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49章 这些就是你们西夏的诚意?(第一更)
    第949章

    “下官当然希望能够办到,但是眼下情况未明,只能说,尽力而为吧。”王洋点了点头,认真地答道。

    “不管如何,至少不会让西夏人舒服了才是,西夏立国百年以来,我大宋不堪其扰,而今,我大宋占据上风,若是对西夏轻轻放过,我自己良心这一关都过不去。”

    听到了王洋这话,在场的大部份人情不自禁地咧起了嘴,宗泽抚着长须,说实话,倒满是充满了期待。

    之前,陪同王洋去参与那一场与西夏使节的见面,见识了王洋不着调的一面,原本觉得这货实在是有些……

    可结果呢,这才几天功夫,西夏国主李乾顺居然还真把那位西夏的使节给撤换掉,这说明什么,这就足以说明,王洋在西夏人心目中的地位。

    他的言行,让西夏十分的警惕和畏惧,几乎可以用草木皆兵来形容,亦让宗泽决定抛开之前的感观,重新审视这位举荐自己的年轻恩人。

    “莫要以为王经略行止荒诞,其实,他的所作所为,皆有深意。”身边的老司机苏东坡很了解这位宗泽的心思,呵呵一笑之后,用只有宗泽才能够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只是世间太多凡俗之人,根本不了解他的想法罢了,等你与他相处久了,自然会明白老夫言所非虚。”

    宗泽点了点头,是的,他真的很期待,想要了解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近距离的观察和了解。

    #####

    骨勒光在接到了国主李乾顺的旨意之后,独坐在房中久久不语,脸色显得那样的悲怆与无奈。

    “陛下怎么能这样?难道说,我骨勒光对于大夏数十年来的忠诚,甚至都还比不上敌国的王洋王巫山的一句挑衅之言吗?”

    守候在门外的下属们面面相窥,却也无可奈何,既然是国主的意志,而且已然明旨下达,哪怕是他们这个团队有再多的想法,却也只能无可奈何。

    “大人,那么之前的那些工作,是不是都暂时停一停,待枢密使大人到此再说?”总算是有人勇敢地站了出来,朝着骨勒光询问道。

    “停了吧,既然陛下觉得老夫能力不足,若是枢密使大人能够尽快达成和约。老夫就算居于次席,到也无妨。”骨勒光轻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道。

    “陛下对我委以重任,只是这个重任对于下官而言,实在是太过沉重了点,稍有不慎,下官就会成为我大夏的罪人啊……”颇超信德拈了拈手中的圣旨,感觉到份外的沉垫垫。

    “可惜本帅需要在此主持大局,不然,本帅倒真想要见识见识这位宋国的年轻俊杰,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将我大夏陷入到如今的困苦泥潭之中。”身边的仁多宗保则是满脸遗憾地扼腕而叹。

    “此人,哼!对我大夏可谓是恨之入骨,从初见面时,我就总有一种感觉,此人心性狡诈,而且眼光毒辣,绝非常人可比。”一提起王洋,颇超信德就想到昔日被王洋这个老司机收拾算计的日子,肚子里边腾腾的直冒火苗。

    “面对此人,若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应付,很可能不小心就会中了他的圈套。”

    仁多宗保赶紧提醒一句道。“咱们眼下的困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解除,这就需要有劳你了。”

    可不能够因为私人的恩怨而影响到大夏的未来。

    “大人放心吧,下官也是知道轻重的人,只是此人太过难缠,面对上他,下官实在也是没有太大的信心。”

    “对方肯定会百般的刁难我大夏,而我大夏现如今却又缺乏挺直腰板的底牌,完全就是任人宰割的局面,不论是面对北辽,还是面对宋庭,都是如此。”

    “唉……昔日梁氏当政之时,老夫就曾经多次上书,希望能够与大宋和平共处,让我大夏能够得以休生养息,以蓄国力,可是,不论是大梁后还是小梁后都置若枉闻。”

    “而陛下临朝听政之时,兴兵讨伐宋庭,这也是无奈之举,毕竟,我大夏需要一场胜利来恢复信心,可结果却实在是太出乎老夫的预料之外。”

    “若是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老夫当时就不会站在主战的立场上。”

    仁多宗保很苦恼,当时,他与嵬名阿吴的想法是一样的,梁氏大败,而若国主亲政之后,能够有一两场胜利,必然能够让大夏士气大振,十分利于提升陛下的威望。

    可谁也没有想到,让北辽出兵,变成了与虎谋皮,结果就是非但不能捞着半点的好处,还连连损失。

    原本的西夏东部地区,如今尽归于北辽之手,而南部诸州,唯剩一个石州在苟且偷生。

    这样的命运,对于西夏而言,简直就是雪上加霜。越发只能依附在北辽的庇护之下苟且残存了。

    想要再复昔日大夏的赫赫声威,不休养个十来年,根本不成。可是,面对着陡然变得强悍和极端强势的宋国,老天爷真的还能够给大夏十多年的时间来喘息吗?

    #####

    两天之后,逆水行舟,经由水路赶到了洪州的颇超信德再一次见到了王洋王巫山,一番寒暄之后,宾主分坐。

    身为正使的朱光庭也被请来了,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是能够坐在主位之上,高出王洋那货,朱光庭的内心还是有些小得意的。

    只不管,谈判事宜,既然陛下有命让王洋主持,他也乐得轻闲,决定看热闹。

    作为西夏的新正使,颇超信德也早已经从骨勒光那里打听清楚了宋庭对于正使朱光庭与副使王洋的工作安排。

    所以宾主坐定之后颇超信德便单刀直入地朝着王洋道。“下臣奉我主之命,前来与大宋和谈,我大夏拟了一些条程,还请上使一观……”

    一向喜欢行事痛快的王洋欣然地接过了颇超信德递过来的条程,只是看了第一眼,脸上就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待将条程完整的从头看到尾之后,随手搁下。“这便是尔国提出来的条件?”

    “正是,我大夏为了此次的和平,可是有着极大的诚意。”颇超信德点了点头答道。

    “诚意?要求,哦不,请求我大宋重开边贸,请赐岁币,解除无定河之封锁,归还西夏旧土,这还有什么来着,哦,归还被俘的西夏将士,归还西夏叛臣降卒……啧啧啧,要求还真不少嘛。”王大官人直接就乐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