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65章 立下了大功却郁郁寡欢的朱光庭(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65章

    天子赵煦与高滔滔商议半晌,都觉得苏东坡回京之师若是再居于人下,实为不妥当,但是,刘挚为相数载,亦是劳苦功高,总不能因为要接纳苏东坡,而把刘挚扒拉下去。

    这样一来,亦会伤了朝中群臣的忠心。怎么办,这是一个十分艰巨的问题,摆在了这对祖孙跟前。

    “要不,孙儿寻那刘挚来好好谈一谈?”赵煦考虑了半天之后,想要自己亲自出面。

    “不妥当,官家你这么做,若是一传扬出去,很容易发生纷争,亦会对官家的声威有损……”高滔滔不待赵煦说下去便径直否决了他的这个想法。

    “刘卿家应该不会如此吧?”赵煦有些不太确定地反驳道。

    “官家,你可不要忘记了,那朱光庭与刘挚乃是挚交好友,朱光庭之事,若是在朝堂诸位的眼中,想来觉得不过寻常尔尔。

    但是,为了安抚陕西路诸文武,着其致仕,这已经在朝堂与陕西路诸文武之间造成了一道裂隙,若是官家你再为了此事与那刘挚交道的话……”

    高滔滔说到了这里,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是意思已然十分的明白,赵煦也不得不点头承认高滔滔所言深谋远虑。

    “罢了,那就且先走一步看一步吧,苏学士已经上奏,如今大战刚刚结束,诸事未定,而且新占数州之地刚历大战,正是需要加紧政务之机,所以希望能够暂缓回京。这倒也给孙儿有了思考办法的时间。”

    “嗯,如此甚好。”太皇太后高滔滔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事情都不需要太过急迫,一定要徐徐图之方好。

    就在秋末落叶纷纷,寒风渐渐陡峭之际,一身风霜的朱光庭终于回到了大宋的东京汴梁。

    得知老友成功的完成了任务还京,一干旧党大佬们纷纷赶往朱府,为这位同僚接风。

    只是,推杯换盏之间,诸人都觉得朱光庭显得那样的郁郁寡欢。

    “光庭兄,明明立下了涛天大功而还,为何您却这副模样,倒像是没能成功与西夏签订和约一般?”

    “哪里,只是这一趟赶往西北边陲之地,来回奔波劳碌,可是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折腾得够呛。”朱光庭无奈地强颜欢笑解释道。

    “这倒也是,是我等太过心急了,朱大人这才刚刚入京,我等就迫不及待赶来叨扰,难怪朱大人脸色不好看……”

    一干人等语气轻松地谈笑不已,气氛再一次恢复热烈。而与朱光庭对岸而坐的刘挚却看出了端倪。

    “光庭,莫非还在为那陕西路之事烦忧?你放心吧,陛下想必也就是在火头之上,而那些陕西路诸文武弹劾的奏折就跟雪片似的,不由陛下不恼羞成怒。”

    “而且此番,毕竟如今乃是我大宋大胜,而你有些行止,着实有些不太妥当。”刘挚与朱光庭相识相交数十载,自然很清楚朱光庭是什么样的人。

    而且以二人的交情,说起话来自然也就不需要那么的虚伪与客套。

    “此事,某也知道,唉,但是陛下的反应,却实在是太让老夫失望了。”

    听得此言,刘挚不禁一愣。“光庭你此言何意?”

    朱光庭扫了一眼跟前喝酒吃肉的诸位旧党大佬,可是一想到那位前来传旨的宦官的叮嘱,一想到那位日渐成熟杀伐果决的天子锐利如刀的目光,不禁心头一寒。

    这位大宋天子,既不是仁宗皇帝,也不是英宗皇帝,其人意志之坚,绝对不逊于当年的神宗,甚至犹有过之。

    若是自己一旦违背其愿意,将此消息大肆的张扬出去,怕是日后的下场,要比那自请致仕还要凄惨。

    “有些事情,实在是不方便说与旁人知晓。”不过,刘挚这位执掌大宋朝堂数载的老友,却是极为可靠之人,而且口风之紧,跟他吐吐槽倒也无妨。

    刘挚听得此言后,便心领神会的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而是继续与一众旧党大佬们喝酒吃肉,谈笑不已。

    待到曲终人散,诸多官员一一辞之后,刘挚并没有离开,而是留了下来。二人相携来到了朱光庭的书房。

    这个时候,朱光庭这才把实话给说了出来,听得朱光庭接到了陛下的密旨,勒令其回京结束使节工作之后,最好主动致仕。

    不然,大宋天子赵煦会严令彻查朱光庭在陕西路期间,大量收受西夏使节骨勒光的十数万贯贿赂,与那西夏使节暗中私订口头盟约,愿意替西夏人解除石州之围,

    并且还向西夏使节骨勒光保证,将会把释放西夏战俘也纳入到两国和谈协议之中。

    听到了这里,刘挚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朱光庭的目光也变了。“光庭,你,你怎么能够答应这些条件?!”

    “这都不过是权益之计罢了,也还是怪某被财物迷花了眼睛,心想着,悄悄的答应下来,但是等到了和谈之时,再想办法把这些条件交由朝堂裁断。

    只要陛下不点头,这些条件自然作废,如此,朱某也能够轻易的把自己摘出来。”

    “可谁想料,那王洋王巫山如此卑鄙,居然靠着陛下的宠信,生生从老夫手中夺走了谈判之权,结果……”说到了这,朱光庭咬牙切齿地一巴掌拍在了大腿上。

    “结果老夫对那西夏使节委与虚蛇之言,却被他知晓,这才导致了陛下雷霆震怒,唉……说来说去,王洋那个混帐,还真是老夫的命中克星。”

    “唉……老夫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此事若真是一旦传扬开来,不但是你自己要名声扫地,而且,那些如今已然将手伸入到了朝堂的新党,必然会抓着这个把柄,对我们大加攻讦。”

    “到了那个时候,咱们那位貌似公允,实则内心自有自己一把算盘的陛下,又不知道会弄出什么事情来,至少,我旧党必因此事而大受牵扯。

    到了那个时候,别说主掌朝堂的话语权了,怕是连诸多紧要的位置,都将会沦落到新党之手。光庭啊光庭,你实在是太大意了。”刘挚忍不住拍了拍桌子痛心疾道地怒道。

    此刻他的内心里边一片愤忿,气得直想骂娘。如果不是看到跟前这位老友与自己几十年情谊的份上,真想一大耳括子抽过去再吐上几口唾沫星子以解解心中之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