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79章 这份奏折你小子真不适合写(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79章

    苏东坡这个人性格直爽,而且明辩是非,你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绝对是典型的嫉恶如仇的典型。

    重要的是,他还是旧党之中,如今声望最隆者,就算是如今的首相刘挚,怕也难以与其相争。

    所以,只要他出头提议,那些反对者得先考虑一下,跟这么一位重量级的人物正面硬怼的下场,可不要忘记了,这位苏学士可是疯起来连自己人都,咳咳,苏大学士绝对不会害怕任何对手的。

    “多谢娘子提点,太好了,若是真的能够说服苏学士上此奏折,此事,那可就真是十有八九了。”王洋不由得欢喜地轻啄了一口怀中佳人的香唇,洋洋得意地笑了起来。

    “能够帮得上夫君,那是妾身的福气,不过此事,夫君……最好还是说是您想出来的方略为好。”柳依依显得有些忧心忡忡地道。

    王洋何等样人,顿时就反应了过来,不禁爱怜的抬手轻刮过柳依依那滑嫩的脸蛋。“你呀,其实清照和师师绝非是那样的人,不过为了让娘子放心,那为夫可就厚颜抢你的功劳了……”

    “多谢夫君体贴妾身,夫君你真好……”听到王洋的应承,柳依依不由得松了口气,主动奉上香吻一枚。

    “嘿嘿嘿,娘子莫急,待到了入夜之后,娘子你再好好的致谢于为夫……”王大官人奸笑两声,那副邪恶的模样,看得柳依依面红耳赤,赶紧从王洋的怀中脱身而出。

    一边理着发皱的衣裙一边说道。“妾身先回去了,妾身就先祝夫君旗开得胜,马到功成……”旋及便卷起了一阵香风,消失在了书房之外。

    王洋笑眯眯地看着那摇曳的门帘,最大的心思已然解决,那么接下来,想要说明苏东坡那个老司机就显得简单多了。

    #####

    两天之后,又到了苏学士召集诸位官员商议政务的时间,花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听取工作进度还有安排工作之后,大家伙又拍屁股散伙而去。

    而心中有事的王洋则留了下来,听闻王洋寻自己有事,苏东坡便招呼着王洋跟自己到了收房,备下了茶点询问起来。

    “此事关系重大,一开始小侄原本想要自己上书,可惜小侄人望不足,资历也不够……”王洋自然要先摆事情讲道理。

    可问题是这货把问题给藏了起来,只向苏东坡描述他的困窘。苏东坡忍不住翻起了白眼喝道。“你小子能不能别这么前言不搭后语的,到底是什么事情,你好歹也先说清楚,老夫也才好给你出主意。”

    “是小侄的错,此事是事关陛下和太妃娘娘……”王洋干笑两声之后小声地解释道。

    苏东坡听了王洋之述后,脸色也不由得凝重了起来。抚着长须沉吟半晌,这才把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你小子倒还有些自知之明。”

    听得这话,王大官人心中不由得一梗。“我说伯父,您这话也太扎心了吧?小侄可是来寻你求个主意,结果倒好,你反倒奚落起小侄来了。”

    “老夫哪里有奚落你了?我这分明是实话实话而已,难道这里边还能够有半句虚言不成?”苏东坡这位老司机一脸坏笑地道。

    王洋真是水土不服,就服这位明目张胆嘲讽自己的老司机。

    “哈哈,行了,老夫也不逗你了,这事,的确十分棘手,你若真的上书言及此事,怕是下一刻,弹劾你的奏折就会如同雪片一般飞上陛下的御案上面。”

    “可是伯父,陛下对小侄可是有知遇之恩,小侄身为大宋之臣,自然该为陛下分忧才是。”

    苏东坡抚着长须眯起了双眼低声道。“朱德妃一向谨慎,素有贤良之名,且又是今上的生母。”

    “我大宋能够有今日,陛下居功甚伟,今陛下渐有明君之相,再提此事,亦是人子之孝道,无须辩驳,只是那向太后才是先帝的正宫,朝中出现两位太后,这似乎有些不符合常例……”

    “伯父所言虽然有些道理,不符合常理是一回来,而陛下的仁孝之道总不能因为不符常理而不许为之吧?”王洋开始弹动着他那灵活的舌头反驳起来。

    这话倒真把苏东坡给说得哑口无言。“唔……倒也是这个道理,陛下生母健在,陛下为尽孝道,尊生母自然顺应天性之举。”

    “但是……这份奏折,你小子真不适合写,你若真写了,于事非但没有半点助益,反而只会坏了大事,。”虽然先同了王洋的意见,可是苏东坡仍旧不忘再怼上这货一下,在他的心窝扎上一刀。

    “苏伯父你能不能别老提这一茬。”王洋一脸幽怨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呵呵,好吧,老夫不提,唔……想要一个适合的人来往这事上捅上一刀,弄出个口子来。”苏东坡笑眯眯地转了半天眼珠子之后,这才一脸恍然,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尖,然后又指了指跟前的王洋。

    “好你个王洋,居然都算计到老夫这里来了是吧?”苏东坡虽然性格爽直,但是以其才学,又岂是一般的老司机可以媲美的,自然很快就猜测出了王洋的用意。

    王洋嘿嘿嘿地傻笑了几声,赶紧朝着苏东坡深施一礼道。“小侄惶恐,其实,小侄虽然有这样的想法,但是终究觉得,不论是谁写这第一份奏折,都会成为压力最大的那个,所以,小侄真有些不想让您一个人承担风险。”

    “可问题是,以小侄在朝中的声望,咳咳,总之是不太适合,所以,只能厚颜来寻您拿个主意。”

    “这还有什么主意可拿的,此事,老夫来做便是……”看到王洋张口欲言,苏东坡摆了摆手笑道。“你也不用劝老夫,这里边的利害关系,老夫焉能不明白?”

    “但你可听过一句话,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苏东坡说出这句话时,神情颇有些激动。“老夫少年气盛之时,最是羡慕先贤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

    “而至入仕之后,见我大宋对外一向赢弱,更是上书朝庭,希望我大宋能够富国强兵,以彰湟湟天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