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56章 他是想要致老夫于死地不成?(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56章

    只是,令萧兀纳没有想料到的是,又在这夏州足足等了两天的时间,大辽天子耶律洪基的圣旨,这才姗姗迟来。

    满怀着期望拜倒接旨的萧兀纳听罢了大辽天子的旨意后,直接脸就黑了,圣旨通篇就没有提及自己之前所提及的计划,只是夸奖了自己一番,又对自己之前的功绩进行了一番勉励,然后就是希望自己早日赶回上京早日回到工作岗位上去。

    “韩大人,陛下除了让你过来宣旨之外,就没有其他任何的交待不成?”接下了旨意之后,萧兀纳顾不上失态,拉住了宣旨官来到了一个僻静处追问道。

    “老大人,陛下的确是有一道口谕给您,卿对大辽忠心耿耿,朕很欣慰,然我大辽如今已负西夏太多,不能太过得寸近尺了。”韩大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陛下他是这么说的?”萧兀纳脸色越发地显得难看,可是犹未死心的追问道。韩大人轻叹息了一声,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陛下这么做,简直,简直……唉!”萧兀纳愤愤地连连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韩大人朝着萧兀纳一礼,这又才去向耶律达顿去传达陛下的其他旨意。

    是夜,等不死心的萧兀纳找到了耶律达顿之时,耶律达顿只能无可奈何地摊开了双手。“非是下官不想帮老大人您,可是陛下有旨,我大辽与西夏乃是翁婿之国,当不可轻启边衅,下官若是有违,那可就是抗旨不遵。”

    四处碰壁之下,萧兀纳终于死了这条心,于当夜便离开了夏州,只是,萧兀纳还特地沿着无定河绕了一段路。

    看着那无定河对岸,那虽然有着星星点点火光的石州城,最终,徒留一声长叹,勒马而走,不再回头。

    #####

    “不出大人之所料,宋人果然惦记上石州了……”石州城内,一名武将看罢那来自洪州的颇超信德派人传递来的书信后,不禁面泛苦涩地道。

    “大人,难道石州真的就没办法守了吗?”

    “能怎么守?咱们如今的军粮都最多只能支撑一个月,而现在,无定河上,到底都是宋人的水师,不论我大夏还是辽国都向来不擅水战,咱们步战无敌,可是到了水面上,你怎么跟宋国的水师斗?”

    “只要对方扼守住无定河,就能活生生的把咱们这十多万军民活生生饿死在这石州城中。”

    仁多宗保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喝止道。

    “够了,今日让诸位前来,不是为了让你们来争论这石州该不该守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必要再讨论了,本帅是希望你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边,安抚好石州的军民,等时机一到,我也方好撤出石州,转往兴庆府进发。”

    “大人,咱们,真的就没有半点办法可想了吗?若是连石州也失去,那我大夏在这河东之地,可就再无立锥之地了。”

    “本帅何尝不知,只是事已至此,再多言也是无用,毕竟单单凭着石州一地的兵马,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之下,你们觉得还能够收复已经陷落的龙州与银州不成?”

    “更何况,龙州与银州已经成为了宋人的战利品,无定河南岸,唯剩这石州一地尚在我大夏之手,你觉得宋人会愚蠢到卧榻之侧,任人酣睡不成?”

    “……是的陛下,所以老臣觉得,中书令大人的提议是目前而言,最为妥当的方案,石州,就是我大夏目前手中最能拿得出手的一张筹码,至于其他的条件,其实都有商榷的余地,唯有石州……”

    “石州不入宋人之手,宋人是不会与我大夏达成议和的。”

    听着嵬名阿吴的分析,李乾顺那张枯槁的面容上,完全没有一丝表情,只有那时不时闪烁的目光,似乎才能够给这位西夏国主带来一丝生气。

    “……陛下,陛下!老臣以为,若是我大夏想要平息宋庭的怒火,唯有献出石州这一条路可走。”看到这位明显已经魂游天外的陛下,嵬史阿吴也很无奈,但是,这些东西都需要他这位大夏国的最高决策者来拿主意。

    “献出石州,就真的能够保住我大夏西部的江山吗?”渐渐回过了魂来的李乾顺目光终于落到了嵬名阿吴的身上。

    “陛下,老臣觉得,唯有如此,才能够让现如今獠牙毕露的宋国止息兵戈。让我大夏赢得喘息之机,重要的是,石州孤悬于外,就算是我们不答应,以如今宋庭之实力,仍旧可以用武力拿下。”

    “倒不如把石州当成一张和谈的底牌,还请陛下恩准。”嵬名阿吴深深地拜伏于地答道。

    “既然你与仁多卿都觉得可行,那便这么办吧,朕累了……”李乾顺有些麻木地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

    嵬名阿吴缓缓地步出了大殿,而李乾顺仍旧坐在殿中,犹如泥雕木胎一般,深藏在灯影之中。

    嵬名阿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昂起了头,看向那晴朗的夜空,璀璨的星空依旧那样的明媚,只是,大夏的百姓们,又还能够有多少平安的时间来享受这样美好的夜色。

    “饮鸠止渴罢了,可是,这杯鸠酒不饮,大夏,怕是这会子就得倒下,能够多坚持一段时间,说不定还能够有起复的机会……”嵬名阿吴喃喃地自语道。

    #####

    正在住所里安心的以养病之名保持低调的朱光庭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这才刚刚休息了不过两三天的光景,王洋那货居然又来主动的招惹自己来了。

    “王巫山让西夏副使骨勒光搜集贿赂老夫的证据?!……”朱光庭感觉自己差点心脏停跳,满脸懵逼地看着那站在跟前的心腹随从。

    “不错,听闻,这是他所提出来的谈判的条件……这是小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听到的,而且已经找了好几个人确定过,应该不会有错。”随从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跟前的朱大老爷。

    “王洋王巫山他这是想要干嘛?他是想要致老夫于死地不成?!”朱光庭的眼角一阵抽搐,狠狠地一巴掌拍击在案几之上,厉声喝道。

    “老爷息怒,他王巫山再得陛下的恩宠,此事,也就是无伤大雅之事,他怎么也伤不到老爷您的根本,更何况,朝中诸位大人,都与老爷您同气联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