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69章 开启了正常致仕程序的君臣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69章

    同时也在心里边为这个能言善辩的老司机暗暗伸了个大拇指点赞。有了他这样一番精彩绝伦的表演,那么,想必天子心中的怒意必然会有所缓和。

    不仅仅替他自己又重新挣来了一些好感的同时,也让陛下不会因此他之缘故而把心中的怨怒再继续撒向继续留在朝堂之中的旧党集团。

    只是,此刻有不少的旧党大佬们纷纷露出了震惊的表情面面相窥,这是什么鬼?为什么意气风发的朱大佬居然会在这个时候主动要求致仕。

    “朱大人,您这是做什么,您乃是朝庭柱石之臣,如今新立大功,怎可如此弃官而去……”

    “就是就是,还请陛下三思,想必是朱大人这些日子身心疲惫,一时糊涂,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干旧党大佬们纷纷上窜下跳,力图要为那朱光庭说话。这个时候,新党那边的官员自然也就不甘寂寞的跳了出来连声赞好。

    赞扬朱光庭这位旧党大佬的致仕举动是表率,很应该提倡,既然你又老又糊涂,就该早早退下,把位置让给那些年富力强,吃苦能力的忠心臣子。

    这边的旧党心里边如此吡了汪一般,哎哟,我们的大佬致仕与否,关你们新党半个铜板的关系吗?有本事别在这叨逼。

    新党自然不甘示弱,老子也是爱朝庭爱大宋的忠臣,他既然是大宋官员,我们说明怎么了,就叨逼你能怎么的?

    双方各抒已见,火药味越发的浓郁,这个时候,刘挚这位大宋首相终于按捺不住,厉声喝道。“诸位臣工,你们也不好好的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们如此吵吵嚷嚷成何体统,这里不是市井巷里,这里是天子御前。还不肃静!”

    随着这位权高位重的老司机的怒吼之后,还有那位御案后边一直沉着脸不说话的天子,那些逐渐恢复了理智的臣工们不得不拜倒阶下,向天子赵煦请罪,这才各回列班站定。

    “陛下,朱大人所奏陕西路诸事,老臣也深感认同,陕西路诸多文武之功勋,朝庭当认真查验述功,不使诸位将士官员寒心……”

    “至于朱光庭朱大人请求陛下恩准其告老致仕一事嘛,臣以为当从长计议。不知陛下以为如何?”刘挚侃侃而言。

    他既作为旧党魁首,对于陕西路诸文武的功勋表达了旧党的认同和赞许,同时,又对于朱光庭之事,既不表示赞同,也不表示反对,只是认为应该谨慎。

    不愧是久为大宋首辅的老司机,这一手连消带打玩得实在漂亮,不论是旧党无话可说,就算是新党也只能翻着白眼满脸无奈。

    赵煦阴沉着脸,手指头轻轻地敲打在御案上,不发一言,倒是已经把话说出口了的朱光庭心思灵巧,明白赵煦的用意。

    当即再次开口道。“陛下,老臣去意已决,还请陛下不用挽留,就算是陛下不下诏,臣也会继续上奏,陛下,直到陛下恩准老臣告老……”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知情识趣了,赵煦砸了砸嘴,自然很清楚朱光庭这些话不仅仅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满朝文武听的。

    意思就是老朱我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再继续留在朝中了,就算是天子现在不恩准,我也不会再继续干下去。

    “朱卿……罢了,你刚刚从陕西路返回汴梁,一路舟车劳顿,实在辛苦,你且先回府去好好的休养几日,若是有陈情,可直奏朕的御前……朕,不会妄负有功的臣子。”

    手段已经是越来越老练的赵煦这话看似安抚朱光庭这位老司机,但其实真实意思,亦明确的传达给了朱光庭。

    你就先在府中好好的休息,继续上致仕折子,等把这场戏演完,朕会让你风风光光的致仕,你就算是想要动歪脑筋,呵呵,你丫都会停职在家了,动动试试?

    #####

    一场热热闹闹的朝会结束之后,赵煦总算是能够长出了一口大气,还好,朱光庭那老货没闹出什么妖蛾子。

    重要的是,那老小子的刻意示好,还有之后刘挚的那番话,虽然不能够让赵煦对于旧党的态度有所改观,但至少赵煦也明白,自己肯定不会把怒火迁怒到整个旧党集团上去。

    如今的大宋朝局,是暂时不能够掀起大的动荡的,至少赵煦很明白,每逢朝堂起了大动荡,真正获利的,并非是朝庭和忠臣良将,而是那些见缝插针的小人。

    想一想当年,那师从于王安石先生的吕惠卿,在王安石得势之时,鞍前马后,仿佛他是最忠心诚孝的好弟子。

    可是当安石先生退下来,将重望寄于其身之后,吕惠卿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百般打压安石先生,那副丑陋的嘴脸,实在是让人生厌。

    之前,同样在陕西路的吕惠卿多次上书希望能够将其安排到更邻近边塞的地区为国效命,但是,这些奏折多是被旧党大佬们按下。

    哪怕是还有一些传到了赵煦的御案上,知其为人秉性的赵煦,同样也毫不理会。这样忘恩负义之人,若重用之,那自己可就越的是太愚蠢了。

    所以,赵煦虽然愤恨于朱光庭在陕西边路的诸多行为,但是,为了朝政大局,决定低调处理此事。

    而且也幸好,那些密折,皆是经苏东坡之后,然后径直递入大内,中间无人知晓,而且苏学士等一干陕西路官员也似乎深觉此事丢脸,未与旁人言及。

    这也算是替朝庭保留了颜面,毕竟,若是此事传扬出去,威望受损的不仅仅是朱光庭和旧党集团,更会连带自己这位委任朱光庭的大宋天子也会颜面受损。

    这个后果,就算是赵煦,也不想去承受,所以哪怕是对朱光庭恨之入骨,也要压抑自己的情绪,而使用一种更加温和的举动来了结此事。

    赶到了皇后处,先是探望了那双正在午睡的儿女,这才拉着心爱的皇后孟氏,聊及了今日朝堂上的经过。

    “恭喜陛下,至少那朱大臣这个时候总算是番然悔悟,能够让此事按照陛下您的意愿而行。

    如此一来,的确是少了许多的是是非非,亦避免了朝中生乱,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消息,为何陛下您却还愁眉不展呢?”

    “此事,还得再拖上几日,毕竟按着惯例,臣子请辞,天子不可当场恩准,需要如此来回三次方可,若是这中间生出什么变故的话……”赵煦有些无可奈何地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