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54章 朱光庭他当然有问题(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54章

    “我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担心?”王洋一脸的惊诧,那副表情,绝对是典型的友邦惊诧论的标准表情。

    “你们难道就没有听到过一句老话吗?”

    “敢问上使,是什么老话?”

    “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涛天……”王大官人一本正经地道:“只要我大宋能够占到足够的便宜,你们西夏如何,你觉得我需要担心吗?”

    “……你!上使,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颇超信德手捂着自己的心口,感觉到王洋这个混帐王八蛋正拿着一把小刀子一下一下地正在扎着自己的心。

    “好吧,那我就不跟你们吹牛打屁了,直接说干货,第一,我方会派出使团,前往你们西夏,收罗属于我大宋的边民,然后带他们回家。你们西夏不得有任何阻拦之举。”

    “第二,交出石州,作为你们放弃与我大宋敌对的诚意,和你们对我大宋臣服的决心。”

    “别急,我还没说完,第三,不会再有岁币之赐,每年,西夏需要向我大宋进献良马万匹马为朝贡,若是胆敢断绝朝贡,那就视着你西夏违背两国盟约,大宋有权利使用一切手段来应对。”

    “第四,骨勒光你之前多次向我大宋使节朱光庭实施贿赂,我相信,以你多年的为官经验,定然会防着对方光拿钱不办事情。”

    “所以,本官需要你把你向我大宋使节朱光庭实施贿赂的那些实据都交给我,此四条,就是本官给出的底线。”

    #####

    “王大人,哦不,王大爷,你,你怎么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提这样的条件,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么做,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吗?”作为谈判官员序列的高世则气的直跳脚。

    旁边的宗泽、折可适等人也都用一种很无奈的表情打量着王洋,实在不明白这位明明才智过人的老司机怎么会突然踩死油门之后,一把掰断方向盘,准备用意念控制方向趟过秋名山二十四道拐的架势。

    “能有多大的影响?能够知道我所提出来的条件的人,除了那二位之外,也就你们这几位王某的执友。”王洋呵呵一笑,那副模样,似乎真的很信心十足。

    “可是万一那些西夏人把这个条件泄露给了朱大人,让他知道,你知道不知道,很有可能朱大人会向陛下弹劾你意图勾结异族,陷害大宋忠良,到时候你就很有可能会被倒打一耙。”高世则捂着自己的额头,很是伤脑筋地道。

    “那我先问一问,你们觉得朱光庭有没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此人暗中与原西夏使节,现如今的西夏副使勾结,多次要求我大宋水师停止巡视无定河,准备让西夏人将粮草送往石州。”

    “他这么做,简直就是在资敌通敌,可是,谁让他是主持和谈的使节,就算是苏相,也只能向朝庭递奏折弹劾于他,再无其他办法阻止。”旁边的宗泽毫不犹豫地接口答道,并且指出了朱光庭干的龌龊事。

    “那既然如此,这样的官员,你们觉得有必须继续让他留在我大宋的朝堂之中吗?你们觉得这样的人,真的能够为了我大宋的江山社稷而兢兢业业?”

    几人对视了一眼,纷纷沉默摇头。

    “既然如此,那么,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再说了,我只是让那骨勒光交出证据罢了……”王洋看到大伙都不说话,这才接着解释道。

    “可是你这么做,就很容易出现漏洞,让那朱光庭抓住不放。”

    “他若真是没有做过,自然会勃然大怒之后,直接向着朝庭弹劾王某,可是,他前前后后收受了价值超过十万贯的财物,你们觉得,如果他不向那骨勒光做出过对于西夏有利的许诺,如今穷得都只剩下底裤的西夏,怎么可能会如此大方?”

    “所以,王某认定他们之间必然有什么交易,就算是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但是请几位相信我,过不了几日,那朱光庭自然就会露出马脚。”

    “到了那个时候,诸位只需要做个见识,将你们所听所见直述于陛下知晓就是了。我相信陛下自然会有决断,诸位以为如何?”

    “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我们还能说什么,只是希望这件事,不要闹出什么妖蛾子来才是……”高世则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不过他想了想之后,又朝着王洋认真地道。“非是高某不愿意维护小王大人你,而是此事……下官需要上禀太皇太后……”

    “无妨,这是高大人你的职责所在。”王洋咧嘴一笑,不以为意地道。

    #####

    “他把咱们大夏当成什么了?可以随意欺凌的弱小吗!这个混帐!”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后,已然早就憋不住的骨勒光忍不住恶狠狠地吐槽道。

    “条件如此苛刻,大人您为何还说会慎重考虑,真要都同意了,我大夏岂不是跟被毁家灭国有何区别?”

    “若是老夫不先答应下来,那又如何能够拖延时间?你可不要忘记了,王洋他给出的期限是明日。而今,老夫说需要时间考虑,至少,又多有了一段时间的缓冲,至于,很多你我无法做主之事,可以上禀吾主,请其决断。”

    “这些条件,其实也不是全无商榷之处,其实也就跟咱们那日一般,满天要价,就地还钱。只是,他的这些条件……”颇超信徳轻叹息了一声缓缓地道。

    “怕是真能商榷之处,少之又少。但至少,我大夏可以保住要害之地,能够保证国柞存续,这才是最最重要的。”

    听到了颇超信德此言,骨勒光不由得脸色一变。“大人,难道您也觉得,陛下会放弃那石州之地?”

    “你觉得我大夏就算是不主动放弃,就单单凭着那孤悬于外,与我大夏四面隔绝的石州一地,能够有什么作为?”颇超信德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朝着骨勒光反问道。

    骨勒光沉吟半晌,亦只能无可奈何地轻叹了一口气。“如今,北面的夏州和左厢神勇军司已然尽数落入了辽国之手,以辽人之贪婪无度的性格,若是石州有事,怕是咱们大夏又不知道会付出多少代价。”

    “更何况,石州如今已是孤立无援之地,若是留下的兵马少了,宋庭随便寻个借口,将那石州拿下,我大夏又能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