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57章 一群冒昧到访的宋国大佬们(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57章

    “你知道什么?”朱光庭的目光里边,满是焦燥与惊惧之色。“他王洋做事不着调,但是,算计陷害人却是一把好手,虽然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被动的应对,可是一旦他主动出击,就代表着他有了十足的把握……”

    “莫要忘记了,当初的赵挺之是怎么倒下来。还有那盐州走私商人案,倒下了多少的官员?”朱光庭开始焦燥地在室内疾走起来,他实在是没有想到,王洋居然会做得如此明目张胆。

    重要的是,自己之前之所以觉得收下西夏使节的礼物,并不是什么大事情,自然也就向那西夏使节空口白牙的许诺了不少的事情。

    可是现如今,谈判的主角换成了王洋王巫山,这家伙真要有心,想要搜寻关于自己的弱点,哪怕是搞不死自己,就以那个混帐的本事,绝对能把自己给糊一身的狗屎,让自己臭名远扬。

    “那,那这可如何是好?”那位忠心耿耿的随从也有些麻了爪子,不知所措。

    “你,赶紧去找到那骨勒光,告诉他,他不过是区区西夏的副使,败国之臣,若是想要污蔑于我,只会被我大宋朝庭视之为西夏人在离间我大臣忠良,只要他能够给我死死的闭紧嘴巴子……”

    反复地叮嘱交待,看到这位心腹随从心领神会地离开之后,朱光庭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可是心里边却仍旧七上八下,坐立难安。

    王洋这家伙的手段实在是太神出鬼没,自己得好好的想一想,到底还有哪里有漏洞,可千万不要被他给抓着。

    这个时候,朱光庭是真的开始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雄心勃勃的接下这个差事,接下之后,哪怕是少收一些贿赂,少与那西夏使节交道,说不定就能够少掉不到的事情。

    现在,如果王洋这位深受陛下宠信的臣子多上几次奏折,那么对于自己的仕途也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

    就在那位得到了消息,回府了朱光庭的府邸的随从再一次离开朱光庭的府邸时,不到一柱香的功夫,消息便传入了王洋的耳朵里。

    “是的,那人出了门,看情形,应该是去寻那位西夏副使骨勒光去了……现在咱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去拜访一下那位西夏副使骨勒大人,另外,赶紧去叫上高大人他们,我们在西夏副使住所那里集中,让他们快点。另外,你们设法阻上一阻,让朱光庭的随从晚一些抵达骨勒光的住所。”

    王洋一面快步的朝着住所外走去,一面赶紧吩咐吴七郎他们去分别叫人。总算是赶在了那朱光庭的心腹随从抵达骨勒光的府邸前,一行人悄然地进入了骨勒光的住所。

    颇超信德,骨勒光一脸懵逼地看着以大宋陕西路经略安抚使苏东坡为首,身后边跟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人,王洋、高世则、折可适、宗泽、种师道、种师和弟兄二人等等许多大宋官吏进入了住所。

    “见过上国诸位大人,不知诸位大人连袂到访,莫非是为了和谈一事,只是今日还未到我们之前所约定的期限……”颇超信德硬着头皮迎上前来说道。

    “今日老夫与诸位同仁前来,一来嘛是为了见一见二位来使,这二来嘛……”苏东坡砸了砸嘴打了个哈哈之后,脑袋一扭,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

    如果不是因为这家伙,苏大老爷才不会这么屁颠颠地窜过来呢。不过,正是听闻让大家过来听一听朱光庭与西夏使节勾结,屁股坐歪的罪证,苏东坡这才决定过来一趟。

    毕竟前段时间,朱光庭的举动可真是把苏东坡给恶心得够呛,能够找机会收拾朱光庭那家伙,苏大老爷自然是十分的乐意。

    王洋上前两步,扯着那骨勒光走到了一旁,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拍了拍骨勒光那削廋的肩膀,语重心长地交待道。

    “其实我们这一趟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一会朱光庭的心腹随从来与骨勒光大人您密谈之事,还请骨勒光大人您尽量配合,最好嘛,让我等能够听到一些干货。”

    “若是能够让我们大伙满意,让王某满意,心情一好,那么谈起条件的时候,也能够……嗯,你懂的。”

    “那石州……”骨勒光不禁两眼一亮。

    “这一条,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不过另外两条,倒可以商议一二……”王洋这边话还没说过。

    就有西夏使节团的成员赶过来禀报,说是大宋正使朱光庭派来了一位心腹,有紧要事情要面见骨勒光大人。

    到得这个时候,旁边一直支愣着耳朵偷听的颇超信德不再犹豫。“王大人,这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希望王大人您能够守诺。”

    “放心吧,你们痛快,王某人办事也会很痛快。”王洋笑眯眯地承诺道。

    “好,骨勒大人,劳烦你到书房会客,诸位请随我来……”颇超信德很是痛快地行动了起来。

    很快,几位重要的大宋官员们,都已然来到了与书房只有一墙之隔的隔壁肩膀,所有人都已然安静地坐下,没有让他们等待多久,便听到了清晰的脚步声传来。

    “朱有忠奉我家老爷之命,见过骨勒光大人……”

    “嗯,不必多礼,坐下吧,不知朱正使让你来寻本官,所为何事?”宦海沉浮数十载的老司机骨勒光面容如常,笑眯眯地示意朱有忠坐下之后,开口问道。

    #####

    而他们的一问一答,都无比清晰地传到了只有一面薄墙之隔的隔壁房间之中。

    “骨勒光大人,听闻那王洋王大人在与你们西夏谈判之时,提出了好几个条件,而其中一条,乃是与我家老爷有家,不知可有此事?”

    “……这,这不知是朱大人从哪里听来的传闻?”

    “骨勒大人,您觉得,我家老爷这样的身份,如果连这点消息都打听不到,可能吗?”朱有忠的语气显得有些不太客气地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骨勒光有些不悦的反问道。

    “骨勒大人,其实朱某奉我家老爷来此,并非是为了追究此事而来,只是觉得,骨勒大人您也是久于宦海的老人,想必也很清楚,两国和谈,有不少事情,都是很正常的……”

    王洋等人安静地听着两人在隔壁的书房扯皮,努力地捕捉着二人言语之间所泄露的丝丝信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