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16章 拿下白池城,我老折易如反掌(三更之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16章

    王洋不由得脸色一沉。“怎么回事,难道本官骑不得马,提不动刀,还是用不得弩,不能亲冒矢石不成?”

    “……大人,下官认为,您既然是三州经略安抚使,那就应该坐镇宥州,运筹帷幄,而不该亲冒矢石,那是武将的事情,而您,乃是文官。”高世则这货这个时候跳了出来,强烈的表示反对。

    然后一个二个的宥州文武全都窜了出来表示墙裂反对,重要的是,这帮子家伙很无耻的不停的用您是文官来扎王洋的心,把王大官人给扎成了筛子。

    最终,王大官人只能恼羞成怒的结束了这一次的军议,当然,还是下达了军令,让种师道与折可适这哥俩再一次出征。

    不过这一次,去的就不仅仅是五万人马,而是又把宥州城内的那五千骑兵带走,想了想,让他们速战速决。

    二人也不拒绝,毕竟现如今,宥州城内兵马充足,粮草嘛……嗯,之前屯积了够吃半年的。多了两万五千多的战俘,仍旧没关系。

    因为种师和毁掉了三岔口之后又掠来了不少的必须品,所以,哪怕是宥州城再被困上三五个月仍旧不会有问题。

    铁门关,意思是这里易守难攻,犹如一道铁闸门。可问题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铁门关虽然号称铁门,却连兵马都只能容纳两三千,当折可适与种师道率领着五万余大军浩浩当当而至时。

    镇守铁门关的守将在收到了关外侦骑传来的消息,确定有数万宋军杀气腾腾朝着铁门关而来时,直接就萎了,二话不说,便下令撤出铁门关,率领着三千守军,朝着白池城亡命逃窜而去。

    等折可适与种师道赶到了铁门关时,只有一座空荡荡的关隘。别说守军了,连条狗都没有。

    折可适没有半点的不开心,能够不损一兵一卒就拿下关隘就说明,这些西夏贼军,已然被我大宋虎贲给吓破胆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帮子家伙跑得比狗还快,让咱们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拿下了铁门关,哈哈哈……”

    “我说老折,你这话怎么听着让人那么不顺耳?”种师道原本还笑得十分爽朗的嘴脸瞬间一黑,满脸嫌弃地瞪了折可适这个满嘴胡话的家伙一眼。

    “哎哟,瞧瞧我这张嘴,怪我怪我,嘿嘿,不过话说回来,他们这么跑了,那么必然白池城已经得到了消息。”

    “这不废话吗?白池城好歹也有万余守军,再在铁门关的兵马跑去跟他们一汇合,咱们想要拿下白池城的难度,可是又大上不少。”种师道一脸忧心忡忡地道。

    “我说兄台,区区白池城,不过是你我弟兄手到擒来,你又何必如此愁眉不展呢?”倒不想,折可适这货仍旧笑得没心没肺。

    “你这话,我怎么觉得还是不顺耳。”种师道满脸无奈地看着这货,怎么觉得这家伙越来越痞了,简直就是个老兵痞。

    “嘿嘿,老折自有妙计,老种你只管放心就是了。这里距离那白池城尚有一天多的路程,咱们先在此好好的休息一日,明日卯时再出发如何。”折可适这番话让种师道不由得心中生疑。

    “我说老折你到底搞什么鬼,就这么笃定咱们能够拿下白池城?你可别忘记了,大人给予咱们的时间可不多。”

    “放心吧,我说能够做得到,自然就可以做得到,不过,至于我怎么才能够拿下白池城,嘿嘿,且容小弟我先保密一二才是。”折可适居然还卖起了关子。

    任凭那种师道如何追问,奈何这货就是打死也不说,无可奈何之下,种师道只能满脸愤忿的决定早些休息,等大军到了白池城那里,再看这货到底是在装逼还是吹牛逼。

    若只是吹牛逼的话,那就一定要好好的耻笑这货才是。让这家伙至少一个月看到自己都得绕道躲起走。

    大军休息了一夜之后,再次开拔,朝着白池城的方向而去,距离白池城尚有二十里之地时,天色已然黄昏,照例而言,大军本该已经择地扎营。

    可偏偏折可适执意要前行,这一次,折可适最终只能泄露了一些信息。“老种,就这么跟你说吧,当初我撤离白池城时,在那城中,可是留下了不少的手脚。

    现在咱们需要想要重新夺取白池城,那些手段自然也就派上了用场,只是,只能够晚上才好用得上,若是白天的话,很容易被西夏贼子查觉,反倒不好下手。”

    “原来如此,那你是准备要乘夜攻取白池城了是吧?”种师道听出了问题,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头。

    “嗯,这是自然。”

    既然折可适在白池城留有后手,能够以最轻松的办法拿下白池城,那何乐而不为,种师道首肯了折可适的计划之后,哥俩决定让大军在此暂时歇息,用过了晚饭,休息两刻钟后,率领大军再一次向着白池城而去。

    在到达了距离白池城约六七里地时,大军开始缓步前行,而折可适则是亲自三千精锐的元祐甲兵先行,大军则是尾随在里许之后。

    此刻,白池城上,灯火通明,白池城主将结讹遇抚着长须,愁眉不展的打量着远处的一片漆黑。

    想不到,自己堂堂前任枢密副使,现如今,却已然被贬为了一个小小的指挥使,为何,还不就因为自己乃是军中宿将,梁氏执政之时,自己随着大夏兵马东征西讨,立下赫赫战功。

    但是,结讹遇一向孤高,并没有成为梁氏的党羽,不过也幸好他没有成为梁乙逋的鹰犬,这才在少年国主李乾顺临朝听政之时,得以侥幸逃过一劫。

    可是,却仍旧被一些自己过去得罪的大臣弹劾,若非嵬名阿吴站出来,怕是自己别说是当指挥使了,怕是举家老小的性命都保不住。

    为此,结讹遇对于嵬名阿吴十分的感激,可是谁曾想,宋军狡诈,肆虐兴庆府腹地,导致嵬名阿吴丢官去职,闭门思过,这让结讹遇很是愤愤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而此番,仁多宗保往宥州而去之后,思量再三,决定将镇守白池城的重任交到了结讹遇的手上,自然是因为结讹遇终究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

    只是,结讹遇却不觉得这是一个美差,特别是接到了铁门关逃来的三千人马之后,结讹遇更加的认定,白池城,怕是也很难守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