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42章 小弟我一定会毕恭毕敬(第一更)
    第942章

    “朱光庭此人本就是私心极重之徒,想必这会定然正在大捞好处。”

    “只是,他若单纯的捞好处,这倒也罢了,可若是有损到我大宋的战略筹划,那为夫少不得要好好的跟他交道一二。”

    “重要的是,就算是闹腾起来,二位夫人觉得,陛下是会站在他那一边,还是为夫这一边?”

    “自然是会站在夫君您这边。”李清照与柳依依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知我者,二位夫人也。”王洋很是得瑟地放声大笑起来。不过笑了一会之后,又不禁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怕是这一去,不知道又会耽搁多久。

    “夫君您也别犯愁了,之前大战之时,咱们夫妻也都能够平安团聚,而今已无战事,你去也是为国分忧,洪州距离这盐州,慢走也不过数日光景,大不了多等几日,待妾身说动娘亲他们,咱们又在洪州相会便是。”

    “那,那可就太辛苦二位夫人了……”王洋倒真没有想到李清照会为自己考虑得如此周全。

    “夫君您为了妾身和妹妹们,为了这个家,那么的百般操劳,我们做一些这样的份内之事,又有什么可辛苦的。”

    王洋实在是无言以对,本想以身相许,奈何这才尚未出月,只能以湿吻报答二位娘子的一片美意,当然还不忘记给李师师也来上一记缠绵之吻。

    又硬着头皮去找到了二位岳母大人,小心翼翼地解释了自己又将要离开的原因。虽然李夫人和王婆都有些不情愿。

    却也知道这事关国事,轻忽不得,又多交待了几句之后,便由着王洋离去。第二天一大清早,王洋便率领着一干护卫,轻骑简从的朝着洪州疾驰而去。

    #####

    这一次的战火虽然一直在这三州之地肆虐,但是,主要还是集中在宥州之地和盐州西北部地区,而洪州的北部地区,唯有乌延古城受到了波及。

    当大量的大宋虎贲抵达之后,双方的战线就一直在此地僵持,再没有南下一步。所以,洪州百姓们的生产生活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而且,洪州与盐州之间的水泥直道只剩下大约五十里左右的空白段,只要战事结束,大约再有一个来月,便可以完全接通这条水泥直道。

    到那时候,盐州与洪州之间的交通,将会远远比现如今更加的便捷。

    不过即便如此,王洋还是花了两天多的功夫,这才风尘扑扑地策马驰入了洪州城内。此刻的洪州城内外都是一片祥和。

    百姓们往来穿梭,商贩们摆摊设点的吆喝往来,王洋小心翼翼地策马穿过热闹的人群,终于抵达了苏东坡的帅府所在。

    这才刚刚进了大门走了没多远,便听到了前方传来了争执之声,王洋不禁一愣,撩起前襟便快步朝前赶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正好看到满脸不爽,系着裤带正要往里走的折可适。王洋干脆就先不进去,招呼着那折可适来到了一旁。

    “我说兄台,这里边吵什么呢?”

    “贤弟你可算是来了,还能吵什么,咱们这位朱大人现如今可是一心为我大宋国民,想要与西夏签订和约,为此,特地赶过来,要让苏相把无定河游弋的水师调开,以展示我大宋的诚意。”

    王洋听得此言,眼角都立了。“这货是吃错药了吗?调开水师,这特么的咱们之前的布置岂不是都白费了?”

    “所以苏相一直没有同意,可问题是人家朱大人乃是陛下派来的谈和使节,他的任务就是要促成两国停战……”折可适也很无奈地摊开了手道。

    “这段时间,苏相可是被他给烦得不行,可又无可奈何,还好贤弟你来了,你倒是想个办法才是,这石州,可就是一块咱们就要到嘴的肥肉,再怎么的,也不能放了。”

    就在这个时候,里边的争吵声似乎越发地显得激烈起来。已然从折可适的口中大致了解了情况的王洋的脸色直接阴沉了下去。

    “怕是这位朱大人这段时间想必是从西夏人的手里边拿到了不少的好处吧,呵呵,他到底有没有搞明白,并非是我大宋想要讲和,而是他西夏要向我大宋求和。”

    “对啊,就是因为这个,苏相一直不同意,可是却也被他隔三岔五的来骚扰不堪其扰,而且这位朱大人来到之后,就以天使的身份下令我宋军不可再擅动刀兵,如此,给了石州喘息之机,不然……”说到了这,折可适忍不住拳头砸在了自己大腿上,满脸尽是愤色。

    “贤弟,听闻这老家伙可是你的老对头,如今他可是奉圣命而来,你可得小心着点,别让他给找着借口来找你的麻烦。”

    “多谢兄台关照,你不说我还真把这事给忘记了,嗯,一会小弟我一定会毕恭毕敬。”王洋眼珠子鬼鬼崇崇一转了两圈后,脸上顿时露出了很阳光灿烂的笑容,可偏偏把那大老粗的折可适也给笑得毛骨悚然,总觉得这货像是有什么阴谋。

    可还没来得及追问,王洋已然拍屁股转身朝着大厅而去,折可适只能按捺住疑惑,快步赶上。

    “……朱大人,你这么做,难道就真的是秉承公心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似乎是宗泽。

    很快,便看到了脸色激动得发红,唾沫星子横飞的宗泽,而那朱光庭却一副淡然的态度,坐在苏东坡的旁边,仿佛是要等着唾面自干一般。

    “若非秉承公心,本官又何必自请皇命,来到这西北苦寒之地,为了我大宋边塞之地的安宁。

    怎么到了宗大人的眼里,朱某此来,是怀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你这话……可是有诽谤朝庭大员之嫌,更是在质疑陛下的圣意吗?”

    “朱大人此言过了吧?宗大人的这番话,并非是攻讦朱大人你,而是觉得朱大人你的提议有问题。”

    “苏相此言差矣,陛下在派下官前来陕西路之时,曾有口谕示于下官,寸土不可失,寸金不可许,但若下官有违,那就是下官的失职,可是下官方才所言,可有失土,可有许予西夏、辽国财……哼!”

    这边朱光庭正在叽叽歪歪,结果就看到王洋风尘扑扑地从厅外步入,然后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自己。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