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73章 国子监祭酒之位不能让给新党(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73章

    “多谢母后,臣妾一定会好生珍藏。”有些惊喜地从那一脸心疼模样的徐得功递过来的那血狐裘披,向太后赶紧向太皇太后深深地一礼谢道。

    “无妨,哀家只是希望你,你好自为之……”高滔滔说罢,便径直进入了里间,不再出现。

    而向太后小心翼翼地将这出奇珍贵的血狐裘披披在了身上,抚摸着那极为柔软温润的血狐裘披,朝着那徐得功再次道谢之后,这才移步离开春秋宫。

    只是等到她离开了春秋宫时。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淡去,有的,全然是一脸酷烈和怨毒的愤恨。

    “先帝送给你的,你转赠于哀家,那便是哀家的了,你大气,有气度,那是因为没有人跟你相争,先帝是你亲生的,如今官家更是你的亲孙子,你当然向着他。”

    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向那高大巍峨的春秋宫良久,这才登上了车驾离开。

    “向氏是什么反应?”徐得功一直恭敬地将那向太后送到了春秋宫外,这才回转。等他步入房中之时,太皇太后高滔滔已经又再次出现在了铜炉旁边,戴着那副银质边框的眼镜,朝着徐得功看了过来。

    “娘娘,太后娘娘只是询问了奴婢娘娘的身体情况,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她在春秋宫的门外逗留了好一会,这才离开……”徐得功赶紧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尽数道来。

    “她心里边有怨气,这点哀家是知晓的,只是她也不好好的想一想,自己应该用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如今的官家,这才造成了她与官家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官家一直希望,让他的生母也能够晋位皇太后,哀家过去之所以一直拦着,不仅仅是因为她,更是因为,官家那么做,很容易与朝堂诸位臣工再起纷争。”

    “可眼下,我大宋,在官家的引领之下,声威越来越隆,亦让陛下话语权的份量越来越沉,而今,西夏已然支离破碎,那向来轻蔑我大宋赢弱的辽国,也不再敢将我大宋等闲视之。”

    “到了这个时候,若再去当恶人,何益之有,她为何就想不明白呢?”

    “娘娘您乃天下少有的睿智之人,您能够明查秋毫,但是,并不代表其他人就能够与您一般……”徐得功小心翼翼地说道。

    “若不是因为她是先帝的正宫皇后,哀家又何必一次次的开口相劝,只是照此看来,多说无益。”高滔滔悠然地长叹了一声。

    “那哀家就不说了,由她去吧,各个有各个的缘法……”

    #####

    第二天,朱光庭的告老奏折再一次递到了天子御案之上,天子诏示于朝臣,驳之,第三天,朱光庭的告老奏折再一次上奏,天子诏示朝臣,并没有再次驳还。

    但是天子的态度,却已然让旧党诸位重臣脸色难看,亦让那些新党臣工们弹冠相庆,开始对那国子监祭酒之位跃跃欲试。

    “老爷……”朱光庭的管家再一次出现在了书房门外,眼巴巴地看向书房之中,正在苦练着书法的朱光庭,小心翼翼地低声唤道。

    “又有人来了是吧?老夫不是说了吗?不管是谁,老夫一概不见。”朱光庭继续奋笔疾书,头也不抬地道。

    管家眼巴巴地看着朱光庭良久,看到他一副置若枉闻的模样,无可奈何地长叹了一声,转身离开。

    朱光庭这才抬起了头来,听着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亦不由得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继续提笔再次落于纸上。

    等到了下午时分,管家再一次出现时,朱光庭不耐烦的正要开口喝斥之时,却听到了管家说道。“老爷,来的是刘相公,您见还是不见?”

    “刘相,他怎么来了了……”朱光庭不禁一脸愕然,考虑了一番之后,让管家招待刘挚去前厅,而自己赶紧收拾一番之后,便匆匆地赶到了前厅。

    “光庭老弟,这两日怕是很难熬吧?”看到了朱光庭后,刘挚站起了身来,朝着朱光庭笑吟吟地道。

    “这还用说吗,一想到自己即将从一位朝堂三品大员,变成一位无职无业的闲散百姓,这心里边的落差,不可谓不大……”面对着相处多年的老友,朱光庭倒也不避讳。

    “倒是兄台你明明知道小弟我这几日闭门不出,就是想要守个清闲,不愿意让人看到我这模样,为何还要在这个时候登门?”

    对于朱光庭半真半假的指责,刘挚爽朗一笑。“老夫来此,一来是关心老友,所以特地来看看,这二嘛,自然是奉了诸位同僚之托,所以,还是得过来探望一二。”

    “谁让你这几日闭门不出,谁也不见,都托到了老夫身上,老夫能不来上一趟吗?”

    听到了这个解释,朱光庭倒也无可奈何。“那可就有劳刘相你来探望下官了。”

    “哈哈,你啊,这个时候少跟老夫贫嘴,且坐下,老夫有些事情,倒真想着要跟你好好商议商议……”

    #####

    “如今,你既然去意已决,怕是过不了几日,陛下就会恩准你致仕,但是你可有考虑好,你离开了朝堂,何人来接替你的职位?”刘挚正色朝着朱光庭询问道。

    朱光庭微微一愣,沉吟良久之后,这才有些犹豫地道。“要不,让贾大人来接替老夫的职务?”

    “王岩叟如何?”

    “不妥,如今王岩叟乃枢密院直学士,掌枢密院机要之事,不可轻动……”刘挚考虑了一番之后,否决了朱光庭的这个提议。

    之后,不论是刘挚,还是朱光庭自己,都各自提了几个人选,但是最终都被否决,并非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要么有些人的位置原本就十分的重要,让出来之后,那又该找什么样的人去填补,这是很让人头疼的。

    最终,思来想去,这才不禁有些蛋疼地觉得,身边真正可用之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这可如何是好?”朱光庭不禁有些头疼地轻敲了敲脑袋道。“国子监祭酒,这个职位,绝不可在这个时候,落入到新党的手中。”

    “不错,如今新党正跃跃欲试,他们昨日和今日,已经在迫不及待的向陛下展示他们的能力,呵呵,还不就是想着,等你一离开,好把这个位子给占下来吗?”

    “但是,你既然是主动致仕,不管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陛下终究是要询问一下你的意见,由什么人来接替为好,所以现在,咱们最好尽快的拿出一个适合的人选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