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80章 有了你垫背,老夫放心多了(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80章

    王洋看着这位陷入了过往回已之中的苏东坡,这个时候,似乎才注意到,已然年近花甲的苏东坡此刻发际须间,已然夹杂了银丝。

    这位名垂千古的大文豪,也开始渐显老态了。但是他的神情依旧那样的意义风发,似乎天下无有可摧其志之事物。

    苏东坡与其说是感慨往事,倒不如说是在继续吐槽着过去的生涯,先是言及神宗皇帝时期的对外征战,他数次求战,皆被驳回,这让自诩文能提笔武能跃马的苏大官人很不开桑。

    结果只能继续老老实实的干他的老本行:文职官员。

    结果再后来,变法革新开始之后,苏东坡悲惨的命运就已经开始,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之后又到得常州,一直等到了神宗皇帝去世之后,他才得以还京。

    那个时候,旧党得势,但问题是一直反对激进变法,被旧党们称赞为旧党先锋人物领袖的苏东坡回到了京师之后。

    看到这些旧党们的举动同样酷烈,不管是好的新法还是坏的新法,统统打倒,统统取消,对对如此酷烈之余,对外却极为棉软。

    西夏一掏大片刀子威胁几句,朝堂立刻通过决定,割出不少的土地以求和平。这更是让苏东坡实在憋不住了,然后开始向着这些家伙开火。

    一开始大家还觉得这位老司机难得回来,发发牢骚也就是了,结果就是越看看不对头,特么的苏大炮这地图炮开起火来覆盖范围太大,甭管友军敌军一起打。

    于是,旧党们痛定思痛,不停的向太皇太后高滔滔上书建言,再加上跟满朝文武几乎都站到了对立面,已然心灰意冷的苏东坡最终离开了东京汴梁,开始了他美妙而又逍遥的地方官之行。

    先是在杭州浪了一圈,还修下了一道苏堤,安享了一段时间之后,又被爱惜其才华的太皇太后高滔滔调回了东京汴梁。

    结果,苏东坡的回归,仍旧过来很不开桑,又自请外调,跑到了那颖州去浪了一圈,然后到得元祐七年又任杨州知州,元祐八年,太皇太后高滔滔又把他给弄了回来。

    结果,在朝堂里边,苏老司机仍旧觉得过得很不痛快。结果没有料想到的是,居然那些西夏人很不地道的又来入侵大宋。

    正是闲得蛋疼,准备请求外放的苏东坡不由得两眼一亮,实现自己小时候心中梦想的时刻就在眼前。

    而朝中的一帮子旧党大佬们也觉得苏东坡这老小子呆在朝中也是个祸害,还不如把他给弄出去。

    结果,居然还真让他担当了主帅,赶往陕西路直面西夏。

    能够圆了自己少年时期的梦想,这只是一回事,重要的是,自己所率领的大宋虎贲,居然连连捷报,一场又一场令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胜利,不知道抽了多少不相信苏东坡有治军领军能力的人。

    以至于到得现如今,朝中的那些大臣们都觉得不能再让苏东坡继续在军事领域干下去了,再这么下去,西夏国都要让他给灭掉,这是准备要封王爵的节奏吗?

    “陛下如此信任于老夫,放权由着老夫在此,方有今日之成就,而今,陛下为了孝道,欲尊其亲母,老夫焉能不站出来,那又怎敢自称为大宋之忠良呢?”

    “伯父教训得是,看来是小侄小看了伯父了。也高看了自己,实在是……”王洋不禁赫然一笑。

    是啊,在自己的潜意识里边,似乎大宋就只有自己一个忠臣似的,其他人都是别有用心,各怀私心的。

    可实际上呢,谁没有私心,就连王洋自己也有,只是多或者少罢了,就像眼前这位苏学士。

    他与王安石的关系极好,可是,为了大宋社稷的安危,哪怕是冒着得罪王安石和当朝天子的危险,也要站出来为受新法之苦的百姓说话。

    这样的作为,怕是落到了王洋的身上,他都不一定能够做得到。

    “要不,等您上书之后,我等陕西路文武再行跟进,上书陛下?”王洋想了想,又觉得总不能让苏东坡一个人去扛下这个责任,思来想去,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如此一来,就算是朝中反对激烈,可好歹,大家伙一齐出面,分薄了朝庭攻击的火力,这也相当于是替苏东坡分担责任。

    “此事万万不可。”苏东坡略作考虑之后便断然摇了摇头,迎着王洋那满脸的疑惑,沉声言道。“老夫可不希望,在旧党、新党之后,我大宋,又会多出一个西党来……”

    王洋不禁皱起了眉头,虽然苏东坡的这个说法夸张了点,可是不得不承认,他的这个提法,倒还真是。陕西路诸文武为了抵御西夏,自然是聚成一团以共进退。

    而在苏东坡到来之后,更是受其个人魅力的感染,越发的显得团结,经过了一年多的磨合,就算不称一党,也似一党了。

    之前不少关于陕西路的事务,几乎可以说是大家都是同进共退,简直就是标准的攻守同盟架势。

    不过还好,只是在几件事情之上,形成了这样的氛围,但是,若是一旦涉及到朝争的话,那么真是很有可能会被定性会党徒派系。

    那可就很容易引起天子的不悦,毕竟,大宋如今的新旧两党就已经让天子赵煦够蛋疼的了,再多来一个西党,岂不是要让只有两个蛋的天子赵煦束手无策?

    苏东坡这位老司机虽然不愿意参与到党争之中,但是猪肉没吃过,好歹看了那么多年的猪跑路,自然知道不少的个中缘由。

    所以他有这样的担忧,倒也很正常,王洋自然是无话可说。

    不过嘛,苏东坡的下一句话让王洋更加的无话可说。“其他人倒是不用上书,但是贤侄你倒是可以,你这小子反正在朝中仇人多,来替老夫分担一下压力也无不可。”

    说到了这里,苏东坡兴灾乐祸地又笑了起来,抚着长须很是捉狭地冲一脸黑线的王大官人挤了挤眼。“反正你债多不愁,是吧?”

    王洋呵呵了,除了呵呵还能干嘛,翻了半天的白眼之后,最终向苏东坡这位老司机翘起了大拇指。“还是您老人家老谋深算。”

    “既然您觉得小侄可以,那小侄定然鞍前马后为您效命。”

    “哈哈……对嘛,这才像个男子汉大丈夫的样子,有了你垫背,老夫可就放心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