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58章 朱光庭有你这样的忠心耿耿的心腹(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58章

    一开始,只是浮于表面,可是随着骨勒光那位老司机的刻意诱导之下,越发显得不耐的朱有忠终于暴露出了许多的信息。

    例如,朱光庭在与骨勒光私下商谈之时,先是对于战俘一事进行了推诿,不过在得到了骨勒光许诺,愿意大量的出售便宜的皮革给朱光庭所控制的商家之后,朱光庭同意将会把释放两万战俘,放到两国和谈协议之中。

    单单只是这一条,苏东坡和一干在场的大宋官员的脸直接就黑成了锅底的颜色。

    更别提还有朱光庭多次要求苏东坡停止巡视无定河,任由西夏人转运粮草辎重之事。

    “骨勒光大人,我大老爷希望你最好不要执迷不悟,莫要忘记了,我家老爷乃是大宋的重臣,且在朝中,诸多重臣皆与我家老爷同气联枝。”

    “若是你一旦听信了王洋那小子的谎言,真要是说错了什么话,就算是我家老爷清高孤傲,不与你一般见识,但是朝中诸位重臣,定然也会弹劾你一个小小的西夏副使,想要离间陷害我大宋的忠良……”

    “到了那个时候,你觉得以你们西夏弹丸小国,战败之臣属,敢不将你交出来,交给我大宋惩治不成?”

    “到了那时候,我大宋天子,必然会为了安抚像我家老爷这样对大宋忠心耿耿的忠良之臣,拿你开刀!……”

    朱有忠杀气腾腾地阴沉着脸正在威胁着骨勒光的当口,书房的大门陡然被一把推来,一位须发皆长的老者大步而入。

    “好一位忠心耿耿的忠良之臣,苏某活了这么大的年纪,见过脸皮厚的,可真没见过如此自吹自擂的厚脸皮。还忠心耿耿,我呸!”

    “苏,苏,苏……”刚刚还口若悬河的朱有忠让突然现在在门口的苏东坡直接给吓成了结巴。

    “苏学士,苏相爷,你怎么称呼都可以,想不到朱光庭手底下居然会有你这样忠心耿耿,为主分忧的心腹属下,实在是令王某感慨啊……”然后,另外一个在朱有忠的眼里犹如恶魔化身的身影也出现了。

    “王,王,王……”朱有忠的眼珠子越瞪越圆,看到陆陆续续出现在了这里的一干大宋官员之后,朱有忠直接身子一软,瘫倒在地板上。

    完了,此刻他的心里边只有一个念头,或者应该说是暴露了,许许多多不可让人知晓的话,怕是十有八九已经都让他们听了去了……

    “很好,老夫会将你与这位西夏使节之间的对答,一字不漏的尽数上奏朝庭,让陛下,让满朝文武,都好好的看一看你家老爷和你这位忠仆对于我大宋是如何的忠心耿耿……”

    #####

    朱有忠失魂落魄地回到了朱光庭所在的府邸,只是他这才进入府中不足盏茶的功夫,里边就连滚带爬的窜出来了好几名随众去请医者。

    到得黄昏时份,王洋等人终于收到了消息,这位年富力强,身体一向健康的朱大人病倒了,哦不对,是吐了口血之后便昏迷了……

    不过,这并不能够让这些陕西路的诸位官吏对他生起半点的怜悯之心,就在这一天,至少有十封由陕西路各位官员的弹劾奏折都正朝着京师汴梁而去。

    而终于解决了一件心头大患的王洋终于念头通达,神清气爽了,是的早就瞅着朱光庭那老货不顺眼,但是好歹也都是同殿为臣,王大老爷一直都还算是留有余地。

    可是,当赶到了洪州之后,得知了朱光庭的所作所为后,在王洋的眼中,朱光庭已然不能称之为同僚,这种为了物质,直接把屁股歪到了敌方的举动,简直就是汉奸这个称谓才能够班配。

    王洋既谈判,又把朱光庭那老货给拉下马来,简直就是搂草打兔子,两不耽搁。解决了心腹之患后。

    兴庆府的意志也已经传递到了颇超信德与那骨勒光的手中,都已经握有了底线的情况下,谈判总算是不再显得艰难。

    东京汴梁,早朝朝会上,气氛显得无比的低沉,大宋天子赵煦的脸色黑得就像是那烧了三年的黑铁锅底。

    而早朝会草草地便了结了,然后,几位真正的重量级大佬们都被留了下来,然后一份份来自于陕西边路诸多官员的弹劾奏折此刻就正在这些朝庭重臣们的手中传递着。

    其中,这下子,旧党占到绝大多数的重量级大佬们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二个的表情简直就跟吡了汪似的。

    奏折的内容并不复杂,甚至还经常重复,但是不要忘记了,这些奏折却代表着陕西边路几乎所有重量级官员的观点与看法。

    一位朝庭使臣,被那么多的边塞文武如此言辞激烈的弹劾,绝对是大宋立国以来有史第一次。

    可偏偏,这些与朱光庭相熟的朝庭重臣,就算是想要替他辩解,此刻也憋不出个屁来,主要还是实锤太多。

    “诸位卿家,不知尔等对于这些奏折的内容,有什么看法?都说一说,这可是事关我大宋朝庭重臣的大事,朕,失在是太失望,之所以没有在朝会在公布出来,那是因为朕需要听一听诸位卿家的看法。”

    “陛下,臣以为,朱大人在与西夏使节谈判之时,言行举止,实在是有欠妥当……”其中一位大臣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小声地说道。

    “这样的行为,在胡卿你的眼里,只是有欠妥当?”赵煦不禁笑了起来,只是笑声里边充满了嘲讽。

    “那你说说看,若是朕没有委任副使重新主持和谈之事,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这,陛下,既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微臣实在不好揣测。”胡大人擦了把额头的冷汗小心翼翼地道。

    “也罢,既然胡卿连这点联想能力也没有的话,那朕就来帮你一个忙……”赵煦冷冷一笑说道。

    “陛下,老臣觉得,朱光庭此举,实在是有背人臣之道。”不等赵煦去联想,那边,刘挚赶紧越众而出,大声地道。

    “哦?看来刘卿家还没有像这位胡卿一般糊涂,想把朕当成傻子一样给忽悠了。”赵煦的脸色仍旧阴沉但是,语气终于稍显松驰。

    “陛下……”只这一句话,胡大人的脸色大赶紧赶紧拜伏于地,只是此刻,赵煦连眼角也懒得再扫他一眼。

    而这位胡大人的心里边瓦凉瓦凉的,这一刻,看着那些刻意回避着自己渴望得到帮助目光的同僚们,一种被集体抛弃的绝望感充溢在心头。

    怕是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不会比那犯下大错的朱光庭好到哪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