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81章 天子既不开心也不生气这是为啥?(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81章

    ……垫背,凭啥我老王是垫背的,王洋出了苏府之后,一脸吡了狗的表情策马而行,总觉得特么的这一趟自己的确没白来。

    但问题为啥老觉得心里边很是憋气,唔……明白了,都是苏东坡这位老司机的报复心理太强大,老是在那里一刀一刀的扎自己的心窝子,靠!

    过去还以为苏东坡是谦谦君子,看来是自己真的错了,这位老司机大宋第一地图炮的名声果然名不虚传,连自己人也要扎上几刀。

    难怪在旧党之中人憎狗嫌,王大官人一路回家一路吐槽,回到府中之后,总算是念头通达了许多。

    反正苏东坡把此事给应承下来,有了他来开第一炮就好办,如果说自己相比起其他**,呸……

    如果说,其他的盟友最多也就是二战时期普通口径的火炮,那么王大官人最少也是一辆杀伤力惊人的喀秋莎自行火箭炮。

    而苏东坡这位老司机,呵呵,只要一张嘴,那就至少是巴黎大炮级别,就是准头十分感人,不仅仅攻击敌人,偶尔还喜欢跑偏误伤队友。

    #####

    “大人,您一直在嘀咕什么大炮大炮的,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已经转职成为了王洋身边得力护卫的王精(完颜阿骨打)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我有这么说吗?”王洋不禁一愣,下意识地反问道。结果身边的一票护卫整齐划一的上下点脑袋不已。

    “唔……我没提谁的名字吧?”王大老爷顿时警惕了起来,这帮子家伙难道都是属狗的不成,怎么都这么耳明目聪的。

    “没有听到什么名字,就听到您一个劲的嘀咕什么卡什么沙,还有什么大炮来着……”

    “这个啊,呵呵,那是本公子准备在不久的将来想要发明出来的一种远程武器,攻城拔寨,绝对是无往不利。”王洋翻身跃下了马背之后,得意地挑了挑眉头,意气风发地道。

    “公子,那玩意不是已经有了吗?那什么元祐抛石机不就是攻城拔寨无往不利,用来守城,也足以让敌人胆寒若栗。”旁边的吴七郎疑惑地道。

    总觉得公子这是在搞重复建设,这样可不好,既浪费时间又浪费资源。

    “这元祐抛石机乃是冷兵器,而火炮,那可是热兵器……”热兵器专家王洋扫过这帮子土包子,很有优越感地道。

    “冷兵器,还热兵器?”凌纵咧着嘴愣了半天才道。“莫非那玩意还需要拿火烤一烤,才能够扔得更远?”

    王洋差点没跨过门槛,摔个狗啃屎。恶狠狠地回过了头来瞪了一眼这个脑回路清奇的家伙。

    “拿火烤一烤,除非你不想要命了。这么跟你说吧,所谓的冷兵器,就是现在这些十八般武器中,包括什么神臂弩、元祐抛石机之类的都是,因为它们都是依靠人力或者是畜力来驱动的。”

    “而热兵器,指的是依靠化学反应产生的动能来造成伤害的武器,而化学反应,会产生大量的热量,所以,这种武器,又称之为热兵器。例如咱们的火药弹,火药箭,都可以算是热兵器的雏形。”

    听到了王洋如此解释,一干人等这才恍然。

    “原来如此,听了公子你这么一解释,小的我就明白了,只是,那些热兵器,造价都不会便宜吧?”吴七郎砸了砸嘴,他可是知道,那些会发火发爆炸的玩意绝对都是烧钱的主。

    重要的是,用得快的话,稀里哗啦几十子就全没了,要知道那些玩意的造价可真不便宜,可偏偏又全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用了就没了。

    真要是大宋全用了那种武器,啧啧啧,用得嗨皮,那简直就是仔卖爷田不心疼。

    “那是因为现如今还属于是小规模,小作坊式的制作,自然造价高昂,等到本公子回京之后,亲自来搞,一定可以让我大宋百万虎贲都能够用上又便宜又好用的热兵器,到了那个时候,骑兵算个鸟,坚盔铁甲也只能哭爹喊娘逃跑的份……”

    听到王大官人牛逼吹得那么呼呼的,一干护卫翻着白眼哼哼合合,实在不想搭理这位快把牛皮吹破的王大官人。

    可把王洋给气的,可是现如今又拿不出实物来狠狠的震摄这帮子混帐,王大官人只能暗暗发狠,等过两年,自己完成了这边的工作,回到了京师,就去将作监里边蹲着,总有一日要让你们这些上瞧本公子的混帐们知道,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飞的。

    不过现在可不是收拾这帮子浑货的时候,王大官人还有正事要做,嗯,就是要把请尊朱太妃为生母皇太后的奏折全写出来,好好的润色一番。

    如此,自己才能够与苏东坡那位老司机蹲到同一个战壕里边,一起去扛下满朝文武的炮火,当然还有那位向太后的涛天怒火。

    好吧,还真是债多了不愁,都已经把满朝文武快得罪光了,也不差向太后这一位。

    #####

    数日之后,东京汴梁,早朝,天子赵煦一面听着朝中的臣工们禀报着来自于大宋疆域内外的各种事务,还得提出问题,然后听那些臣工们表达看法,以及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再经由自己梳理之后,作出定论,别以为这样的活计很轻松,这绝对是一项十分烧脑的智力运动,哪怕是话题自己再不感兴趣,赵煦也得强打精神,仔细地听明白,不明白就得问明白才行。

    处理了一堆公务,交待吩咐了一堆工作,就在准备要结束朝议之时,一封来自于陕西路的奏折,落到了天子赵煦的御案上。

    “陕西路那边该不会又生了什么意外吧?”天子赵煦小声地嘀咕着,一面打开了那份奏折。

    只是,他这才看到奏折上的内容,就不禁脸色一变,朝中群臣亦不由得心中一跳,不会陕西边陲又闹腾出什么妖蛾子了吧?

    天子赵煦一言不发地将那份厚厚的奏折从头到尾看罢,不由得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的复杂。

    这让朝臣们一个二个的越发的心痒难耐,天子这倒底是看到什么消息了,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为什么天子会是这样的表情。

    若是好消息,那么天子应该喜笑颜开才对,而若是坏消息,那么天子应该表情阴沉才是,可偏偏既不开心,也不生气,这到底是什么呢?所有人的心里边都不禁浮现起了问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