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26章 很有可能,因为你经常这么干(第一更)
    第926章

    “夫君……夫君?”李师师看着跟前两眼呆滞的远眺前方那个树丫的王洋,不禁翻了个可爱的白眼。“夫君你这是犯什么呆?”

    “有吗?我这只是在感慨,这一转眼,居然已经到了秋天了,叶子,都已经开始黄了……唉,也不知道你那二位姐姐怎么样了。”

    一身便服被他那八块腹肌和结实的胸肌撑得十分有形的王洋看着树上那边缘已经呈现出金黄,唯有中间的脉络尚有些许绿意的树叶,感慨万千地道。

    “有您的二位婆婆的照看,二位姐姐应该不会有问题才是,倒是夫君,妾身都已经快十六了……”

    “还没满就不算……”王大官人那邪恶的目光扫视了一下李师师那高挑而又不失曲线的诱人身材,咕嘟咽了一口唾沫星子,很是义正辞严地道。

    “奴家虚岁早就十六了……”李师师的脸蛋红彤彤的,一双杏眼含羞带媚,长长的黑睫就像是那黑色的凤尾蝶一般频频扇动,怎么撩人怎么来。

    “那是虚的,本官,哦不,为夫要是的实数。”王大官人愤愤地将自己搭在她纤纤一握的纤腰上的手又不禁下移了几寸,唔……手滑,绝对是手滑而已。

    这小妮子简直就是妖精上身,成天这么挑逗自己。快把身守如玉的王大官人给挑逗成那坐怀不乱的精神病了都。

    “那可是还有好几个月呢……唉,夫君,你说咱们夫妻怎么就那么苦命,明明日日同床共枕,却偏偏要互相守身如玉……”

    “小丫头片子,再胡说小心家法!”王大官人终于震怒了,虎躯狂震的那种,抄起这丫头片子,啪的一声。

    伴着一声娇呼,念头通达,手感真好。

    “坏主人,臭主人,你又使坏……”李师师媚眼如丝的瞪了王洋一眼,那甜糯的嗓音却只会更加的诱人。

    感受着那只轻抚在胸口画着小圈圈的素手的热度,王大官人清了清嗓子,总算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大姐,不,姑奶奶,算我怕了你了行不行……光天化日的,小心那几个混帐又不开眼的溜跶过来。”

    “切,他们敢……”李师师口中如此说着,但是那只诱惑的手却轻轻的落下,握住了王洋的大手。

    “这些日子,真是苦了你了……”王洋回握住李师师的手,轻轻地捧了起来,看到了那只柔若无骨的柔荑之上,亦多了一层薄茧,甚至在指尖还有一些针眼。

    “奴家可不苦,能够天天看到夫君平安归来,又能有什么苦吃不下的。”李师师有些羞涩地一笑,把头埋入了王洋那宽阔结实的胸膛甜甜地答道。

    “天天呆在这兵临城下的宥州城,每天都要伴着那些辽夏大军的厮杀声如睡,只要屋外稍有动静,你就赶紧冲出来看看是不是我回来了……这些辛苦,你不说,我也知晓。”王洋轻轻地吻了吻李师师满头的青丝。

    大手轻抚着那头乌黑的秀发,内心既甜又怜,小小的人儿,追随着自己来到了这战争的前沿,每天都那样的担忧受怕。

    每一次,自己只要踏进家门,李师师都会第一时间冲到自己的跟前,仔细地将自己打量一遍,每天清晨,她就早早的起身,想方设法的为自己做早餐。

    而当自己外出公干的时候,她便与宥州城的妇孺一般,都在家中浆洗、缝补着分发下来的将士们破损的战袍。

    王洋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也知道,自己不在家的日子,若是让她再无事可做,真不知道她怎么熬下去。

    庆幸的是,最初的那一个月过去之后,虽然辽夏大军仍旧在三州之地上盘据,尚有数万辽夏联军与宥州城对持。却再也没有了最初被数十万大军团团围住的紧迫与焦虑。

    而李师师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许多,原本消廋下去的身子,也渐渐地丰盈了起来。

    #####

    “夫君,这场大战,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奴家也想念二位姐姐了。”依偎在王洋那令人觉得安稳的怀中,李师师可爱的皱了皱琼鼻,小声地询问道。

    “这个啊,以我之见,应该不会太久了……”王洋轻拍着李师师的肩膀,认真地考虑了一番之后,给出了一个十分肯定的答复道。

    “最多一个月,最少也就半个月,就会有人服软遣使言和了。”

    “该不会是咱们大宋吧?”李师师不禁有些吃惊地抬起了头来看向王洋。

    “怎么可能?我大宋如今兵强马壮,连战连捷,辽夏联军都拿我大宋没有半点的办法,反倒是连连攻势受挫,更是还丢了两州之地,这样的情况之下,若是我大宋言和,岂不是跟傻子一般?”

    “可是之前我听吴大哥他们说,夫君你们在议事的时候,收到了来自京师的消息,不少的大人物们都在纷纷的劝陛下暂息刀兵,与辽夏握手言和来吧。”

    “那帮子家伙,哼,他们为的,可不是大宋的家国社稷,而只是为了他们自己的私心罢了。”

    “就像是你夫君我跟吴七郎那小子单挑,把他给揍得狗血淋头,抱头鼠窜,结果我居然告诉他,来来来,我们好好聊聊,不打了,你觉得可能吗?”

    “很有可能,因为你经常都这么干。”李师师用力地点了点小脑袋瓜子,很是认真地道。

    “前几日你跟吴大哥在那里比试刀术,吴大哥就让你劈得到处跑,最后你说不打了,我看吴大哥眼泪花都下来了。”

    “……不对,这剧本不对,咳咳,不是,这个比喻不对,我再换个,比如说,两个地痞流氓在争地盘。”

    “甲把乙的狗脑子都差点打出来,而且还占了大片的地盘,突然不知道怎么的,甲告诉乙,咱们握手言和吧,不打了,我打不下去了。如果说你是乙方,你会怎么做?”

    “我?”李师师的手指点在自己那可爱粉嫩的琼鼻鼻尖上。看到王洋点头,李师师很认真地考虑了一番之后,这才摇了摇头。“我会在想,是不是那个姓甲的流氓出什么问题了。”

    “既然想要跟我握手言和,那么肯定要拿出些成意来,比如把你占据我的地盘还回来,我会一步步的试探对方的底线……”

    随着李师师的深入表述,王大官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每个女人都不简单,犹如是这个才虚岁十六的过期萝莉,更加的不简单。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