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48章 需要贤侄你的嘴皮子来攻城掠地(第二更)
    噺8壹中文.x8om 哽噺繓赽捌1小説蛧

    第948章

    提及王洋王巫山之名时,李乾顺几乎是从牙缝缝将这个名字给挤出来的,这个名字,对于西夏,甚至是北辽而言,都绝对是最适合被扎成草人拿鞋底子抽的主角。

    这个人,绝对是大夏的克星,正是因为他,西夏在环州失去了最精锐的十数万精锐之师,又是因为他,梁乙逋那老狗献出了宥州与洪州之地还有近十万人马。

    也是因为他,盐州这大夏十分重要的税赋之地,现如今已经变成了宋庭陕西北部的重镇。

    还是因为他,使得辽夏联军数十万虎贲被拦阻在宥州城下月余不得寸进。

    就是这么一个被李乾顺恨不得寝其皮、食其肉的家伙,现在居然变成了掌握着西夏与宋庭和平关键的钥匙,这特么的太具有戏剧性了吧?

    嵬名阿吴的脸色很不好看地继续分析道。“就是因为此人必然对我大夏怀有莫大的敌意,如此,才可以故意的刁难我大夏,让我们患得患失,说不定,需要付出足够多的代价,才会让此人点头同意和约达成。”

    “足够多的代价……”李乾顺砸了砸嘴,年轻的脸庞一阵抽搐。“还能有什么,我大夏现如今还有什么可以交出去的?”

    将近一半的国土丧失了,又失去了超过三分之二的精锐士卒,西夏还有什么,

    就像是刚刚有土匪来打劫过一道,又被官府给刮了一层地皮的那种绝望感。而李乾顺就是这个一家之主,身上的貂皮和各种财富都已经被土匪给扒走了,而满屋子的粮食甚至是各种生活物资都被官府以征税的名义给刮得一干二净。

    现在的李乾顺感觉自己就特么的像是一个站在满目疮痍,家图四壁的家中,身上只有一块兜档布的贫下中农即视感。

    “我大夏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他们还想要什么,是不是想要连朕的性命也要拿去才肯罢休?”李乾顺的语气显得很平静,但平静之下,则是满满的绝望与无助。

    嵬名阿吴赶紧拜倒在声,大声地道。“陛下万万不可有此念,如果,宋庭真有这样的想法,那么,老臣,必然会站在陛下跟前,敢伤害陛下者,只有踏着臣的尸体过去……”

    “老爱卿之忠诚,朕知道,朕很清楚,放心吧,不到最后一步,朕是不会放弃的。”强烈的求生欲望,亦让李乾顺重新振奋了起来。

    失去再多又如何,自己有像嵬名阿吴这样忠心耿耿的臣子和属下,还有整个党项族为后盾,当然,党项一族内很多别有用心之徒已经在前段时间遭到了大清洗,所以应该可以老实一段时间。

    但是现在,宋庭想要什么?而大夏又还能给出什么?这才是李乾顺最为紧张与担忧的问题。

    另外,除了骨勒光的奏折之外,还有几位密探的情报也先后到达了李乾顺的手中,对于这些密探的情报,若是放在过去,李乾顺肯定不会太过在意。

    但是眼下乃是非常时期,不得不防啊……

    #####

    “陛下言之有理,老臣以为,的确应该谨慎从事,何况那王洋的行止和传闻来看,他怕是与那朱光庭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再继续让骨勒光为使节,实在有些不妥当。所以,老臣想要举荐两位人选,供陛下挑选。”

    “不知卿家意欲举荐何人?”李乾顺看着嵬名阿吴,和颜悦色地问道。

    “一个是我大夏的中书令仁多宗保大人,另外一位,则是一直在辽夏联军之中担当我大夏与辽国之间联络人的枢密使颇超信德大人。”

    “这二位大人对我大夏,对陛下的忠诚毋庸置疑,相信他们出面和谈的话,一定会为大夏,为陛下而争取早日与宋庭签订和约……”

    听着嵬名阿吴的解释,李乾顺并没有考虑太久,毕竟,这两个人选,的确算是目前而言最好的选择了。

    不过,仁多宗保如今正在统领大军,让他出面,原本就士气低落的西夏兵马,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这很难说。

    倒是现如今,辽国兵马已然退至夏州和左厢神勇军司之后,颇超信德的任务可以算是到了尾声。

    由这位大夏的枢密使出面把握此事,倒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卿所言极是,既然如此,那就着枢密使颇超信德为和谈使节,前往洪州,望他不负朕之厚望,早日了结此事,我大夏也方好休生养息,以应对即将要到来的寒冬。”

    #####

    “你们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王洋接到了苏东坡的消息之后便从自己的住所飞快地赶了过来,结果到了这里之后,一票文武都用一种十分诡异的目光打量着王大官人。

    让这位哪怕是面对千军万马都面不改色的老司机浑身都觉得不自在,主要是这帮子家伙的目光不是仇恨,而是一种震惊,崇拜,疑惑,好奇的复杂混合物,让王洋实在是猜不透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夫过去实在是太过小瞧你了,想不到你王巫山一出马,那位朱光庭就被你给收拾了一顿,而现在,连那全西夏的使节也给你搂草打兔子,顺手给捋了下去,不得不服。”苏东坡朝着王洋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以身边去。

    “???那西夏的骨勒光被抓回去了?”王洋一脸惊奇地道。“莫非那人真有心投奔我大宋?”

    “……”屋子里边瞬间又是一片死寂。苏东坡嘴角抽搐半天,这才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能不能别老胡说八道。只是西夏兴庆府那边传来了消息,似乎有意要让这位办事不力的礼部尚书骨勒光退居次席,而将会由西夏的枢密使颇超信德来主持与我大宋和谈之事。”

    “也就是说,跟咱们大宋一般,也来一位正使和副使。”

    王洋这才恍然,嘿嘿一笑。“害我白高兴一场,不过这样也好,区区一个礼部尚书,怕也就是小事做得了主,大事不敢做主,这位枢密使颇超信德,倒是个老熟人。”

    “跟老熟人打交道,想必应该更好沟通和交流一些。”

    “反正合谈之事,由你全权作主,只是,现在大军停滞不前,那就需要贤侄你的嘴皮子和手腕来替我大宋攻城掠地喽……”苏东坡朝着王洋满脸坏笑地道。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 m. 无广告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