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27章 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的西夏(第二更)
    第927章

    就她这脑子,不去当军师,不去入朝为官,实在是可惜了。

    “怎么了?难道奴家说错了吗?看你那副被吓坏的模样。”李师师说了半天之后抬起了头来嗔道。

    “没,你说得太对了,果然与我所设想的没有太大的区别。”

    “那是,正所谓夫妻齐心,齐利断金嘛。”李师师听得此言,不由得眉舒眼弯地甜笑了起来。

    “那在你哭了?”不远处,后花园门口,凌纵挤眉弄眼的朝着吴七郎小声地问道。

    “屁话!老子堂堂大佬爷们怎么可能滴猫尿。”吴七郎勃然大怒,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凌纵忿忿地道。

    “那刚才三夫人为什么会这么说。”

    “那叫夸张懂不懂,枉你随我一起跟随老爷这么久,居然连修辞手法都不懂,唉……看来老爷教你的文化全让你扔茅坑去了,赶明我一定禀报老爷……”

    “靠,你丫的少给我胡说八道……”

    旁边的王精看到这两个恶货在那里互吐唾沫星子,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意。“二位二位,小点声,别让大人听了去,省得过来找二位的麻烦。”

    “切,谁愿意跟这家伙斗,对了王精兄弟,不是我说你,你好好的副统制干着不挺好的吗?干嘛非要跟我们似的,在大人身边做个随从。”

    “我只是觉得,跟随在大人的身边,能够多学到许多的东西,大人的才华,实在是让小弟我高山仰止啊……”王精嘿嘿一笑解释道。

    但是语气里的真诚,让凌纵与吴七郎听起来,真有一种与荣有焉之感。是啊,论牛逼,当今的大宋王朝,能跟自家老爷比文化的,也就苏东坡那个老司机。

    敢跟自家老爷比开疆拓土之功的,嘿嘿,没得比……

    “对了二位方才听到了没,大人的意思是说,这场大战,怕是很快就要结束了。”

    “也该结束了才是,如今已经是中秋了,等到了冬天一来,就这北方的酷寒,连人带马都能给你冻僵了去,那还能打什么仗,还不如乖乖的都各回各家,自抱各的孩子。”吴七郎点了点头,他也有些想家了。

    “这一仗,咱们大宋,可真是赚大发了,顶着辽国与西夏的数十万大军,生生又拿下了龙州和银州,还窜到西夏的国都附近去恶心了西夏一把,啧啧啧……”

    “这样的功绩,绝对是我大宋太宗皇帝之后,就再没有过的。”

    “话说回来,若是此战能够早一些结束也是好的,只是不知道,我那些远在辽东之地的族亲可还安好……”王精目光看向了东北方,表情,则显得十分的复杂。

    “放心吧,既然咱们大宋的天子都已经答应了你们,那就肯定会去办,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听到你亲族的消息了。”吴七郎看着这位与自己一同并肩作战的王精那副黯然的模样,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希望吧,只是不知道我老爹如今可安好。”

    吴七郎与凌纵只能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抚,毕竟,老爷子可是被那位辽国亲王殿下派人押往了辽国上京,也不知道现如今情形如何。

    不过,如果已经宰掉了的话,那早就应该有消息传来才是。

    宋庭内部的暗流,显得很是晦暗,毕竟,大宋现如今乃是占据优势的那一方,大宋的财富,也足以支撑得起这一场战争的长久和持续,只要大宋愿意,甚至大辽想要打到天荒地老,都可以奉陪到底。

    但是,西夏不行,西夏如今的人口,不过四百余万,而之前的数场大战,已经损失了十数万的男丁,之后的战争中,又有大量的男丁走上了战场。

    闹腾到现如今,西夏一国,街上行走的,几乎尽是老弱妇孺,而如今已然是中秋,偏偏今年干旱少雨,再加上失去了南面诸州,大战纷争连连。

    导致了西夏本年度的税赋收成,只有过去的一半不到,而且,哪怕是辽国把后勤工作给接了过去,西夏的国主李乾顺仍旧在发愁,今年应该怎么熬过去,这个冬天,西夏又会死掉多少老弱妇孺。

    “再这么下去,咱们的粮草,根本就没有办法支撑到来年春天,而在这个寒冬里边,不知道会有多少老弱妇孺会因为饥寒交迫而死去……”嵬名阿吴拜倒在阶前,语气显得十分沉重地道。

    “北方的页衣部落,如今已经胆大到开始掠劫我们的城寨,而西边的吐蕃诸部,亦是蠢蠢欲动。今岁的秋贡,他们一直以今年收成不好,拒不交纳。还有……”

    “够了,朕知道的坏消息已经够多了的,难道,除了兴兵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好办法了吗?”李乾顺愁苦地揉着眉心,不耐烦地喝问道。

    “虽然皇后娘娘所带来的物资,还可以支应,可是,这场大战若是继续这么僵持下去的话,老臣所说的那些场面,必然会在今冬出现。”嵬名阿吴满脸无奈地道。

    “辽国,咱们难道就不能再寻辽国要一批援助了吗?陛下!”旁边一位重臣忍不住开口叫道。

    “想找辽国要援助?”李乾顺还没开口,嵬名阿吴就用一种打量弱智儿童的目光打量着这货:“你是不是嫌我大夏被割走的疆土还不够多,你以为,辽国的便宜就是那么好占的吗?”

    两句话直接把那货给怼了回去,李乾顺也默默地点了点头。“那你的意思……”

    “我大夏,无法作主,只能向辽国苦苦哀求,希望辽国能够看在我大夏如今再难支撑的情况下,与宋庭,早日握手言和吧。”嵬名阿吴犹豫半天,最终一咬牙根,大声地道。

    “跟宋庭议和?嵬名阿吴你疯了吗?!我大夏现如今成这般模样,不就正是因为宋国步步进逼,才有了今天,求和,他们怎么可能答应求和。”

    “就是,你自己都说了,我大夏如今只能哀求辽国,但是你觉得那位心高气傲的大辽天子,是那种轻易服软的人吗?”

    “咱们不要脸,辽国还是会要脸的吧……”

    “都闭嘴!”李乾顺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案头上,总算是让满朝堂的冷嘲热讽停止了下来。

    “嵬名阿吴,你既然敢向朕说这样的话,那就说明,你已经考虑过后果了是吧?”李乾顺这才又把目光落在了嵬名阿吴的身上,表情十分复杂地道。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