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22章 您说陛下这火是发呢?还是不发?
    第922章

    或许,自己早就已经嫔天了,而与自己未曾和解的孙儿,以其刚烈的性子,怕是定然会用十分暴烈的手段,将朝堂中的一切扫翻荡平……

    万幸的是,这个王巫山救了自己一命,而这之后,这个愣头青一样的小子,居然变成了自己与天子之间的润滑剂,让自己与孙儿之间的关系,由一开始的敌对,渐渐的走向认识对方,又从对方的眼中,认识到自己。

    这才有了如今的祖孙和睦相处,自己这位老婆子,也才算是感受到了些许家人的亲情。

    而且在退居幕后,冷眼旁观朝中诸多事情,更让高滔滔看明白了一些事情,那些大臣之中,真正是为了大宋的江山社稷考虑的,不是没有,但是,真心不多。

    而朝中的诸多官吏,各怀鬼胎,包藏私心者,则是数不胜数,亦是让高滔滔越发的觉得,自己过去的作为,虽然意愿是好的,但是,却过犹不及。

    反观如今的少年天子赵煦自亲政以来,并没有早早的将一切都推翻掉,立刻换上其父亲的那一套班子。

    反倒是小心翼翼的谨慎从事,让高滔滔欣赏之余,都甚至有些担心天子是不是太过于少年老成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大半年来,赵煦的所作所为,早就已经超过了高滔滔的预期,而现如今,看到了大宋国力正在缓慢的恢复当中。

    而如今,大宋的军事力量,在陕西路经历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大战,非但没有被削弱半分,反倒是越来越强悍,力抗辽夏,连连斩获胜绩。

    这个时候,倒让高滔滔原本只希望孙儿安安心心的当个治世明君的太皇太后的心思也忍不住有些活泛了起来。

    相比起儿子神宗和王安石那对君臣而言,高滔滔则更加的看好赵煦与王巫山的搭档。王巫山看似愣头青,做事很是出人意表,可偏偏,每件事情,都让大宋能够从中获益。

    而天子赵煦自与王巫山相处以来,那暴燥易怒的性子,似乎随之而渐渐的变得和缓起来。不过,一旦有臣工攻击到王巫山的身上,赵煦的那暴脾气又会如过去一般暴发。

    不过,这倒是一件好事,足以得见他们君臣相得益彰。未来,有了王巫山辅助赵煦,怕是复汉唐之盛世,光复燕云十六州,或许不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真不知道垂垂老矣的自己,还能不能活到,能够看到这一天到来的那一日。

    “得功……”

    “老奴在,娘娘有何吩咐?”徐得功赶紧俯低了身子答应道。

    “你说说,官家如何?”缓缓地停下了脚步的高滔滔,突然抛出来这么一个问题,吓得那徐得功双膝一软,直接拜倒在地。“娘娘,娘娘这是何意?”

    “瞧你那胆子,哀家就只是随口一问,让你答,你便答就是,哀家又不怪你。”高滔滔有些哭笑不得的抬手虚扶之后,故意板起脸道。

    “若是让奴才说,奴才觉得,过去的官家,与先帝十分相似,反倒是如今的官家与过去,已然有了很大的不同……”徐得功斟酌了一番用词之后小心翼翼地答道。

    “哦?那是有什么不同啊?”高滔滔挑了挑眉,笑眯眯地问道。

    “如今的陛下,英姿勃发,却又……请娘娘恕老奴不太会说话,总之,老奴总觉得如今的陛下英明睿智,成竹在胸,可一洗大宋颓势的英主。”

    “英明之君?呵呵,哀家倒想期盼他能够更进一步,就算是当不得那唐太宗,怎么也能够做到汉武帝才是,我大宋,实在是升平得太久喽……”

    听到了高滔滔这话,徐得功心中一紧,旋及赶紧拜倒在地。“娘娘金口吉言,眼光独到,官家必会如娘娘所愿。”

    “或许吧,哀家可要好好的活着,不然可就看不到喽……”高滔滔释然一笑,大步继续朝前而去,脚步则比之前,要显得有力得多。

    #####

    朝会依旧,天子赵煦对于大臣们的劝说,或者诱导的回应则显得越来越强硬,这让满朝文武臣工们越来越不适应,想办法去寻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倒也大包大揽的拍着心口说诸位卿家暂且宽心,哀家一定会帮你们说服陛下,不过,这段时间你们就不要骚扰陛下了,免得惹陛下心烦。

    有了太皇太后高滔滔的保证,臣工们悬起的小心肝纷纷落地,于是,大家都纷纷很有默契的在朝会之中,刻意不去提及此事,连续几场朝会下来,君臣之间都显得十分的亲善和谐。

    可问题是时间一拖就过去了半个月,天子却对于到底议不议和屁也不放一个,这就让大臣们再一次不淡定了起来。

    几位重臣又干脆再一次进宫,前去拜见太皇太后。结果,太皇太后很感慨的告诉他们,哀家的劝说也失败了……

    失败了……那么,大家又继续劝说吧,还能咋办?一帮子臣工们不得不又硬起了头皮又在朝堂之中旧事重提。

    可谁也没有想到,刘挚这才刚刚起头,天子赵煦便勃然大怒,愤愤的拂袖而去,留下了满朝文武一脸懵逼的呆在朝堂之内不知所措。

    谁也不知道这位少年天子是哪根筋突然抽了,不就是进谏吗,你不愿意听你可以说服大家啊,要不然你就让刘相表说话,用心感受也可以啊,就没你这么不讲理的拍屁股直接闪人。

    不过,总算是有眼尖的大臣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天子身边的贴身近宦马尚马公公却没有随同天子离开,而是留了下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刘挚抹了把脸上的臭汗,挤出了一个笑脸步上前去。“马公公,陛下他这是怎么了,为何无由发这么大的火,把满朝文武都撩在这儿就走了。”

    “刘相,不是咱家说你,现在都什么时候,你们居然还在这拿这事来烦陛下,好歹也得等到皇后娘娘平安生产之后嘛……”马尚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摇了摇头,很是苦口婆心地道。

    “难道刘相忘记了,现在已经是中秋了,距离娘娘生产的日子,已经不足半月,您也知道,皇家一向子嗣艰难,陛下好不容易才与皇后有了,可是这一怀上就是这个数……”

    “陛下很是担心皇后,日思夜想,天天发愁,都已经有了白头发了,你们却不但不为陛下分忧,居然还拿这种事情来烦陛下。”

    “您说,陛下这火是发呢?还是不发?”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