再这么下去,宋军会越打越多,而我大辽,就算是想要增兵,最近的大军,都要远在西京道一带,而且还得问一问镇守河东路的韩忠彥,会眼睁睁看着我大辽调兵遣将而无所作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