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31章 如此我大辽才会继续庇护西夏(第二更)
    第931章

    耶律查顿,在萧慎的大营之中,只呆了不到半日光景,便匆匆的离去,两天之后抵达了夏州,见到了求援龙州无果,退到了夏州的耶律德彰。

    休息一日之后,又赶到了正在左厢神勇军司,见到了大军的监军使萧兀纳。

    “此策,不知出自何人手笔?”接下了天子口谕的萧兀纳与老熟人耶律查布对案而坐,抿了一口美酒之后,朝着耶律查布询问道。

    “乃是出自于前任辽夏大军主帅,亲王殿下之手……”耶律查布自然不会向老友隐瞒,径直言明。

    “原来是殿下的手笔,难怪,现如今看来,既能够保全我大辽的颜面,又可以让西夏不至于崩分瓦解的办法,也就唯有这个办法了。唉……”

    萧兀纳抚着长须感慨地道。“说起来,当初大军主力滞留宥州,老夫也是有很大的责任的。”

    “老大人此话怎讲?”耶律查布不禁奇道。

    “你有所不知,宋庭如今研发出了一种新武器,可将百余斤的重物,掷出百丈之外,如此利器,用以摧城拔寨,绝对是无往不利,另外,宋人还有一种很奇怪的守城用品,若是城墙破损,只需要用上,到得第二日,其城墙便会坚固如岩石一般,刀斧难伤……”

    听得萧兀纳的说法,耶律查布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

    “这些本官倒也是知晓的,还有那什么元祐弩,元祐甲……如此种种,弄得满朝文武如今都觉得不可思议之极,要知道我大辽与宋国之间,一直都有很多的交道与渠道,可是,这些东西却像是一下出现的,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

    “这一切,都与那位镇守宥州的三州经略安抚使王洋王巫山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这,才是当时,老夫力劝殿下最好先拿下宥州城,再大军主力南下的原因……”萧兀纳说到了这,苍老憔悴的脸庞上不禁出现了难以言喻的苦涩。

    “可是,谁又能够想象得到,那宥州城,居然被宋人经营得犹如露着獠牙的刺猬一般,我大辽,为了这座城池,可真是吃了太多的苦头。”

    “特别是过去对于城池威胁最为巨大的冲车,在那些宋军所掌握的那种抛石机的攻击下,几乎就没有能够完好的进入到攻击范围之内的……”

    听着那萧兀纳绘声绘色的讲述了关于这种远程攻击装备的可怕程度之后,耶律查布的脸色也越发的显得难看起来。

    “之前,我一直都觉得应该是殿下为了摆脱作战不利的嫌疑,才会如此编排理由,即便到得后来,也只是半信半疑,如今听你之言,我总算是知晓,为何殿下会那么的固执,意气用事也不至于到这样的速度。”

    “只可惜,宥州,咱们是没有时间和机会再用武力夺取了……”

    萧兀纳点了点头,认同地道。“至少短时间之内,我大辽虎贲,怕是没有机会再如此大规模的汇聚于此。”

    耶律查布抚着长须,两眼眯了起来,阴阴地一笑说道。“不过,有很多的东西,并非是非要靠武力才能够获取的……”

    “话虽如此,但是,既然除了宥州之外,我们就再没有在其他的战场上看到,足以得见,宋国对于这种武器的保密程度,怕是不亚于那种可以迎空崩裂,声吼如雷的火药武器。”

    “那就下大本钱,下重注,我还真不信了,有钱能使鬼推磨,总是能够有办法的。”

    萧兀纳点了点头之后,总算是想到了正事。“先不说这个了,倒是拿下夏州与这左厢神勇军司之事,已经与夏国那边知会过了?”

    “不错,正是夏国主动向我大辽言明,他们已经撑不下去了,意欲求和,如此一来,陛下才会顺水推舟,这么做的话,至少我大辽,也算是摆脱了眼下的尴尬局面。”

    “至于那位西夏国主就算是有再多的牢骚与报怨,只要他还是西夏国主,不希望西夏崩分瓦解,那么,他就得忍着。”

    “这倒也是,那老夫何时动手?”

    “不急,我们都得先等一等消息,陛下派出的密使,想必现如今,也应该已经抵达了西夏国都了。”

    “我明日就要离开左厢神勇军司,往兴庆府一行。若是那西夏国主识趣,一两日后,想必西夏的秘使也应该抵达这里了。若是他不识趣也无妨,三天之后,兴庆府如惹还未派人到此,老大人便可以动手。”

    “老夫明白,那就有劳枢密你了。”萧兀纳重重地点了点头,抚着长须,开始算计了起来。

    #####

    “臣妾见过陛下……”西夏皇后,辽国公主款款拜倒在地,李乾顺赶紧快走几步,将这位与自己新婚没多久的皇后给搀扶住。

    “皇后不必多礼,这位就是大辽天子派来的特使吧……”李乾顺扶起了皇后,目光落在了屋内的那位起身过来行礼的辽国官员身上。

    “大辽北院宣威使萧平,奉我大辽天子之命,特地来传递国书,还请西夏国主过目……”年过四旬的萧平直起了身子,从袖中取出了一份国书,恭敬地双手奉上。

    “希望萧大人给朕带来的是好消息……”李乾顺按捺住内心的忐忑,抬手接过了国书之中,走到了一旁的案几眼前打开。

    但是很快,李乾顺的表情就变得难看无比,抬起了头来看向萧平。“萧大人,上国天子此国书何意?”

    “我大夏之所以要暂息兵戈,乃是国力衰微,实难再支撑下去,为何……”

    “回陛下,这封国书,是为了西夏和我大辽,都找到一个适合的台阶可下罢了,我大辽与西夏如今乃是翁婿之邦,自然不可能真的如同国书所言……”

    萧平上前两步,朝着李乾顺一礼后,耐心地解释道。“但是,西夏必须要给我大辽一个交待,唯此,我大辽,才会继续庇护西夏,庇护国主。”

    “如今,我大辽天子已经下旨,让黑山军出兵帮助你们西夏清剿北部边患,这就是我大辽天子正在对西夏示好,愿意继续庇护西夏的明证。”

    西夏国主李乾顺愣愣地看着这位看似恭敬十分,实则话里话外充满了杀气腾腾,赤果果威胁的辽国重臣,这一刻,令人甚至感受到了绝望的意义……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