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74章 向陛下举荐一位德才皆备之士(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74章

    苦苦思量了半天,仍旧找不到适合的人选,那朱光庭忍不住跺脚怨道。“其实最适合的人选乃是挺之,可惜他也被王巫山那个混帐给牵联……”

    “咦……”听得那朱光庭的报怨,刘挚略一皱眉之后,不禁两眼一亮发出了一声轻咦。

    “怎么,莫非兄台想到了什么良策?”看到刘挚那副模样,朱光庭赶紧询问道。

    “咱们只考虑了旧党之中,与我等相熟之人,却偏偏忘记了,还有一批旧党中人……”刘挚抬起头来,朝着朱光庭说道。

    朱光庭愣了愣,旋及便明白了那刘挚所言,当即那脑袋摇得比泼浪鼓还要快。“不可不可,万万不可,我们好不容易这才把蜀党排挤于外,而今怎么能自食其言再让他们回到权力圈子中来。”

    “这帮子蜀党中人,一个二个自视甚高,跟那个苏东坡一般,遇上不管党派之得益,搞得好像就只有他们才是忧国忧民之士。”朱光庭一脸蛋疼的表情说道。

    “可是眼下咱们身边的人,都在要害之位上,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位置交予新党不成?”刘挚看到朱光庭那副模样,不禁长叹了一声摊开双手反问道。

    这下子,朱光庭不禁又哑口无言,刘挚的话,不无道理,国子监祭酒之位,若是交予新党,那岂不是等于自己亲手拿起一把长刀,递送到了新党的手中吗?

    而那些蜀党中人,虽然只听苏东坡一人之言,但好歹,在相当程度上,仍旧是属于旧党派系。

    只是这帮子人的秉性嘛,实在是让人有些无可奈何。

    “蜀党之中,也并且都是狂妄自大之辈,愚兄这里有个人选,不知贤弟你是否中意?”看到朱光庭那副模样,心知已经说服了对方的刘挚这才抚着长须缓缓言道。

    “谁?”

    “太学学正李格非……”

    “他?!”朱光庭直接就从榻上跳了起来,一脸吡了狗的表情,目瞪口呆地看着刘挚。

    #####

    “愚兄知道你跟那王巫山之间的恩怨,如今你告老,与那王巫山有着极大的关系,可问题是,李格非此人,却是一个极好的人选。”

    “其人,李格非此人忠心耿耿,但是一向谨守持正,乃是少有的君子,向来不以个人之好恶与人争执,另外他还是那王洋王巫山的丈人,若是光庭老弟你向陛下举荐的话,陛下十有八九不会异议,这才是最大的关键。”

    “陛下对王洋王巫山原本就极为宠信,而今,再让那李格非成为国子监祭酒,这……”朱光庭面现愤愤之色,犹自不甘地道。

    “李格非乃是饱学之士,不擅朝堂之争,其醉心治学之道,由他来担当这国子监祭酒一职,很是恰如其份。重要的是,那王洋在那陕西边陲屡立新功,陛下数次意欲对其嘉奖,皆被我等阻挠……”

    “你若举荐李格非,不仅仅是像陛下显示了你的诚意,同时,也更是代表着我旧党向着陛下示好,明白吗?”

    看到刘挚那张严肃的脸,朱光庭不禁颓然地坐倒在榻上,露出了一脸苦涩的笑意。“难道就没有其他的人选了吗?蜀党之中,不是还有好几位不错的官员吗?”

    “有是有,但是他们有些要么就是离中枢太远,要么就是资格与威望不足……”

    朱光庭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既然兄台觉得他李格非乃是最适合的人选,那小弟就向陛下举荐他。也算是朱某离开朝堂,为我旧党一系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有劳贤弟忍辱负重了,你的这份恩义,愚兄定然铭记于心,”刘挚暗松了一口气,赶紧站起了身来,朝着朱光庭深施了一礼,情真意切地道。

    等那得到了自己所要的答案,心满意足的刘挚离开之后,呆坐于房中良久的朱光庭让人取来了酒食,一人自酌自饮,独饮直到天白。

    #####

    又过了数日,天子又收到了两封来自那朱光庭的告老奏折,这才最终宣布,让朱光庭入朝谨见。

    当再一次看到朱光庭时,所有人都不禁面露惊疑之色,这才过去了不过十日光景,这才不到六十岁的朱光庭却像是整整的老了十岁一般,原本夹杂着银丝的鬓角,已然花白。

    “老臣参见陛下……”朱光庭并没有理会朝臣们那惊讶错愕的表情,当先到了御案阶前,深施一礼道。

    “朱卿免礼,朕不是让你在府中好生休养吗?为何今日却越发的显得……”赵煦眉头微微一皱,开口相问道。

    “启奏陛下,臣这些日子闭门不出,本欲安心静养,可惜一直未能收到陛下恩准臣告老的音讯,以致日日辗转反侧……”

    听到这家伙这番话,让不少的文武臣工忍不住在心里边暗骂此人真特么是一个典型的马屁精。

    别人是什么样的心情,自然犯不着由赵煦来操心,但是朱光庭的这一番话,倒是让赵煦颇为满意,且不管是不是真的,至少这番话倒是一个完美的借口。

    “想不到朱老爱卿执意如此,既然卿家去意已决,如此看来,朕就算是强留卿于朝堂之上,怕是卿也无心治事,倒不如放你告好,也好让卿一享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你的告老奏折,朕,准了……”

    “臣,谢陛下隆恩……”听到了朕准你告老这句话,饶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朱光庭仍旧心中泛起了一阵酸楚凄凉,但好在,借着拜倒于地,掩饰住了表情。

    “卿家对我大宋,也算得是劳苦功高,今日既然去意已决,朕自然不能不有所表示,卿可还有什么话,要留给朕的?”赵煦按着过往的套路继续说道。唔……这就是臣子请辞之后,可以提一个要求,只要不过份,一般天子都会同意。

    毕竟这也算是成全君臣之义的一种表现方式。

    伏身于地的朱光庭站起了身来,再次朝着天子赵煦一礼之后答道。“臣因一已之私,而向陛下告老,臣已是惶恐,哪还敢提什么要求,只是,若臣这么撒手离开,怕是会让陛下为了那国子监祭酒之位空悬忧心,故尔,臣欲向陛下举荐一德才皆备之士……”

    这下子,赵煦的脸色不由得一僵,心里边顿时又有万匹草泥马正在迫不及待跃跃欲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