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53章 说对了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不服?(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53章

    “但是,西夏真的能够答应这样的条件吗?”折可适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反倒有些不太相信,当然,并不是不信任王洋的能力,而是觉得西夏再怎么的,也不可能白白地将一州之地送予大宋来换取和平。

    毕竟,折可适与西夏打了太久的交道,至少在他的意识里边,西夏,似乎没有那么软弱过。

    “那咱们来押上一注如何?如果说,西夏真的到了最后,同意送出石州与换取我大宋的收兵,那么,你输给王某五百钱,若是我输了,也输给你五百钱,如何?”

    “这赌注也太小了吧?别说五百钱,只要你真能把石州给忽悠到咱们的大宋手上,五百贯我都出得起。”折可适满脸蛋疼地打量着王洋道。

    这家伙明明是个富可敌国的土豪,可就是花钱方面实在是太吝啬,打个牌都以铜板计算赌资,而听闻其在京师倒是赌得颇大,难道是瞧不起咱们这边陕西路土豪不成?

    “哎哟,这么土豪?”王洋砸了砸嘴,呵呵一笑,岂不料旁边的高世则也在补刀。“折兄都这么上道,那高某自然也不能落于人后,若是能够拿下石州,还得算是高某一份,也是五百贯。”

    “怎么样,这一千贯的赌注,相信以贤弟的本事,接下来应该没有问题吧?”折可适咧嘴笑道。

    “哈哈,这是自然,原本我还是想输赢都是些小钱,免伤咱们弟兄的和气,既然二位出手如此大方,那小弟可就真的却之不恭了。”

    “先别得意,等你赢了,这些钱才会是你的,不过话说回来,我倒还真希望你能够赢下这一场赌局。”折可适好歹也是著名的麟州土豪,数百贯对于他而言,不过就是毛毛雨而已。

    #####

    第二天一大清早,颇超信德与骨勒光便赶到了王洋的住所,哪怕是这个时候,天色擦亮,王大老爷还在酣然入睡,他们也不愿意离开。

    足足等了近一个时辰,总算是见到了洗漱完毕,正准备用早餐的王洋。

    “来来,二位大人久等也是很辛苦,实在不好意思,正好我让厨子多备了两份早餐,虽然不知道合不合二位的口胃,但多少用点……”王洋这个时候热情的招呼,与昨天的冷冽截然不同。

    搞得颇超信德与骨勒光差点以为走错了房,迟疑了半天,看到王洋已经开始大吃大喝起来,这才一咬牙,也品尝起了这顿丰盛的早餐。

    “二位大人,今日过来,不知所为何事?如果是为了两国和谈之事,其实你们还可以再等一等,明日才是时限的最后一天嘛……”满足地打了个饱呃,王洋这才有闲情雅趣地引出了话题。

    “上使说笑了,下臣回去仔细考虑了一番之后,觉得还是想要先听一听上使的意思,到底要怎么样,宋国才愿意与我大夏握手言和?”颇超信德搁下了碗筷,抹了抹嘴之后诚恳地道。

    “其实很简单,就只有三条,第一条,将过去掳掠我大宋的边民尽数归还,第二,将过去侵占我大宋的疆域尽数归还,第三条,将我大宋过去赐予的岁币尽数归还,那么,我们之间,就会有和平的曙光出现。”王洋笑眯眯地翘起了三指手指头。

    说出了三句让颇超信德与骨勒光一个卧槽接一个卧槽的条件来。

    “这根本不可能!王大人,你这些条件,这,这简直就不能称之为条件,你这完全就是将我大夏置之于死地啊。”颇超信德急的都立起了眼角,大声地道。

    “也就是说,这三条,你们一条都不愿意答应喽?”王洋嘿嘿一笑,原本满脸热情洋溢的笑容渐渐地敛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杀气腾腾的阴森。

    “王大人,你我也算是旧识,想必王大人您也应该知晓,我大夏立国至今已有百余年,您这三个条件完全没有任何的限制,你让我大夏如何回应?”

    “单就说将大宋边民尽数归还,可是,现如今那些边民多已经在我大夏境内落地生根,自视为我大夏之民,若是我们再将他们驱离,怕是,怕是不论对于我大夏,还是对于贵国,都不会有什么好处……”

    “所以下臣以为,若是将这年余以来,我大夏迁徙往夏境的宋人送还,这倒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那第二条呢?”王洋笑眯眯地打量着这二人,悠然地询问道。

    “第二条……上使,我大夏至吾主登基以来,与贵国之间虽然多有交锋,但是,多只是相互之间的局部纷争而已,而今,我大夏的五州数千里之地已然尽失于贵国之手。”

    “我大夏国土大半尽丧,青壮损失近半,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上使若是再想要在割裂我大夏的疆域,实在不该。”

    王洋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抬了抬下颔。“还有第三条。”

    “这,这岁币之盟约,乃是贵国仁宗皇帝与我大夏毅宗皇帝在世之时所立之盟约,而这个时候,上使若是追究过往,这,怕也有些不妥当吧?”

    “你们的意思就是你们只能够部份接受第一条?”王洋手指头敲打在案几上。“本官就这么跟你们说吧,第一,这三条,你们都必须接受,第二,这三条的内容与范围,可以进行一定的商谈,第三,你们西夏是战败之国,没有任何向我大宋提条件的可能性。”

    “上使,您这些条件原本就极为苛刻,照你这么说来,我大夏完全就是被你拿捏在手中任你搓圆捏扁喽?”骨勒光瞪着王洋,努力地压抑住内心的愤怒道。但是嗓音也忍不住提高了一个八度。

    “你还真是说对了,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不服?”王洋再一次笑了起来,这句话显得无比的扎心,可偏偏这货说得那样的理所当然。

    重要的是,骨勒光与颇超信德都恨不得扑上前来噬其肉寝其皮,但是理智又让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目光悲愤,表情狰狞地看着王洋。

    “不错,下臣承认,贵国才是这一场战争的胜利者,但是,贵国一向以仁孝治天下,与我大夏之间虽有纷争,却也一直未断往来,而今,上使的做法,却是一副要致我大夏于死地方才甘心。”

    “若是我们已经被贵国天威摄服,甘愿为臣属的大夏就此灭亡。上使就不担心这片土地之上,再出现一个其实对于宋庭心怀异志,杀气腾腾的异邦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