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10章 倒霉的西夏已经捉襟见肘了(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10章

    明明要被扎心了,可是偏偏又觉得自己的话里边没有任何的漏洞,这位老司机把求助的目光扫向四周。

    奈何,一干同僚们,此刻都只能够用一种“少年,你自求多福”的表情看向自己,一个二个的嘴巴子就跟上了马嚼子似的,忒严实。

    “若是陛下不嫌弃微臣鲁钝,臣,自然愿意为陛下尽一尽棉薄之力……”得,既然没有人帮助自己,这位老司机眼下只能自救了。

    “好,那么朕就要向卿家请教一下,你口中的祖宗成法,到底指的是什么?朕这一时半会,怎么也想不起来,卿家既然提及,那么必然是知晓的,劳烦你告之于朕才是。”

    “……方才微臣所言的祖宗成法,自然指的就是真宗皇帝在与辽国的“澶渊之盟”时,所约定的岁币之赐。”

    “哦?原来卿家指的是这个,那又与仁宗皇帝有何干系呢?”天子赵煦,就如同一位懵懂好学的好奇宝宝一般,不停的追问。

    这位大臣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解释道。“我大宋与西夏经‘庆历和议’对西夏进行岁赐之事。”

    “原来如此,那么,卿家你觉得是真宗、仁宗二位天子做的对,还是太祖太宗二位皇祖宗做得对?”

    接下来,赵煦这位似乎轻飘飘的话,直接让这位大臣僵立当场。

    不光是他,在场的诸多文武,此刻谁也不敢吱声,面面相窥,怎么也没有想法,赵煦居然会选择这样的例子,来让臣子无言以对。

    可你还真别说,想挑毛病偏偏还没办法去挑这位大宋天子的毛病,为啥,真宗、仁宗二位天子为大宋带来了和平。

    但是,没有太祖,太宗二位皇帝的开疆拓土,又哪来的如今之大宋?但是在这二位之时,又哪里有什么檀渊之盟,庆历和议?

    谁敢出来接这个茬?没有人敢,谁也不敢……

    饶是像刘挚这样的经历了数任天子的老司机,现在也跟泥雕木胎似的,屁也不敢放一个,实在是不敢放啊,怎么放都是错。

    那位大臣愣在原地,久久不言不语,此刻,他正企求上天给他一个地洞,他好安安静静的钻进去,然后抄铲子用土把自己埋进去,省得继续留在这里丢人现眼。

    还好,天子赵煦似乎觉得已经玩够了,或者是觉得再调戏这么个败军之将也没有什么意思,脑袋一转,落到了枢密副使章栥的身上。

    “章卿家,你曾经在陕西路呆过二十余载,如今又在枢密院供职,对于西北之事,应该是最了解的,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陛下,臣以为,既然辽国再度增兵,就证明了一件事,之前我大宋在西北之地的数次胜利,已经让辽国坐不住了……”

    “他们必须要增强在陕西路的兵力,不如此,不足以压制住我大宋在陕西路北部三州的兵力。

    另外,想必那位原本信心十足的辽国天子现如今十分恼怒辽夏联军攻势如此萎靡,月余以来,一城未下,所以此番增兵,想要也是为了要取得一场令天下人侧目的胜利,以此来显示,辽国仍旧是强大的国度,方可震摄天下诸蕃。”

    章栥的分析,让赵煦深以为然地连连颔首,说的的确很有道理,换个角度,若是自己是辽国的天子,原本派出了数十万大军,信心十足的要去给身边的小弟出气找场子。

    结果呢,特么的一脚踹过去,连仇家的大门都没能踢开,反倒是脚趾骨折,而小弟还被从门后扔出来的屎尿给淋了一身。

    这个时候,还有一帮子津津有味看戏的吃瓜群众正在欣赏。在这样的时候,身为大佬,如果不做出点什么,就这么领着小弟一瘸一拐、灰溜溜的撤退。

    那么,必然会成为一干吃瓜群众嘲笑的对象,而小弟也绝对会心怀异志。所以,不管是为了脸面也好,还是为了找回场子,辽国天子哪怕是硬着头皮,也要调兵遣将,继续死硬到底。

    有了章栥的此言,又有数名臣工站出来力主增援,虽然大部份的重臣对此不以为然,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却也不好再反对。

    天子下诏,再调派禁军八万,赶往陕西路增援,另外,令陕西路南部诸军加快速度北援,当然也少不要对苏东坡还有王洋等人提醒一二。

    辽夏的援军一旦抵达,怕又会是一场耗时日久的大战。不过话说回来,战争,已经从去岁一直打到了今年夏季,现如今看起来,似乎还要继续打下去没有止歇的意思。

    辽国和大宋,凭借着雄厚的家底,倒还支撑得住,但是那倒霉的西夏,却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了。

    西夏本就不富裕,这是一个靠长年的战争和掠劫为生的国度,正是因为不需要太多的生产人员,只需要对周边大加掳掠,总能够获得足够的生活物资。

    如此,才会以三四百万的人口,养活了三十多万的军队,但是现如今,军队损失惨重,失去了大量的土地,这就导致了西夏现如今缺乏谋生的手段。

    而且再加上之前折可适窜到兴庆府腹地来闹腾那一次,到现在,西夏都还没能缓过劲来。

    而今,东部与西部,都需要面对宋军的压力,西夏的青壮几乎都走上了战场,现如今,连放牧和农作,都只能够依靠妇孺与老弱。

    预计今年西夏的收成,将会比起往年锐减近半。之前,兴庆仓的被焚,已然让西夏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

    而现如今,辽国再度增兵的消息传来之后,西夏君臣在松了一口气之余,脸色却显得更加的难看了……

    虽然辽国在宥州之败时损失的兵马并不多,但是,宋国的这一举动,则是彻底的激怒了那位辽国天子。

    激怒了天下第一大国的天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辽国天子一怒,二十万大军便要从南京道开进那三州之地。

    如此一来,辽夏联军,就陡然膨胀到五十万之数,远远超过了西夏举国之兵,同时,也远远的超过了现如今损失惨重的西夏的承受能力。

    “若是那二十万大军抵达,我大夏,怕是根本就没有办法支撑如此数量的军队,因为单单是运输粮草辎重的损耗,就是一个难以计数的天文数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