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72章 懂进退识大体,方能泰然处之(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72章

    “你这小子,见到了长辈,不老老实实的,居然还想要兴师问罪不成?”高滔滔哈哈一笑,故意板起了脸嗔道。

    “嘿嘿,孙儿哪里敢,只是跟您还有母妃和母后开个玩笑罢了……对了母后,说起来,有件事情,孩儿一直都忘记了跟您说。”

    “什么事情,你且说来听听。”向太后的表情渐渐地恢复了正常,露出了一个温婉大气的笑容,朝着赵煦询问道。

    “之前,母后您赐下了一位宁氏,说是让她留下,多多照拂皇后,后来朕询问了她,她只懂得琴棋书画歌舞之技,却未通医理药理。”

    “当时孩儿便想着,孟氏身边需要的是一位明药理,查医理之人,如此方好照料于还有那未出世的孩儿。所以,就请太医院的王医正教其医理之道。”

    “希望她未来,能够成为我大宋的又一良医,待她学成之后,宫中不论是孟氏,又或者是皇祖母,又或者是母妃与母后若有微恙,找这位女医官寻医问药,想必要比寻那些男太医会更加的方便……”

    “此乃孩儿擅作主张之举,还请母后勿怪才是……”侃侃而言说了半天之后,赵煦朝着向太后一礼,很是一本正经地道。

    这下子,向太后呆在当场,半晌作声不得,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红来又一阵白的。

    高滔滔气的,忍不住瞪了一眼刻意这么说的赵煦,然后清了清嗓子,赶紧和起了稀泥。

    “陛下还真是够孝顺的,能够有这样的心思,实在是让哀家老怀大慰啊,这倒也是一个良法,宫内可是不少女子,而太医院又多为男子,这着实让不少女子在求医问药之时,有不少的不便。”

    “若是能够让女性学医,有了女子医官,那么,咱们大宋的妇孺,可算是有了福气喽……”

    “不错,还是母后深谋远虑,看来是臣妾短视了……”向太后扯了扯嘴角,显得很是牵强地笑了笑。

    又略坐了一会之后,高滔滔自然不愿见这种尴聊的气氛继续下去,站起了身来告辞,而那向太后自然以要送太皇太后回春秋宫而由,二人相携着离开了宁寿宫。

    等到二人离开之后,朱德妃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而旁边的天子则一脸关切地搀扶住了朱德妃。“母亲您没事吧?”

    朱德妃摇了摇头,转过了头来,看着这位亲儿子,有些无可奈何地道。“我没事,你,你方才那么做,是会惹出乱子的,幸好太皇太后从中斡旋。”

    “能出什么乱子,孩儿没有直接跟她翻脸,已经很对得起方才她说的那些话了。”赵煦扬了扬英挺的剑眉,不屑地道。

    “你,你刚才都听到了?”朱德妃不禁愕然地道。

    “其实在太后刚刚进入宁寿宫的时候,孩儿就看到了,只是孩儿是悄悄的来的,就站在门口,听了一出好戏来着,呵呵……”

    搀扶着朱德妃回到了屋内,赵煦这才把实情给道了出来。“看来,太后娘娘,怕是已经耐不住性子了……”

    “官家,你这话什么意思?”朱德妃显得有些紧张地道。

    “没什么,母亲不必担忧,有朕在,这天下,还真有什么能够难得住咱们娘俩的。”赵煦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道。

    “母后若是没什么事,不若移驾到我那边去如何?您的孙子和孙女,可是想您这位奶奶了。”

    朱德妃本欲婉拒,可是,她内心也着实渴望能够多看几眼孙子孙女,终被天子赵煦说动,一同前往福宁宫。

    而此刻,向太后一直将那太皇太后高滔滔送到了春秋宫。搀着高滔滔步入了温暖如春的房中,高滔滔由着向太后将自己身上的外披交给了宦官,走到了那隐隐发红的铜炉边坐下。

    “向氏,你也过来坐下吧,来人,赶紧准备好热茶……”招呼着向太后坐到了自己的身边后,待人上了茶水糕点,在高滔滔的示意之下。

    徐得功心领神会地将房中的诸多宫女宦官尽数驱逐出门,然后他亲自站在了门口,以防闲杂人等靠近。

    这个时候,抿了一口热茶,感受着暖意,由喉咙渐滑入腹的高滔滔这才吐了一口浊气,朝着向太后似笑非笑地道。“向氏,今日你的表现,可不像哀家所认识的那位太后娘娘……”

    看着高滔滔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打量着自己,向太后心中犯虚,赶紧屈膝拜倒在地。“母后,臣妾……”

    “起来,既是一家子人,这样跪拜,哪还能好好说话。”高滔滔伸出了手,将她轻挽住。

    “陛下乃是朱氏所诞,与朱氏亲近一些也是应该的,何况朱氏这些年来,一只小心谨慎,从无逾礼之举,老身去看慰一二,也是应该的。”

    看到向氏张口意欲辩解,高滔滔抬了抬手,继续自顾自地道。“过去,哀家之所以一直不同意陛下想要请晋朱氏为太后的要求,那是因为陛下年纪尚幼,行事过于冲动莽撞。”

    “可是现如今,陛下,已经不再是那个事事都要由着旁人来替他做主的少年人了,懂吗?”高滔滔的目光落在了向氏的身上。

    向氏垂下了头,但是并没开口应声,对于她这种用沉默来表示抗议的方式,高滔滔不以为意。

    “知道哀家与陛下的关系何以得到好转吗?就是因为,哀家已经明白,官家是大人了,必须要给予足够的尊重。不仅仅是尊重于他的身份,更要尊重于他的作为……”

    “难道陛下行差踏错,臣妾也不能有所表示吗?”向太后抬起了头来,定定地看着高滔滔,鼓起了勇气道。

    “若是陛下有错,我们自然要站出来提点,可是,对错与黑白,真的就那么分明吗?”高滔滔满含深意的目光落在了向太后的脸上,悠然地问道。

    向太后一愣,张开了口,却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太皇太后高滔滔的这句反问。

    “哀家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让你明白一个道理,懂进退,识大体,方能泰然处之,陛下正如朝阳,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有些话,其实不需要哀家说,你也清楚,唉……”

    看着向太后的表情,高滔滔突然觉得一阵心塞,颓然地缓缓摇了摇头。“哀家有些累了,你也回去吧。

    得功,把哀家的那披血狐裘拿来,给太后披上吧,这是当年,神宗皇帝给哀家的礼物,哀家多年不用那么艳的东西了,正好留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