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24章 三五年后我大宋多一位女医官(第一更)
    第925章

    “你莫要忘记了,那个老太婆这些年来,是怎么对你,怎么待你的,你怎么能把这些都忘了?哀家才是你的母后,给你挑的人,你总推三阻四,现在倒好,居然直接把人赶去学医去了……”

    “哀家给你挑的人,你这么不放心,却放心那个你恨之入骨的老太婆给你挑的女子?”

    “你的眼里边,到底还有没有哀家这个母后!”

    向太后的声音极低,但是极力压力的低吼声,却让跟前那盆残花瑟瑟发抖不已。

    发泄了半天之后,向太后这才颓然的坐倒在了榻上,呆呆地看着那盆残花良久,这才满脸疲惫的长叹了一口气。

    原本以为,天子赵煦临朝亲政,向来与赵煦不和的高滔滔,自然会与天子只会越闹越僵。

    可谁曾想得到,事情的发展,远远的超出了自己的估计,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儿子,跟那个自打自己嫁入了宫中之后,就一直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老太婆关系越来越好。

    这着实让向太后心里边极度不舒服,更何况,皇帝的亲生母亲皇太妃朱氏尚在,自己只能是天子名义上的母后,一直想要设法与天子拉近关系。

    可是,天子对自己的态度却一直保持着恭敬不失礼数,但是亲近不足,而且越是长大之后就越发的明显。

    反观那高滔滔,过去跟天子势同水火,可是至天子亲政以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却奇迹般的发生了巨变,关系之亲厚,让向太后看得又忌又妒。

    却又无可奈何,而就在数日前,向太后更是听到了春秋宫传出来的消息,太皇太后高滔滔已然在考虑,是不是让皇太妃朱氏也晋为皇太后……

    听得这个消息,向太后足足一整天都闭门不出,第二天,前去求见太皇太后,却被太后太后顾左右而言他,根本就避开不理会这个话题。

    更是让向太后心中怨对越来越多,以致才有今日之行,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好意,再一次遭到了天子的婉拒。

    可是,向太后却也无可奈何,毕竟头上还有一位声望威信远甚于已的太皇太后高滔滔镇着,自己又能如何?

    #####

    “官家,你这么做,那可就真把你母后给得罪深了……”温婉娴静的朱太妃牵着天子赵煦的手,不禁有些发愁地道。

    “母妃且放宽心就是了,朕才是大宋的天子,再说了,朕有一个孟氏就够了,身边总有那么多女人干嘛,就连太皇太后都不理会此事了,结果谁曾想,太后又来这一套。”

    赵煦呵呵一笑,不以为然地道,这话倒是说得实在,太皇太后都没意见,向太后你就算有意见又如何?朕最多也就是不当面驳了你的面子,已经算是很对得起你的了。

    “可是官家,此事关系甚大,如今您才跟太皇太后稍稍一提,太后娘娘就已经如此,若是传出后宫,那此事可就……”

    朱太妃轻叹了一口气,慈爱的将天子赵煦腮边的乱发抹平。“莫要因为母妃之事,伤了君臣和宫中的和气才是。”

    “母妃放心吧,一切交由儿子来操办就是了,满朝文武,呵呵……”赵煦一想到这段时间跟自己斗智斗勇结果被怼得找不着北的满朝文武,心中不由得一阵暗爽。

    看到天子如此坚持,朱太妃无奈地摇了摇头。“也罢,你如今是我大宋的天子,我也懒得多嘴,倒是孟氏那里,你可要多多走动才是,女人一旦有了身孕,很容易胡思乱想,影响身体和腹中的孩儿。”

    “母妃,儿子知道了,一定会多陪陪梓童。”赵煦点了点头,笑眯眯地打开了提来的盒子,取出了一双新鞋道。“对了,这是梓童这些日子抽空给您还有皇祖母做的,您试试是否合脚……”

    “好手艺,真舒服,替我谢谢皇后才是。”朱太妃换上了新鞋走动了几步之后,脸上的笑容又不禁多了几分。

    “对了,太后那里可有?”

    “皇后倒也给太后做了一双,待过两日,孩儿去给太后请安之时,再给她送去就是了。”赵煦无奈地道。

    “这才是应该的,她终究是太后,你身为大宋的天子,就该做天下人的表率才是,莫要因为这些小事,而失了孝悌之名。”

    “孩儿知道了……”面对着朱太妃的苦口婆心,赵煦出奇的耐性。

    “对了,端王殿下的王妃王氏,怕是也该生产了吧?你这个做哥哥的可别忘记了……”

    “孩儿知道的,前些日子,特地从宫中挑选了几个老婆子,还有一位医婆过去,听说大约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就要生产。”

    “说起来,十一郎如今在军器监做事,倒也干得兢兢业业,已经干出了不少的成绩,有他在军器监看着,孩儿也能放心许多。”

    “不像那些臣子,总是想着法子跟孩儿难为。”

    “这倒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嘛……”

    “那边,那位巫山先生现今如何?可有消息。”

    “自然是有的,全是好消息,不过孩儿听说,王巫山早就在那宥州呆得腻味了,本想亲自率军去攻打铁门关与白池城,结果谁都不敢答应,生生把他给劝下。”

    “之前来给孩儿来信抱怨此事,认为他这样文武双全之人,是不是应该给他授上一个将军之职,他也好替朕纵横沙场来着……”说到了这,赵煦自己都咧起了嘴乐了起来。

    朱太妃也给逗得笑了半天。“不许,可不有许了,这王巫山乃是难得的奇才,国之柱石,可折损不得。”

    “孩儿省得,肯定不会答应他这个无理要求的。”赵煦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不过孩儿也告诉了他,等日后,我大宋兴兵伐辽,收复汉唐旧土之时,自然会对他委以军权。”

    “你呀,这个诱饵放得也够长的。”朱太妃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在朱太妃的心里边,大宋想要伐辽,怕是只是个笑话罢了。

    百余年来的和平,早就已经让大宋朝野,忘记了那种战争的真实与残酷。

    “孩儿相信,不会太长,请母妃相信孩儿,这一天,不仅仅是您,连太皇太后都有可能会看得到的。”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