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28章 耶律洪基的心里边已经发慌了(第一更)
    第929章

    于是,便下达了密旨,派出了大量的信使南下,命令那些在宋庭做生意的半官方商人们还有辽国留在宋庭的外交官员们贿赂宋庭的官员。

    希望他们能够说服宋国的天子,让宋国来主动的提出议和,给大辽一个体面和台阶。

    而大辽,至少还能够在谈判上占据优势。

    可结果呢,宋庭的那个少年天子偏偏一点也不上道,居然一直没有首肯,甚至还跟满朝文武吵吵嚷嚷了足有大半个月,之后一段时间,又以皇后要生娃心忧烦燥为由,拒谈此事。

    拖来拖去,都特么的拖到了中秋了,再这么拖下去对于大辽可以说是极为不利。

    所以,必然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想要让辽国主动提起议和。这老脸实在是又抹不开面子。

    而朝堂上的那些老谋深算的臣工之中,亦有一些人猜测到了天子耶律洪基的想法,但是,都怀着一种明哲保身的念头,绝对不会首先倡议,因为倡议者,很有可能会在未来变成举国上下朝野用来泄愤的目标。

    怕是死了,也会被那些不明真相的愚蠢大众们愤愤不已的挖出来鞭尸。

    再说了,就算是自己愿意为国捐躯,万一猜错了天子的心意怎么办?惹得天子大怒,到时候也是一个死字,所以啊,万言不如一默。

    ######

    “难道,就没有一点新的破局之策吗?”耶律洪基少有的呆在了书房之中,面对着那幅巨大的地图发呆。

    身边,正是那位被剥夺了主帅之位的耶律和鲁斡,虽然他一直没能再被天子起复,但是却被天子频频诏见,对于目前的战局发表他的意见。

    而且是这段时间,当已经确定了南京道的税赋和粮食大量减产之后,耶律洪基几乎诏见耶律和鲁斡的频率就越发的频繁起来。

    “陛下,臣弟觉得,现如今,宋庭的防备十分的严密,而且咱们数次诱敌,宋人却都巍然不动,就是死守着自己的防线,绝不再向前迈出一步。”

    “如此一来,纵有千般的良策,却也无可奈何……”耶律和鲁斡的这番分析,让耶律洪基的脸色越发地显得难看起来。

    “和鲁斡,你是朕的亲兄弟,有些事情,朕想要听一听你的真心话。”

    看到耶律洪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耶律和鲁斡点了点头。“陛下尽管问,臣弟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觉得我大辽,如今国中灾祸连连,民不聊生,百姓流离失所,国库锐减的情况下,应不应该再持续这场战争?”

    “这……”耶律和鲁斡不禁一愣,有些犹豫起来。

    “别忘记了朕想要听的是你的真心话,这里,没有君臣,只有你我兄弟。”耶律洪基有些疲惫地叹息道。

    “朕知道你还在为之前的事在怪朕,但是,若不是你最开始之时意气用事,我大辽,又何致于落到这样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陛下……”耶律和鲁斡拜倒在地,咬了咬牙根之后,昂起了头来小声地道。“臣弟以为,战机已然错过,应当把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民生治理上,让百姓得以调养生息才是……”

    “朕明白了,但是,宋庭的赵煦小儿居然如此奸滑,宋庭那么多的重臣都极力主和,他却偏偏毫不理会,这可不像过去那些宋皇的所作所为啊……”

    “不论是那位仁宋皇帝,还是英宗皇帝,又或者是他的父亲神宗皇帝……”

    那个时代真的很美好,根本不需要大辽大兴刀兵,只需要摆出架势,作出要恐吓的架势,宋朝的那些满朝重臣就吓得跟一票秋风中瑟瑟发抖的秧鸡一般。

    而且会用他们的三寸不烂之舌,用尽各种的手段,用无数的大道理去说服大宋的天子,最终向大辽作出了一次又一次的让步。

    可这一次,这一招居然不管用了,这特么的太不符合逻辑也一点也不科学,这还是自己所认知的大宋吗?就在哥俩正一愁莫展之时。

    大辽的成安公证,如今西夏的皇后娘娘派来的信使呈来的秘信,与那位西夏天子的国书,几乎是只以相差约半个时辰的时间,送入了大辽皇宫之内。

    耶律和鲁斡和耶律洪基看罢这份国书以及这封密信之后,二人都不约而同,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大气。

    “这还真是天无绝人之路,陛下之洪福也,臣弟正在这里苦思无计,却不想,那西夏的李乾顺小儿倒先支撑不住了……”

    “哪怕是我大辽都把大军的费用承担了下来,可是西夏仍旧是支撑不下去了……真是让朕失望啊。”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耶律洪基还假马鬼日的摆出了一副愤愤不已之色,将那份西夏国书掷在了御案上。

    不过对于耶律和鲁斡的那番话,倒是格外的赞同,简直就是说进了他的心槛里边。半夜要睡觉,有人送来了枕头,实在是及时得很。

    “陛下所言极是,那夏主,也实在是太让我大辽失望了,枉我大辽为了他西夏付出如此之大。”耶律和鲁斡这位老油条自然也就闻弦歌而知雅意,下一句话立刻转变了语气。

    “尔等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朕退下。”耶律洪基眯起了双眼,扫过书房之中的几名心腹宦官,很快,书房之中便只剩下了耶律和鲁斡与耶律洪基弟兄二人。

    “和鲁斡,你且说说,那夏国国主,到底是什么样的打算。”

    “西夏他这么做,虽然符合眼前的形势,也等于是给了我大辽一个退下来的台阶。但是,我大辽若是顺水推舟的话,怕是有损我大辽的威仪。”耶律和鲁斡考虑了半天之后,缓缓地摇了摇头道。

    “毕竟这一次的伐宋之战,结果实在是太令人失望了,就这么黯然撤军的话,怕是朝野难以交待,便中周边诸蕃,怕也会轻看我大辽数分。”

    “此言深合朕意,朕也绝对,若是咱们真的默许了夏国去这么做,那么我大辽的脸面实在是,实在是丢大了。”

    “陛下所言甚是,所以,我大辽若是想要退得体面,怕是需要动一番手脚……”

    “和鲁斡你且说说,让朕详参一二。”

    “臣弟觉得,为显得我大辽撤军乃是无奈之举,就必须需要西夏一个教训,让天下人看到,如此,方才震摄那些想要效法西夏,反复无常之徒。”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