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15章 这句话怎么有一种好复杂的感觉(三更之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15章

    “失了银州,若是再失龙州,之后,又要将左厢神勇军司的北部地区尽数割与辽国,如此一来,我大夏东部地区,已然是支离破碎,如何支撑……”颇超信德满脸绝望地低声呢喃道。

    “拿不回银州,左厢神勇军司,就相当于是三面受敌,只要辽国给予宋人的压力一小,很有可能宋人就会拿孤悬于外的左厢神勇军司开刀。”

    “可是如今我大夏,又不可能再此驻以重兵,只能先等着看吧,看看辽国此番增兵之后,能不能重挫宋人的锐气。”

    “但是,老夫与嵬名阿吴的意见一致,辽国若是真的能够大胜,何其难也,说不定到得最后,我大夏,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怕是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原本以为,我大夏依附辽国之后,以辽国之雄兵赫赫,当可解我大夏之忧患,可结果到现在,非但忧患未解,反倒让我大夏连连失地失人……”

    两位西夏国大佬都脸色难看无比的在这里长吁短叹,谁又能够想得到,请大辽帮助,结果特么的忙没帮上什么,反倒让西夏付出了无数的辎重钱粮。

    结果还损失了大量的土地,而那被宋庭夺去的三州之地,已经过去了月余,仍旧稳稳的在宋人的掌握之中,甚至还被宋人夺了银州,眼下龙州也成了瓮中之鳖。

    实在是,就算是列队吡狗,怕是也无法揉解他们此刻的心情。

    此刻说得再多也没个毛线用,只能够继续等待,等待着辽国的二十万援军来到之后,看看战局是否能够有转机。

    #####

    平静,平静的生活实在是让人蛋疼,王洋一向都很渴望着多姿多彩的生活,但是现如今,自打在宥州城下干了一票大的之后。

    现如今吃了一回大亏的耶律津平很猥琐的寻了一处筑寨佳地扎营,每天就这么与宥州城上的宋军隔着数里相望。

    问题是耶律津平能够耐得住性子,并不代表王洋这位被憋了一个来月的老司机能够耐得住性子。

    捣毁了三岔口,又搞掉了万井口的种师道与折可适撤到了宥州城附近的左村泽后,也在这里猥琐的潜伏。

    可是,敌人不来,王洋也不愿意擅自进攻。毕竟,这种面对面的硬碰硬的战斗,实在是太缺乏技术含量,绝对不是王洋喜欢的风格。

    可是,又不能够让折可适与种师道的这只大军一直蹲在左村泽这里无聊的打到打蚊子苍蝇吧?

    “诸位大人,你们也看到了,这十余天以来……嗯,好吧,这数日以来,辽国的耶律津平太过平静,任我军如何挑衅,他就仿佛真的是个聋哑人一般,屁股都不挪一下。但是,我们总不能就这么干看着战局变幻,而无所作为吧。”王洋稳坐主案后边,朝着一干文武问询道。

    为了这一次重要的军议,王洋甚至让人从三十里外的左村泽把种师道与折可适也给召了过来。

    “那大人以为应当如何?”种师道有些疑惑地询问道。

    王洋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道。“想必诸位也都已经知晓,那辽国天子,又决定再调遣二十万大军过来增援,大约也就还需七八日方会进抵。”

    “这段时间,总不能让宥州内外近十万人马无所作为吧?”

    “这倒是,只是大人您到底想要说什么?”许诏有些蛋疼,总觉得今天的王大经略说话很是吞吞吐吐,不诚不实。

    “本官觉得,既然现在尚有时机,而那耶律津平已经被我宥州军给吓破了胆,那么,倒是一个我们宥州兵马再建功勋的好机会。”

    “大人您是想要乘着这个机会,南下去抄袭辽夏联军的后路?”许诏砸了砸嘴,不禁想起了王洋王大人那喜欢早险的前科,下意识地接口问道。

    “你觉得本官是那种想要暴别人的菊花然后又被别人螳螂捕蝉的暴了菊花的蠢货吗?”王大老爷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许诏这个蠢货。

    “……???”厅中的一干文武全都懵逼地看着这位一副很不爽表情的王大官人。这句话怎么有一种好复杂的感觉。

    想要暴别人菊花然后被别人给暴了菊花?

    “那个王大人,这菊花是何物?”终于有傻白甜问出了这个问题,而且这位傻白甜还是一位胡子毛绒绒的武将。

    看到这货一脸懵逼的举手提高的模样,王洋屁股后边蹲着的哼哈二将,吴七郎与凌纵两人直接抱着肚子窜出了大厅。

    看到这一幕,王大老爷不由得暗叫好险,特么的若是这两个蠢货笑场了的话,日后本大人的老脸还能往哪搁。

    “这就只是一个比喻,你就不用打听了,总之,南下去抄袭辽夏联军主力的后路,这绝对是一个下下之策。”

    “本官所考虑的其实并非是向东南而去,而是想要往西北一行。”王洋站起了身来,抄起了王精这位新晋护卫递来的长棍,戳在了那张摊开的巨大地图上。

    “白池城?”一干人等都不约而同的低呼出声来。

    “不错,正是白池城,白池城原本就是属于我大宋盐州境内之地,如今白池城,铁门关,皆为西夏贼子所夺。”

    “根据之前的情报,白池城夏军约一万,铁门关只有三千之数,凭着我们宥州的兵马,足够收复这两处失地。”

    “所以,乘着辽军援军未至,而耶律津平战战兢兢不敢动弹之机,正好出动兵马,夺回铁门关和白池城。”

    “这倒是个好办法,末将愿往。”折可适赶紧站起了身来大声地答道。“还请大人准末带率领五万人马夺取失地。”

    “末将自然也要去的。”种师道笑眯眯地看了一眼折可适。小兄弟你也太调皮了,想要就这么滑溜的把指挥权给夺走,当哥哥我是傻子吗?

    折可适看到了种师道的笑容,忍不住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靠,自己的用心果然又被这个老司机给看穿了。

    “你们二人都去……这不好,本官倒觉得,你们二人之中,当择一稳重之人,留守宥州。而本官,将会亲帅大军而往。”

    “大人您去?这,这可万万使不得,您可是三州经略安抚使,当坐镇于此才是,还是让我们弟兄同去的好。”折可适与种师道互望一眼,赶紧异口同声的劝道。

    听到了王洋这货居然想要亲自出马,咱们哥俩赶紧一致对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