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51章 他王洋不会这么凶残吧?(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51章

    “西夏人敢吗?”王洋呲笑了一声,负手而立,昂扬笔挺如旗。“如果他们真敢,那么我大宋再次兴兵便是,若是陛下责怪,王某,一力担之。”

    听得此言,诸人无不色变,或露喜色,或显惊容,而宗泽也是给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大人万万不可如此,若是贸然兴兵,这必然遭至满朝弹劾之声,到了那时候,怕就算是陛下,也扛不住这么大的压力。”

    “宗大人,话是这么说,但是有些事情,终究有人去做,别忘记了,我大宋才是胜利者,昔日,西夏扰我边塞,侵我土地,掠我百姓之时,我大宋总希望能够和为贵,所以每每与西夏和谈之时,总是报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

    “结果呢,结果就是,西夏对我大宋西北边陲的侵扰非但没有半点的减少,反倒是越发的肆无忌惮,变本加利……”

    “而今我大宋对西夏的战争连连胜利,攻城掠地,光复了不少我大宋旧土,到了这个时候,西夏已经支撑不住,主动向我大宋服软输诚,若是在这个时候,再不拿出一个胜利者的姿态,还想着要和为贵,息事宁人。”

    “那么我们怎么能对得起那些死在战场之上的无数英烈亡魂?又如何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王洋的声音并不大,语气也不是很激动,可是,却让在场的每一位宋人都听在了耳中,记在了心里。

    宗泽看着跟前努力地压抑着内心的怒意,平静地阐述着自己想法和观点的王洋,这一刻,他才明白,王洋的用意。他是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告诉在场的人们,胜利者,就应该要挺直腰杆,面对敌人,绝不能退缩。

    #####

    “嚣张跋扈,想不到他居然这么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对我大夏的条件置若枉闻,他以为他是谁,大宋的天子吗?!”肺都快被气炸的颇超信德回到了住所之后,已经摔烂了三个茶杯,还有一方镇纸。

    可是仍旧余怒未消,只是这些愤怒,却只能在住所里边发泄。王洋的表情,已经十分明显的告诉了颇超信德,如果他真的敢三天之后不出现,那个肆无忌惮的家伙,真的很有可能会再次兴兵。

    如今,辽国的兵马,已经撤走了大部份,十数万的北方部落兵马已然尽数撤走,而从南京道来援的兵马也大部撤离。

    如今留在夏州和左厢神勇这司的辽国兵马,已然不过十万出头。

    可是,宋国却仍旧在陕西北部边陲,保持着近二十万兵力的驻军,甚至在石州附近关隘的那些宋军都仍旧在磨刀霍霍,一副跃跃欲试的架势。

    如果宋庭在这个时候翻脸动手的话,石州必失,而留守石州的那五万人马,可就真成了瓮中之鳖了。

    “大人,那王洋素来对我大夏怀有强烈的敌意,而今其所作所为,亦可以看出来,怕是此人根本就不想与我大夏和谈,而是意欲要置我大夏于死地才是。”等那颇超信德的怒火发泄一通之后,骨勒光这才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这我何尝不知?”颇超信德发了一通火气之后,面现沮丧之色。“他这样的做法,简直就是想要将我大夏逼上绝路。”

    “那三天之后,咱们……”

    “去,我们能不去赴约吗?我大夏,的确已经没有太多的资格去谈什么条件了。只是没有想到,宋庭此番,居然会让这么一个对我大夏心怀恶意之人来谈判,这对我大夏实在不利。”

    颇超信德,又再一次把那条程的副本拿了出来,仔细地打量起来。“我大夏与宋庭打打和和,百余年来皆是如此,不论是我大夏胜,又或者是宋庭占据优势之时,但凡是到了谈判桌上,宋人总会摆出泱泱大国之风,让出一定的利益。”

    “原本本官还估摸着,对方怎么也会跟咱们好好的讨价还价一番,可谁曾想遇上这么个不按套路出牌的混帐。”

    “如此看来,那咱们就等到三天之后再登门,看一看那王洋的想法,他到底想要做什么?”骨勒光朝着颇超信德询问道。

    颇超信德犹豫了半天之后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不,不行,万一他要咱们当场作出答复那怎么办?”

    “说不定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如果答应不了他的条件,他便以此为理由兴兵,那可如何是好?”

    听得此言,骨勒光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他王洋不会这么……这么凶残吧?他就不怕大宋天子不喜?他就不怕受那朝中文武百官弹劾不成?”

    “这样的人,若是能够以常理论之的话,我大夏又何至于沦落到今日这样的局面。”颇超信德不禁苦涩地一笑。

    “那……”骨勒光看到颇超信德那副模样,思来想去,一咬牙。“要不,下官再去拜会那位朱光庭朱大人如何?相比起来,这位拿了我大夏不少好处的朱大人可是要好说话很多。”

    “也好,你且先去寻朱光庭,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获得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然后咱们再确定下一步的行止。”颇超信德点了点头,下定了决心。

    #####

    躺在了榻上,头上盖着一块湿毛巾的朱光庭有气无力地哼哼着,旁边,一位医者小心翼翼地给他把着脉象,而身边的护卫满脸焦急地等待着医者给出的结论。

    过了好久,这位洪州城颇有名气的医生这才松开了把脉的手。抚着长须,慢条斯理地问道。“老大人的脾气是不是有些急燥?”

    朱光庭呵呵凉凉一笑,扶着额头,咬牙切齿地道。“老夫,老夫的脾气一向很好,只是这两日,让一个人憎狗嫌的东西给气得够呛。”

    老医生赶紧摆手劝道。“老大人您可莫要再生气着急了,您这病,就是因为气急攻心引发的,必须要注意调养,休生养息才是,不然,若是一旦加重,那就很有可能药石难救。”

    “休得胡说八道,我家大人身体向来康健,怎么可能……”身边的护卫不由得大怒,厉声喝道。

    “行了行了,这位医者也是为了老夫好,那就有劳医者你给老夫抓几副药,本官总不能一直就这么躺着,由着那个混帐得意才是。”

    “大人,大人……西夏的副使骨勒光有要事求见……”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下人进了屋中禀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