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11章 你是在说嵬名阿吴那个老东西?(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11章

    “所以臣请陛下无论如何,向辽国的天子讲明实情,我大夏,实在是承受不到这么巨大的开支……”眼前的户部尚书几乎是哭着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来。

    “朕何尝不知,但是诸位卿家,朕也很难啊……”西夏国主李乾顺满脸尽是苦涩的笑意。“辽国的天子给朕的国书,你们难道没有看到吗?”

    “朕已经是狡尽脑汁,甚至都已经动用了内库,但是想要供应五十余万大军的给养,根本不可能。”

    “所以,辽国天子要朕拿土地来换取辽国的粮草辎重的支持。”说到了这,李乾顺不由得连咳了几声。

    “我大夏自立国以来,向来只有我大夏攻城掠地的,哪有将自己的疆土双手奉予别国的时候?”

    “可是陛下,如今乃是非常之时,若不如此,惹得大辽大怒,撤军而去,到了那个时候,聚集在陕西路的数十万宋军,定然不愿意空手而归,那样一来,我大夏,很有可能会再陷兵祸之中啊……”陈王嵬名野当拜倒在地,朝着比自己年轻得多的国主李乾顺大声疾呼道。

    满脸尽是痛惜与难过,但是,心里边却满满尽是期盼,期盼着李乾顺赶紧答应下来,只要他答应,那么,必然会声望大丧。

    到了那个时候,诸多氏族支持的自己,说不定真的有可能乘着这个机会,将这个血脉不纯的西夏国主给赶下台去。

    “让朕再想想,让朕再好好的想一想,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可以解决。”李乾顺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摇头否决掉了嵬名野当的提议。

    毕竟,他是西夏的国主,亦深深的明白,一旦自己真的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那么其后果将会十分的可怕。

    待朝议散去之后,李乾顺焦燥地在大殿之中踱步,心中的烦闷实在是难以抒解。现在,辽国天子扔给自己的这道选择题,无论怎么选,自己似乎都是输家。

    可是自己却似乎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毕竟连遭重创的西夏实力,跟辽国,跟宋国相比起来,实在是太过于弱小了。

    已经没有了过去的硬气和胆量敢于说不,现在李乾顺真要敢说个不字,很有可能那位率性而为的辽国天子真有可能干得出撤军这样的事情来。

    到了那个时候,西夏面对着磨刀霍霍的数十万宋军,除了国灭家破,远遁草原之外,根本就找不到其他的出路。

    哪怕是远遁草原,难道就安全了吗?西夏立国百余年来,对于周边诸多蕃国、部落的压榨,可是让那些家伙切齿不已。

    倘若西夏再遭重创,又有实力强大的国度愿意为其后盾的话,怕是逃窜往草原的西夏,将会被那些早就已经怀恨在心的诸蕃和部落,如同狼群一般的狠狠扑击过来,撕咬成碎片。

    三五年后,能够记得有西夏之名的,只剩下那些苟且偷生的党项人,还有那些断壁残椽了吧……

    思虑及此,李乾顺不禁热泪盈眶,难道说,大夏王朝,真的就要毁在自己的手中了吗?

    #####

    这个时候,身边的心腹宦官看到了这位年纪轻轻的少年天子如今尚未弱冠,可是每天那张年轻的脸庞都皱得跟六七十岁的老人似的,很是担忧。

    “陛下,陛下……”最终,这位心腹宦官终究忍耐不住,拜倒在了地板上。

    “明顺你这是何故?快快起来,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就是了。”李乾顺一愣,赶紧快步来到了这位自幼陪伴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长大的心腹宦官跟前,亲自伸手将他搀扶了起来。

    “陛下,老奴看到您为了我大夏的社稷,这月余以来,日日茶饭不思,您都尚未弱冠,如今都已经在两鬓起了银毫,老奴恨啊,可惜老奴就是个没用的奴才,不能为陛下分忧……”年过五旬的明顺热泪盈眶地道。

    “好了好了,你的心思,朕很明白,朕也不想这么操劳,可是,我大夏无人啊……”李乾顺拍了拍明顺的肩膀,满脸给削弱地道。

    这一刻,他份外的觉得无助与孤单,满朝文武之中,不少人各怀鬼胎,他如何不清楚,可是清楚又能如何,在这个非常时期,一切以稳定为要。

    所以,哪怕是知道那些家伙的龌龊想法,李乾顺这位西夏国主,也不得不忍气吞声,甚至对那些诸氏族的权贵者让步,就是希望能够支撑过去这段艰难的日子。

    可是那些家伙却步步进逼,而现如今,辽国的天子,因为宥州之战的失败,而被彻底激怒,可问题是主力大军是你们辽国的兵马,主帅还有宥州城外的守将也是你们辽国的。

    打输了你特么不找那些家伙的麻烦,居然借口要增兵,再让我大夏支撑这数十万大军的粮草,这绝对是要把西夏逼上绝路的架势。

    对方给出的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土地换粮食,问题是,用的是什么土地呢?用的是北部河套地区的东部。

    河套一带,绝对是大夏立国立根之本,而现在,辽国居然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割走,想不答应,可以,那你夏国则需要负担起这五十余万大军的粮草辎重。

    以现如今的大夏,实在是真的负担不起了。哪怕是杀鸡取卵似的去做,又能够支撑多久?怕是等不到大战结束,自己这位大夏天子,就得死在那些被掏空家底的臣子的乱刀之下。

    李乾顺满脸嘘唏地叹息道。“可惜中书令,不在此处,不然以中书令的足智多谋,当可有办法可解眼前之危局……”

    看着颓然坐下的国主,明顺眼珠子一转,考虑了半天之后,再一次拜倒在阶前。“陛下,中书令虽然远在千里之外,但是朝中,却尚有另外一位……”

    李乾顺先是愣了一下,当看到了明顺那副犹豫不绝的表情,不禁脸色一沉。“你是在说嵬名阿吴那个老东西?”

    “陛下,老奴知道,您还是很生他的气,可是,嵬名阿吴老将军,终究是我大夏难得的智谋双全的人材,昔日,正是嵬名阿吴与仁多宗保二位大人的大力扶助,才使得陛下得以力排众议,顺利亲政。”

    “由此,便可知晓,嵬名阿吴对于陛下,对于我大夏忠心不二,重要的是,如今,朝中心怀异志之人多矣。这些人都各有各的算盘,真正愿意为我大夏,为陛下考虑的,又能有几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