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46章 朱光庭触怒王大官人的根本原因(国庆快乐)
    一秒记住,小说!

    第946章

    “那咱们要不要赶紧派人去知会那位西夏使节一声?”旁边的高世则有些迫不及待地询问道。

    “这倒不用,别忘了,和谈可是西夏主动提及的,自然是要由着他们主动找上门来才是。”王洋摇了摇头呵呵一笑。

    “咱们不去找,正好让他继续去恶心朱光庭一把。”

    听得此言,一众老司机不由得嘿嘿嘿地奸笑起来,相信到时候朱正使大人的心情肯定会很恶劣就是了。

    回到了住所,脸色无比难看的朱光庭喝令所有人滚出自己的书房,然后坐在了书房内生着闷气,愤怒的火焰让他坐立难安。

    陛下这是眼瞎了还是耳聋了?自己明明是在弹劾王洋对自己不恭敬,怎么特么的天子的旨意里边,对于王洋非但没有半点的责备,居然还把王洋提成了副使?

    什么叫年老体衰?生恐误事,老夫一顿饭吃上半斤肉,两大碗米饭不带眨眼的,五公里越野跑好歹也能跑满全程。

    对圣旨里边十分虚伪的言辞,朱光庭很不满,可有再多的不满,却也无可奈何,之前,陛下的旨意,就是自己面对陕西路诸位文武的杀手锏。

    可现在,陛下新的圣旨,对于自己而言,绝对是致命的一击。

    重要的是,让王洋那个与自己不对付的卑鄙之徒全盘接手谈判事宜。也就完全地把自己这位代表朝庭的正印使节给架空了。

    哪怕是自己之前向西夏许诺的那些事情,就如同美丽的泡沫一般,一吹就破……

    怎么办?朱光庭正在书房内绕着案几踱步,考虑下一步的时候,却有人来禀报,西夏的使节西夏的礼部尚书骨勒光前来拜访。

    “不见不见。”朱光庭很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喝道。属下赶紧离开了书房,可是,过不了多久又溜达了回来。

    “大人,那西夏使节无论如何都要见你,想要问清楚大人您,之前的约定到底还算不算数……”

    朱光庭脸色不由得一变,一巴掌拍在案几之上。“那个混帐,他这是在威胁我不成?”

    “这个,小的实在不知……”

    “罢了,既然他想要见,那老夫正好可以让他死心,让他来吧……”朱光庭揉了揉眉头,

    “下官见过上使大人……”骨勒光入内之后,先是朝着满脸不豫之色的朱光庭长施了一礼。

    “不必多礼,请坐,骨勒大人,想必你也应该知晓了我大宋天子来旨的消息了吧?”朱光庭摆了摆手之后说道。

    “下臣正是因为听说了此事,所以特地赶来见上使。敢问贵国天子此番来旨,可是为了我们两国之和平?!”骨勒光满脸期盼地看向朱光庭道。

    这样的目光,看得朱光庭浑身上下都不自在,朱光庭干咳了一声,扭了扭身子。“是,但也不全是。”

    骨勒光不禁一愣。“不知上使此言何意?莫非咱们两国之和平又生出什么变故不成?”

    朱光庭干咳了一声之后点了点头。“正是,我大宋天子此番来旨,又委任了一位副使,由他来全权负责和谈一事,至于本官,因为还有其他公务,所以,只会负责后续事务……”

    他总不能告诉西夏来使自己被王洋那个混帐架空了吧?

    “可是我们之前不是谈得好好的吗?为何贵国天子要换人来与下臣商议两国之事。”骨勒光的心里边顿时卧了一大个槽,这特么的叫什么事?

    自己为了此次和谈,可是一个劲地朝着朱光庭这个老奸巨滑的老司机发射了无数的糖衣子弹和炮弹,至少花了数万贯的巨资,总算是让朱光庭这货变得好说话起来。眼看就要有了结果了,居然换人?

    这是想要车轮战吗?拜托,咱西夏已经经不起这么糟践了好伐?

    看到骨勒光那副目瞪口呆,满脸卧槽的表情,朱光庭的内心也十分的尴尬,说起来,朱光庭还是自认十分讲究职业道德的,收了你多少钱,我就给你办多少事。

    所以才会在收受了骨勒光大量的贿赂之后,勇敢地跳了出来,为西夏人民的诉求摇旗呐感。

    可是谁能料想得到,自己被王洋那个混帐王八蛋给羞辱了一顿,自己满怀悲愤之情的朝着陛下上书弹劾这货,结果呢?

    居然是自己这位堂堂的正印大使被架空了,换成了王洋那厮主持谈判。

    “此事,本官也是没有办法,毕竟,陛下的旨意,本官也是无法违背的,不过,你倒可以去跟那位副使好好的谈一谈。”

    “可,可是咱们之前那些约定的事项呢?难道就因此而全部作废了不成。”骨勒光可是真有些急眼了,语气也显得不那么恭敬起来。

    朱光庭脸色一变,正要勃然作色,可是一想到对方若是也真跟自己翻脸,把自己收受敌国贿赂之事给抖漏出来,呵呵,甭管是女生独唱,还是男女二重唱,都只会有一首歌在心中唱响,那就是《凉凉》。

    制怒,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朱光庭面部肌肉颤抖了半天,这才强行按捺住了蓬勃的怒意,打起了全部精神来应对骨勒光的责难。

    #####

    “好嘛,看来咱们这位朱正使果然是一位很尽职尽责的官员,到了这个时候,还是对于和谈一事十分的关注,看来,之前他应该是从那位西夏使节的手上捞了不少的好处了吧?”

    “那是自然,每次那位西夏使节前往朱大人的府邸,或多或少都会带上一些礼物,更别提偶尔还会有一些车辆出入朱大人的府邸。”高世则脸色有些阴沉地道。

    根本就不需要去查验,这洪州城内,那么多的大宋文武在,对于这位朱大人自然要多多留心。

    “他捞好处,这倒也无妨,可是,为了好处,而意欲损坏我在宋的利益,这可就有问题了。”王洋不紧不慢地说道。

    没办法,对于大宋官员而言,收受贿赂这样的事情绝对是习以为常,以此为攻讦弹劾的理由,根本就不会有损这位朱光庭的仕途,最多也就是让不爱惜羽毛的他多几道污痕而已。

    就算是王洋也很清楚这是现如今大宋吏治的弊病之一,却也无法可想,毕竟整个朝庭都这样,礼来礼去,大家都不觉得有啥。

    但是,朱光庭千不该,万不该,居然把屁股歪到了西夏人的一方去,这才是触怒王洋最根本的原因。

    这就是赤果果的政治不正确了,所以王洋才会现身的第一时间硬怼朱光庭,就是因为怒火根本按捺不住。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