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07章 再这么下去,我大辽颜面何存?(第二更)
    一秒记住,小说!

    第907章

    “不然,一旦时间拖延过久,宋军的援军纷纷涌至,那我大辽怕是……”

    “那依你之见,从何处调兵为好?”耶律洪基抚着长须沉吟,眉头深深的拢起,半晌之后这才开口相询。

    “陛下,您真要调兵南下?”耶律和鲁斡不禁一呆,有些难以置信地道。

    “我大辽数十年来,未有大战,而今,举兵数十万,替臣属以讨敌国,至今,未获寸土,反倒是连连大失颜面。”

    “再这么下去,我大辽颜面何存?”说到了这,耶律洪基忍不住悻悻地瞪了一眼这位亲兄弟。

    就是这家伙,跟头倔驴似的,非要跟那坚固城池宥州死磕,浪费了无数的战机,更是让宋人寻到了机会,连连出奇致胜,让大辽大失颜面。

    耶律和鲁斡看到耶律洪基那副犹如要吃人的表情,心中一寒,赶紧拜倒于地请罪。

    ####

    “行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朕就算是再埋怨于你,也换不来致胜的战机。”耶律洪基摆了摆手,无可奈何地道。

    “你还是替朕好好的想想办法,看看从哪里调遣兵力更容易也很快捷。”

    “若是陛下想要调遣兵力以最快的速度援助萧慎萧大人,那么唯今之计,只有从南京道抽调兵力。不过,不能单纯的只从南京道调遣援军。”

    “南京道面对的乃是宋国数十万守军,若是我大辽边境空虚,若是这个时候,宋庭乘隙北进,那问题可就大了。”

    “所以臣弟觉得,从南京道抽调兵马的同时,让中京道兵力南下,以填补南京道援军离开留下的空隙。”

    “如此一来,我们便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援军的集结,而且南京道也是距离萧大人最近的兵源之地。”

    耶律和鲁斡的这番建言,让耶律洪基的眉头总算是舒展了不少。“这倒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中京道的兵力原本就不多,若是大量抽调南下,臣弟担心……”

    耶律洪基皱着眉头考虑了半天之后,缓缓地摇了摇头。“无妨,此乃非常时期,当行非常之策,实在不行,就让东京道兵马南移,等我大辽大胜宋庭之后,诸军再各还驻地就是了。”

    “陛下,陛下,有萧兀纳萧老大人的奏折……”就在弟兄二人因为商议军机,而气氛渐渐显得和缓的时候,萧兀纳的奏折这个时候,却递入了宫中。

    看到了萧兀纳的奏折,耶律洪基那刚刚才好转一些的脸色不由得大变,狠狠地将萧兀纳的奏折掷在了地上。

    “混帐,这个时候,居然劝朕议和,他萧兀纳到底是何居心?他到底是不是我大辽的臣子?!”伴随着耶律洪基那一声接一声的怒吼,吓得耶律和鲁斡赶紧拜倒连劝天子息怒。

    现在他哪里还看不出来,自己当初攻打宥州不下,决定不要怂继续干,是因为脸面问题。而现如今,大军遭遇损失之后,天子大怒,力主增兵,不要怂继续干,这与自己当初的原因怕也是相差无二。

    面子果然是个大问题。

    #####

    “三岔口被宋军捣毁,粮草辎重损失过半,万井口亦为宋军所毁坏……还有什么坏消息,赶紧报上来……”萧慎的脸色铁青得怕人。

    颇超信德悄悄地打量了萧慎一眼,除了请罪之外,实在是没有二话了。“大帅,这也怪不得三岔口与万井口的守军将士。”

    “毕竟谁也没有想到,宋军会在击败了耶律津平将军之后,就径直往东行军,乘我大军尚未反应过来,便攻击了万井口与三岔口。”

    “重要的是,粮草辎重正好运抵了三岔口,若非是得到消息的夏州兵马及时来援,怕是这些粮草辎重……”

    “那你的意思,不怪你们西夏懦弱无能,反倒应该怪本帅喽?”萧慎今天真的是彻底的火了,之前耶律津平兵败宥州城下,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

    结果,特么的三岔口与万井口双接连出事。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萧慎立刻派人命令耶律津平先别回宥州,而是赶往三岔口。

    大军进抵之时,宋军早已经不知所踪,而此刻,从夏州赶来的西夏兵马正在收拢残兵,一面在那里抢救粮草辎重。

    耶律津平也赶紧让大军一块帮忙,但是最终抢下来的物资,也只有一半左右。这个时候,有人来禀报,说是有溃卒正从万井口那边朝着这边逃过来,也就是说,万井口也遭遇了宋军的攻击。

    耶律津平怀着吡了狗的心情朝着万井口赶去,只是当他赶到的时候,宋军早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了一地的废墟。

    耶律津平看着那满地的尽是烧过的废墟心情郁闷到几欲吐血,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个样子。

    自己被宋军打了个措手不及,损失了近半人马,如今,纠集了大军,想要给那只宋军一个恶狠狠的教训,可结果呢?

    对方却牵着自己鼻子跑来跑去,就跟溜狗似的,因为担心宋军再次袭扰,耶律津平干脆亲自率领大军,护送着这批辎重赶往乌延古城处。

    “不敢,但是我夏国,为了大军的粮草辎重,已经竭尽全力,何况,大军身后,出现一只达到了十万之众的宋军,以耶律津平将军的八万之师,都败下阵来。”

    “万井口与三岔口区区数千守军,又岂是宋军的对手?”颇超信德脖子一梗心一横,据理力争道。

    “大胆!”堪堪将辎重护送到此,前来禀报,尚未率军离开的耶律津平的肺差点让颇超信德给气炸掉。“你个西夏蛮子,安敢汝我大辽将军!”

    “非是下官要羞辱将军,而是大帅非要找替罪羊,莫非是觉得我西夏赢弱,正好拿本官来问罪不成?”颇超信德不卑不亢地答道。

    面对耶律津平的怒火他毫无惧色,而好几名西夏将领也都纷纷站了出来,站在了颇超信德这一边。

    萧慎好不容易这才将场面弹压住。“尔等莫要忘记了,现如今诸位皆是一帐之将,我大辽与你西夏乃是盟约之邦,如今,三岔口为宋军所毁,损失粮草辎重,难道本帅就不能问清楚吗?”

    听到了萧慎话语放软,颇超信德倒也不是一味的强硬,领着一干西夏将军请罪,这一场军议,最终在没有得到丝毫结果的情况下草草结束掉。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