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71章 母后母妃,您二位没说孩儿的坏话吧?(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71章

    向太后满脸皆是怨毒的愤恨之意,双手紧握成拳,指甲都已经掐进了指背,却犹自未觉一般。

    “别人的,哀家不稀罕,但是是哀家的,谁也休息从哀家这里拿走!”

    向太后那凄厉的低吼声,在庆寿宫内回荡不已,一干宦官宫女胆寒若栗,连口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好在,身边的总管太监看到向太后发泄了怒火,这才小心翼翼地靠到了近前。“娘娘,现如今,可不是发火的时候,您才是太后,您得拿个主意才是,总不能,让宁寿宫的那位占了便宜才是……”

    听到了这话,向太后很快便醒悟了过来,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不错,哀家再怎么生气发火又能如何?哀家是不可能坐以待毙的。”

    “快,给哀家准备车驾,去宁寿宫,既然母后都去了那里,若是哀家不去凑凑热闹,岂不是显得我这个儿媳妇太不热情了……”

    很快,庆寿宫内不由得一阵忙乱,而甚至连衣物都没来得及换的向太后干脆着人拿来了一件厚实温暖的皮裘披在了身上,就这样朝着那宁寿宫匆匆地赶去。

    #####

    脸色焦灼,甚至是带着一丝凶焰的向太后走到了门口,这才刻意地顿了一顿,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波澜,这才一脸温婉模样地步入了房中,朝着太皇太后高滔滔敛身一礼。“臣妾参见母后……”

    而朱德妃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还呆在太皇太后高滔滔的身边,早早避让到了一边的她等向太后向高滔滔行礼之后。

    朱德妃赶紧向向太后一礼。“嫔妾见过太后,嫔妾有失远迎,实在……”

    向太后礼貌而又不失矜持地一笑,转过了头来,朝着高滔滔恭敬地道。“妹妹不必如此,你我姐妹,犯不着如此生份。方才臣妾在后花园散心来着,听闻母后就在这附近,就赶紧过来向母后请安……”

    打量着向太后身上那略显得单薄的穿着,还有那件一看分明就是草草披上的雪白狐裘,人老成精的高滔滔自然也懒得揭穿。

    “向氏你也快过来坐下吧,现如今已然近冬了,这个时候还去花园去闲逛甚子,莫要因为一时兴起,病了身子,那可不好。”

    高滔滔笑着拍了拍身边,见那向太后坐下之后,朱德妃却站在那里,仍旧一副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心中一软,冲那朱德妃招了招手。

    “过来,你可是这间宫殿的主人,哪有我们客人坐着你主人站着的道理,来,坐哀家这里……”

    “嫔妾谢过母后……”朱德妃谢恩之后,这才坐到了另外一侧。只不过,这个时候向太后已然显得十分熟络地跟那太皇太后打开了话题。

    高滔滔却总是能够不动声色的让那朱德妃时不时也加入到话题之中开口,至少不至于让场面过于尴尬。

    只是她越是如此做,就越发地让向太后内心的愤怒越来越炽烈。

    但是,面对着积威甚重的太皇太后高滔滔,向太后还是极力地隐藏了自己的愤怒,轻言曼语地道。

    “对了妹妹,如今孟氏已经诞下了一双儿女,官家也算是儿女双全了,但天家可不是寻常的百姓人家,一儿一女,犹自不足,你该多劝劝陛下,雨露均沾,让咱们这宫里头能多热闹热闹才是……”

    “娘娘说的是,嫔妾若是能够见到官家,一定会转告官家。”朱德妃有些惶恐地答道。

    “什么转告不转告的,母后您看,臣妾也不过这么寻常一说,可是妹妹却这样,实在是让臣妾难做啊……”向太后一脸无奈地看向太皇太后高滔滔苦笑道。

    “呵呵,朱氏,你呀,你可是陛下的生母,你若是希望陛下能够子嗣旺盛,便跟官家说说就是了又不是多大的事情。还需要转告什么……”高滔滔轻轻地拍了拍朱德妃的手背笑道。

    “母后说的是,嫔妾其实也是这样想的,只是官家的性子……”朱德妃看着高滔滔那张温润而慈祥的脸庞,心中一热,鼓起了勇气道。

    “官家的性子如何,哀家和母后也是知晓的,但是官家是晚辈,难道咱们这些做长辈的出于好心,劝上几句,他还能恼了不成?”

    “嗯,向氏说的也有些道理,不过啊,此事依哀家之见,向氏是太后,而朱氏你是官家的生母,都是官家的长辈,谁有心,谁就去叮嘱官家。要是官家敢恼,哀家替你们出面主持公道。”

    “不过这话又得说回来,不论是寻常百姓家,还是咱们天家,都莫要忘记了一句话才好,家和万事兴……”

    急匆匆地从皇后的福宁宫朝着这边宁寿宫赶来的天子早就已经来到了门口,他阻止了那守候在宫门处的宦官想要宣告迎候的举动,而是安静地等待在房门外,将里边三人的对答,听得一清二楚。

    亦能够查觉得到,那位向太向棉里藏针,一直都在针对着自己的亲生母亲朱德妃。而皇祖母则是在中间掺和,努力地维持着平静的局面,至少不让亲母难堪。

    这让天子赵煦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只是,当他再一次听到向太后开口。向太皇太后抱怨,自己给天子送了一名女子,天子非但不领情,还将那名女子撵往太医院,分明不把她这位太后放在眼中之时,赵煦已然是淡定不能了。

    看到天子赵煦示意过来的目光,那位宦官赶紧下意识地扯起了嗓子。“陛下驾到!”

    瞬息之间,向太后那喋喋不休的声音瞬间哑火,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天子会在这个时候到来。

    赵煦等了数息之后,这才现身在门口,带着一脸恭顺地笑容缓步进入到了房中。“给皇祖母请安,给母后、母妃请安……”

    “官家来得正是时候,哀家正跟你母后和你母妃聊起你来着。”高滔滔看到了赵煦那副十分平静的表情,心说这臭小子可是越来越会伪装了。

    只是,你既然等了数息才出现,好歹把脚步声给弄得由远及近才是,这么直接闪身于门前,不等于是告诉在场的诸人,你小子就是在明目张胆的偷听吗?

    “是吗?母后母妃,您二位没有说孩儿的坏话吧?”赵煦笑眯眯地打了个哈哈之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

    这下子,向太后脸上的笑容就开始变得尴尬起来,而朱德妃赶紧摇了摇头。“官家休得胡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