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75章 格非兄莫非你投靠洛党了?(三更之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75章

    那朱光庭却不等脸色发僵的天子开口,便径直说道。“太学学正李格非德才皆备,治学严谨,乃是朝中少有的饱学之士,而且久在太学,太学师生无不敬其品格,遵其教诲……”

    随着朱光庭的侃侃而言,除了那刘挚之外,几乎所有人都一副懵逼的表情,包括那准备继续在这样的朝会上当泥雕木胎的李格非。

    此刻,他咧着个嘴,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朱光庭那货居然会推荐自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是朱光庭那货真是生病烧坏脑子了,这太不科学。

    “你确定?”赵煦有些难以置信地打量着朱光庭,这老小子不会是真的被烧坏脑子了吧?拍马屁能够拍成这样,也太那什么了,他就不怕被他那些旧党同僚们集体鄙视不成?

    李格非是谁,李格非的确是德才皆备的饱学之士,治学严谨,这些都是他的优点,但是,此人性情刚烈,不跟人怼则已,怼起来嘛,呵呵……

    更何况,李格非不仅仅是不受旧党集团欢迎的蜀党一系骨干,更重要的是他还有另外一个相当招人恨的身份:元祐朝第一战斗机王洋王巫山的老丈人。

    提及王巫山之名,满朝文武之中,至少有一大半都会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噬其肉寝其皮的架势。

    这货入仕时间也就两年左右的功夫,呆在朝中的时间也不过短短大半年,可就是这大半年的功夫,得罪了户部,得罪了工部,得罪了前后两任国子监祭酒,暴打了武状元,掐翻了一位户部郎中,又怼得一位将作监少监生不如死……

    看看这货干滴,都是啥……每每天子赵煦一想到王大官人在朝中的彪炳战绩,着实是哭笑不得。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朱光庭升任国子监祭酒之后,因为与王巫山的恶劣关系,听闻有几次故意难为那李格非。

    结果导致二人的关系也是相当的恶劣,甚至上次朝议之时,二人还险些因为言辞激烈而暴发肢体冲突来着。在这样的情况下,朱光庭居然还举荐李格非?

    #####

    “陛下,臣十分确定,李学正来做国子监祭酒,当可胜任。”朱光庭硬着头皮,迎着天子赵煦那一脸震惊的表情大声地道。

    看到天子赵煦那副被自己所举荐的人给搞得措手不及的模样,反倒是让朱光庭心中泛起了一丝得意和成就感。

    “陛下,臣以为不妥,李学正虽然如朱大人所言,学识卓越,然国子监祭酒乃是要害之职,所以,不但需要饱学之士,更需要……”但是,不等赵煦有所反应,就有人淡定不能,跳出来表示强烈反对。

    而跳出来的,正是新党官员,他们早就已经磨刀霍霍,瞄准了即将要空出来的国子监祭酒之位。

    结果,对方居然推荐了一个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人选。哪怕是这个人选十分恰当,但是新党自然不能够轻易让那些旧党如愿,一定要想方设法争上一争才是。

    第一个人站出来开火之后,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这下子,原本也想要跳出来对于这提议表示异议的旧党们一看,哟嗬,我们自己旧党内部的事情,关你们新党蛋事,你们居然敢在这里指手画脚,岂有此理。

    瞬间,由内部矛盾转化为外部矛盾之后,旧党诸位臣工们纷纷窜了出来,对新党针对李格非的指责一一加以批驳。

    这边,几位蜀党同仁蹲在一块,表情变得无比的迷茫,这都特么的什么鬼?

    平日里咱们蜀党可是一直被旧党排挤的,升官发财几乎没有咱们的份,而且那些旧党同仁还时不时的跟自己这帮子人怼上一怼。

    今天怎么这些昔日的仇人突然转了性子了,先是那个与李格非同在国子监体系下,曾经多次暴发过冲突,关系恶劣的李格非居然会被朱光庭举荐。

    现在嘛,那些新党反对,这些旧党全都窜出来为格非兄摇旗呐喊……

    “格非兄,莫非你,你投靠洛党了?”旁边一位蜀党同仁忍不住拿肩膀碰了碰李格非,猥琐的小声询问道。

    李格非当即恶狠狠的一个狮子回头。“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哎哎哎,你小子少胡说八道,格非兄是那种欺师灭祖的人吗?再说了,以格非兄的性格,咳咳咳……怎么可能跟那些家伙同流合污。”

    李格非一脸嫌弃地扫过这几个扎心的蜀党同僚,心里边也不禁有些打鼓。“这莫非是那些旧党之人设计的什么陷井不成?”

    “陷井?咦……或许有这样的可能,朱光庭那老东西可是一向与格非兄你不和,甚至几次还故意找你的茬,现在居然向朝庭举荐你代替他掌握国子监……”

    “莫非这家伙在国子监做了什么后手,等格非兄一接手,到时候正好用来陷害格非兄?”

    一帮子蜀党大佬们此刻蹲在一块脑洞大开,根本就不理会新党和旧党吵得脑浆都快要炸裂。

    天子赵煦照例面无表情的坐在御案后面,然后悄悄的冲马尚做了一个手势,马尚顿时心领神会的窜到了一边去提来了茶壶,然后给天子满上了一杯茶水。

    可惜这个时代,瓜子还生长在遥远的新大陆,天子赵煦只能算是喝茶看戏,虽然他很像做一位标准的吃瓜群众,但是,身为天子在朝堂之上乐呵呵的啃瓜,这样的画面太不威仪,还是算了。

    “陛下,要不要奴婢……”看了一眼场面,给天子赵煦满上了茶水后马尚压低声音小声地问道。

    “不急,还没到时候,慢慢等着吧……”天子赵煦十分笃定地道。这样的场面他早见多了。

    这帮子朝中重臣平时也没啥娱乐活动,每天到了朝堂之后,都是死板板的站在那里,只有主动发言或者奏事才能够活动一二。

    而最让他们兴奋的就是一旦出现朝议纷争之时,一个二个就跟戏精上身似的在那里上窜下跳,发泄着那日日山珍海味蓄养出来的精力。

    不让他们发泄完,自己出场子太早,反倒容易跟臣子们之间发生纷争,最好的就是等到他们吵得累死累活,跟一簸箕的咸鱼似的,自己才精神抖擞的出面,这才能够更容易搞定。

    这就跟鹤蚌相争,渔翁得利是一个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