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76章 算得上是圆满谢幕的朱光庭(三更之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76章

    双方的争执显得十分的精彩,而天子悠哉地蹲在御案后边看戏,蜀党蹲在一起脑洞大开。当然还有一些中立派一副关我屁事的表情,点评着辩论双方哪个更言辞犀利,哪个的肢体语言和表情更加的丰富。

    最终,足足过去了小半个时辰,满足了自己看戏心愿,同时也从这一场辩论之中汲取到了不少斗争语言和技巧的天子赵煦终于清了清嗓子。

    马尚马公公顿时心领神会的大步朝前之后,扯起他那尖锐的嗓子大叫道。“肃静!”

    尖锐的嗓音,很有穿透力,很快就让那些血槽和魔法值都快要降至临界点的新旧党官员们借着这个台阶各回各位,当然还不忘记互放狠话以示威胁。

    “诸位卿家心忧国事,这是好的,但是没必要总是这样吵吵嚷嚷,据理力争可以,无理取闹,那是不可取滴……”天子赵煦开始打起了官腔。

    就在这个时候,却又有一个站了出来,朝着正在开口的天子赵煦一礼。“臣李格非有事启奏……”

    天子赵煦不由得一愣,旋及温和地笑着颔首道:“李卿有何事上奏?”

    “臣自认才疏学浅,怕是难担重任,还请陛下另择贤良,委以国子监祭酒之职……”李格非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天子赵煦道。

    “???”这下子,所有人的脑瓜子上都冒出了黄浧浧的问号来,这特么的又是什么操作?

    “你确定?”天子赵煦问出这话之后恨不得抽自己一耳括子,自己当当天子,怎么今天跟个二傻子似的,老是在说你确定……

    “臣,臣确定……”说完了这句话,李格非还转过了头来,用一种冷冽而又得意的目光扫了那朱光庭一眼,仿佛是在说,你个老小子,肯定又在想什么坏招来编排老夫,以为老夫会上你的当吗?呵呵,想都甭想。

    朱光庭直接就毛了,你特么的有病是伐?朱大爷我好不容易这才被自己的老友说服,为了顾全大局,决定不计前嫌推荐于你,你丫的居然在这个时候将老夫的好意弃若敝屣?

    “李大人,莫要自误!”朱光庭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告诉自己要淡定,不跟这个愣货在这个时候发生争执,还是以德服人比较好。

    “朱大人,你以为李某人不清楚你的想法吗?!”李格非呵呵一笑,毫不示弱地反驳道。

    “……”天子赵煦总算是醒过了神来,哭笑不得地坐在御案后边,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不过还好,明白了朱光庭等一干旧党官员的用意,也明白了李格非主动跳出来推辞原因的天子赵煦自然不会让这场争执继续下去,因为那边还有一票新党大佬在对着这个职位虎视眈眈。

    所以,天子赵煦决定主动出击。“李卿家,你可是我大宋的忠耿之臣,朕一向听闻你不因人之好恶,向来就事论事……”

    天子这番马屁一拂,果然,李格非瞬间就挺直了腰板,赶紧谦虚几句。

    “如今,朱大人不计前嫌,举荐于你,而李卿你却因为过去之种种,而连尝试一下都不愿意?”

    先夸奖一番,然后又用上了激将法,这样的手法虽然十分明显与拙劣,若是用在其他的老司机身上,那些家伙肯定不会上当。

    可惜,李格非是谁,他可是君子,最喜欢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的君子,最是听不得别人对他的品质道德进行置疑。

    而现在,天子居然都在怀疑,这顿时让李格非恶胆从边生,早把之前一干蜀党好友的叮嘱抛到了九宵云外,当然脖子一梗,慷慨激昂地道。

    “既然是朝堂需要,陛下有命,臣就算是才德不足,也定会肝脑涂地,报效皇恩。”

    “果然,又上当了……”一干蜀党大佬满脸黑线与无奈,而天子赵煦则是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果然上勾了。

    “那既然如此,此事就这么定了!”天子赵煦一巴掌拍在了御案之上,算是把此事一锤定音了。

    李格非有些愣神地退回了列班之后,身边那帮子蜀党大佬们还在那里顿足叹息不已,感受到了一帮同仁的关怀,李格非感动之余,又有些不好意思。

    “那什么,诸位不用再说了,既然李某已经向陛下应承下此事,哪怕是刀山火海,李某也要闯上一闯才是。”

    “格非兄放心,我们蜀党同气联枝,有什么问题,咱们一块合计,总能够有办法解决,不就是一个国子监祭酒吗?朱光庭干得了,格非兄凭什么干不了。”

    “对对,就是这个道理。”

    #####

    朱光庭致仕之事,也总算是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痛苦争扎落幕了,果然,朱光庭在自己官宦生涯的最后一系列的示好表现。

    让天子赵煦深感满意,所以决定准其带职致仕,带宝文阁学士之职致仕。所谓的带职致仕,这可以算得上是一种加恩致仕。

    一般而言,官员致仕,必须落职,解除在二馆、秘阁中所任官职。也就是说当你退休之后,身上是不会再保留任何的官位。

    但到得神宗朝时期,开始允许职事官带原职致仕,但是,这是一种加恩的手段,倍显恩荣。

    例如当年的端名殿学士、工部尚收王素,又或者是观文殿学士,兵部尚收、知蔡州欧阳修等……都是于国于社稷有功者。

    对于朱光庭加恩,自然也是因为他圆满的成为了与西夏和谈一事,所以他才能够以宝文阁学士一职致仕,这可是天子赵煦第一次以大宋天子的身份,准许一位旧党大佬带职致仕。

    圣旨一下,朱光庭倒真是热泪盈眶了,而旧党诸文武纷纷给天子赵煦的行为点赞,大唱赞歌。

    至于那些新党们,却一个二个心生怨意,只是,朱光庭收受西夏使节贿赂一事并没有暴出,所以,朱光庭凭着成功出使之功,拿到了这样的嘉奖,他们即便心里边不舒服,却也只能忍下这口气。

    而李格非升任了国子监祭酒之后,一点也不敢懈怠,每日兢兢业业,小心翼翼,生怕行差踏错,落入到了朱光庭那个仇敌给自己设下的套子里边。

    朱光庭之事一了结,朝庭暂时又恢复了宁静,但问题是,还有一桩更大的事情,需要天子赵煦去头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