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19章 这场战争的终点在哪里?(第二更)
    第919章

    十万宋军,朝着左厢神勇军司杀去,左厢神勇军司若失,那么,数十万辽国大军的后路,就会有被大宋军队截断的危险。

    援军大将耶律德彰好歹也是知兵之人,在得知宋军已然近逼往左厢神勇军司之时,当机立断,派出了五万大军赶往左厢神勇军司增援。

    而他则率领大军先暂住夏州,朝着辽夏联军大营所在的乌延古城处派出了信使。

    看着那封来自于援军大将耶律德彰的书信,萧慎的脸色很不好看。“宋庭居然敢出兵左厢神勇军司,难道他们就不怕我大辽大军南下不成?”

    “大帅,宋人这一次,居然很无耻的学了咱们的办法,从汴梁抽调禁军进驻河东路,然后从河东路抽调大军进逼左厢神勇军司。”

    “如此一来,我大辽实在是难以判断宋军各处要塞据点的虚实。再加上,咱们的兵马也正好换防完毕,也需要时间磨合,这才让宋庭有机会这么做。”那位奉命前来送命的将领恭敬地答道。

    “看来,宋人已经知晓了我们大辽的策略,才会做出了这样的应对。”萧慎抚着眉心,砸了砸嘴道。

    “另外,德彰将军既然已经往左厢神勇军司派去了援军,也就罢了,为何他要驻于夏州,并未南来与本帅合兵一路。”

    “大帅,德彰将军率领大军连续赶了十数日,人疲马乏,这才在夏州整军,至于下一步该如何行止。还请大帅示下。”

    “让德彰将军兵分两路,一路赶来乌延古城听调,另外一路,由他亲自率领经由夏州渡河,进入无定河南岸,救援龙州……”萧慎打量了几眼地图,思虑良久之后,这才给耶律德彰下达了军令道。

    救援龙州,并本是萧慎的本意,但是,大辽天子之前发来的圣旨里边,很明白清楚的告诉了萧慎,一定要设法保住现如今西夏的地盘,不能再失地了。

    久攻不下倒也罢了,偏偏还连连失地,这也太特么的打脸了,大辽是要脸面的,总不能来了二十万援军,结果又丢了一州之地,那也太说不过去。

    可是,萧慎的目标一直是洪州,但是现如今被苏东坡死死的拦在了乌延古城一线,难有寸进。而龙州又被宋军猛攻,若是龙州再失,那么,无定河南岸以及东岸之地,绝大部份都将落入宋人之手。

    至于那同样位处于无定河南岸的石州的失陷,也必然会成为早晚的事情。如此一来,西夏在东部地区,还能剩下啥?

    左厢神勇军司绝对不能丢,大军的后路就在那里,更何况,西夏已经签了国书,将左厢神勇军司以北的数百里之地尽数划给了辽国。

    而今辽国正在为西夏这个小弟跟宋庭掐架,暂时没有办法去收取那片领土,所以,就更加的需要保护着左厢神勇军司这个突出部。

    虽然耶律德彰擅自派兵增援左厢神勇军司的举动,让身为一军之主帅的萧慎很不爽,觉得自己身为主帅的权威被对方挑衅。

    但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对方也是按照陛下的意志而行事。但是,萧慎还是决定要给对方一个小小的教训。那就是让他跨过无定河去救援龙州。

    若是能够救下龙州也就罢了,若是没能解救龙州,那么弹劾耶律德彰的奏折,萧慎一定会提前构思好,让他好好的尝一尝本帅的文采和刀笔之利。

    #####

    五日后,耶律德彰率领三万人马这才堪堪渡过了无定河。汇合了仁多宗保的兵马,意欲解救龙州。不过这才南进一日,就已经接到了龙州已失的消息。

    折克行率领十万河东军进逼于左厢神勇军司,得知对方有大军来援之后,很是识趣的没有贸然挺进,而是大军撤回麟州境内,却并没有撤兵的意思。

    双方近二十万大军便在此地大眼瞪小眼的相持起来。

    而西边,白池城被宋军所夺之后,李乾顺气得又再一次在朝堂之上发飙,下旨要拿结讹遇问斩,最终在嵬名阿吴的苦劝之后,最终只是被削职为民。

    而野利洪收拢了白池城的守军之后,严格地贯彻了西夏国主李乾顺的指示,绝对不越雷池一步,不往东再去挑衅宋军,而是在翔庆军司大力修缮城防,努力要将这座坚固的城池修缮得像那宥州一般,可以抵御数十万大军的轮番猛攻。

    南方,秦风路宋军的出现,亦让李乾顺惊魂未定,好在南部两个军司虽然算不上兵强马壮,但好歹也是一直没有受过太大的损失,所以面对着宋军,好歹依托着城防,挡住了宋军挺进的步伐。

    至于在乌延古城前,每天的战斗仍旧是那样的激烈,宋军与辽军仿佛就认定了这里才是最好的舞台,每天在这里厮杀得血流成河。

    宋军一步不退,辽军寸步难进。而北面,王大官人每天站在宥州城的城头之上,望穿秋水一般的打量着数里外的耶律津平的营地。

    整整的一个月过去了,辽国的援军也已经抵达了一整整一个月,李乾顺都已经从一个童子鸡(伪)成为了迎娶下了辽国公主的成熟男人。

    但是这场战争,却似乎谁也看不到终点在哪里,春天在哪里……冒似打到冬天也没关系。

    #####

    “这场战事,到底还有持续多久,萧慎这个混帐,要人朕给人,要兵朕给兵,结果呢?一个月之后,却还是这般模样,甚至还失去了龙州,是不是再等一个月,连那左厢神勇军司,还有我大辽刚刚得到的疆域也要失掉?!”

    耶律洪基坐在御案后边,他的怒火却让整个大殿之内青烟四起。一干文武臣工皆尽拜倒于地,无人敢言。

    耶律洪基真的很愤怒,特么的自己为什么要换帅,还不就是因为自己的亲弟弟迟迟打不开局面。为了这个,自己甚至不顾会伤害到兄弟的情谊,亲自下旨,让耶律和鲁斡将帅印交到了萧慎的手中。

    至少在耶律洪基的眼中,年富力强,锐意进取,而且在朝中颇有声望的萧慎应该是一位很好的主帅人选,交给他,应该可以快速打开局面。替大辽扳回一城,挽回颜面,提振大辽的士气与军威,让宋庭识趣的俯首认输。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