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43章 天屎来到了陕西路自然要好好拜祭(第二更)
    第943章

    这让朱光庭有些不太自在地活动了下脖子,闷哼了一声。“本官奉的乃是圣谕,主持与西夏和谈之事,今日此来,只是为了通禀一声,若是诸位大人觉得有问题,当可上奏陛下,请陛下决断。”

    说到了这,朱光庭便拂袖想要离去,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王洋这货却生生的挡在了自己的跟前,左走左挡,右移右挡。

    朱光庭的脸直接就黑了。“王洋,你什么意思?!”

    “你是天屎,天屎来到了陕西路,本官若是不拜祭一二,岂不是显得本官太过失礼,蔑视陛下?”王洋满脸错愕地打量着朱光庭,一副看二傻子的嫌弃眼神打量着这货,偏偏又说出了一番很一本正经的话来。

    朱光庭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特别是看到了厅中不少人面露古怪之色,甚至有几个不擅长于掩饰表情的武将都卟哧一下笑出了声来,他的内心更是跟吡了狗似的,份外不美丽。

    “王巫山,你,你在胡说什么?本官还活得好好的,需要你拜祭吗?!”

    “天屎大人,我有说拜祭吗?我明明说的是拜祭好不好?麻烦你不要胡乱断章取义。”

    “拜祭……姓王的,你,你,你说的就是拜祭,你居然还敢说老夫胡乱断章取义?!”朱光庭肺都差点气炸了,如果不是打不过这个体格倍棒的王巫山,他绝对这会子就抄鞋底子冲这家伙那张虚伪的脸上招呼过去。

    苏东坡这位老司机好不容易这才强忍住差点喷出来的茶水,强行咽下之后,这才摆出了一副朝庭大佬的架势劝解起来。

    “咳咳咳……王大人你就少说两句吧,朱大人,其实王大人说的不是拜祭,而是拜见,想来应该是王大人得见朱大人代表陛下到来,内心比较激动,结果读错了音,唔……应该就是如此。”

    “你们,哼!姓王的你等着,本官一定会上奏陛下,弹劾于你。”朱光庭愤怒地再一次拂袖意欲离开。

    “……王洋,你特么的拉着老夫袖子干嘛?”

    “别走啊,我都还没拜你你就走,到时候你岂不是更要弹劾本官对陛下不恭敬了?所以还请天屎大人留步,好歹让我好好的拜上一拜先。”王洋很是正经地道。就是那死死揪着衣袖的大手,让场面怎么都让人觉得滑稽。

    “想拜是吧,好,本官就看你想要如何拜……”朱光庭实在是无计可施,对付上王洋这个脸皮极厚,半天不顾忌官场规矩的滚刀肉,他实在是头疼无比。“另外,本官姓朱,你一口一个天使大人,这样好吗?”

    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家伙越来越肆无忌惮,这一刻,朱光庭的内心都不禁有些隐隐后悔自己来上这一趟。

    “无妨,您可是奉了陛下旨意而来,不是天屎是什么?来来来,你傻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宰杀三牲,摆好香案,好让本官好好的拜祭,哦不对,是拜见一下天屎朱大人。”

    “……王大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一听到王洋要用这么高的规格来当着这些陕西路官员的面羞辱,唔……拜祭自己,朱老司机实在是淡定不下去,无可奈何之下,只能语气放软。

    “没什么,就是我与天屎大人乃同殿为臣,昔日在朝堂之时,可是打过不少的交道,朱大人大庭广众之下那什么的英姿,下官至今还记忆犹新……”

    那边,苏东坡终于再也憋不住,直接放声大笑起来,一边拍着案几一边狂笑,那模样,实在是让在场不少不明真相者一脸懵逼。

    这一次,愤怒到快要爆炸的朱光庭终于挣脱了王洋的手,连滚带爬的朝着外边窜去。“王洋,你等着,本官一定要向陛下狠狠弹劾于你,你等着!”

    “朱大人一路走好,祝你平安上路!”王洋看向朱光庭的背影,又深情的大呼了一声。

    这下子,厅内再没有人能够继续保持矜持,狂笑之声,充溢整个大厅。

    “你呀,你这小子,你可真是把朱光庭那老东西往死里得罪了,看他一会回去了不弹劾你才怪。”苏东坡驱散了诸多文武,只留下了一干与王洋相熟的老司机后,忍不住开口埋怨道。

    “怕他做什么,他想要弹劾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给他个机会,让他弹劾个痛快。”王洋笑了笑,一屁股坐下。“听说这位天屎大人在洪州闹了不少的妖蛾子,把苏学士还有大伙恶心得够呛。”

    “唉……不提还好,这一提,老夫就是一肚子的火,朱光庭这老小子也太过份了,若不是因为他,咱们怕是早就拿下了那几座关隘进逼到了石州城下。”

    “可是谁让他奉了陛下的圣谕,就算是老夫,也只能俯首听命,但是,现在他居然还想要叫老夫将那巡视无定河的水师停止堵截,这简直就是在纵敌!”苏东坡愤愤地拍着案几大声地喝道。

    “老夫弹劾他的奏折已经递往京师,可是现在陛下尚未有回音,实在是让人头疼。”

    王洋砸了砸嘴。“那,就这么僵持着?若是时间拖得越长,对于咱们可就越来利啊,毕竟,石州之地,是无定河南岸,西夏最后一片疆土,若归于我大宋之手,那么,这片沃土将会恢复升平详和。”

    “可若是留在西夏的手中,日后不论龙州还是银州,怕是都会不得安宁。不论如何,用何种办法,都必须要将这石州拿下才好。”

    “贤侄啊,老夫何尝不想如此,可是现如今,你能如何?”苏东坡摊开了双手,满脸皆是无可奈何。

    “陛下的旨意里边言明,不可再启战端,而且,谈判事宜,由朱光庭临机决断。我们现如今也就只能向陛下上奏,希望陛下能够考虑咱们的全盘计划。”

    “可是至今陛下未有回应,所以,老夫不得不让你赶紧回来,看看你可有什么办法解决目前的困境。”

    王洋也是愁容满面。“陛下没有回应,那小侄我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毕竟,如今谈判诸事,皆由朱光庭所掌握。而且我从盐州来时,就已经向陛下上书,就是担心咱们这位朱大人不明边镇之事,容易被西夏人蛊惑,使我大宋吃上闷亏。”

    “至于眼下,怕是只有苏学士您继续让水师巡视无定河,不要给西夏人和辽人可剩之机,静待京中的消息才是。”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