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82章 苏东坡这位老司机吃错药了?(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82章

    “陛下,到底是谁来的奏折,都说了些什么?”刘挚忍不住走出了列班,站到了御阶前朝着天子赵煦一礼之后问道。

    “马尚,将苏学士的奏折拿给刘相看看……”天子赵煦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决定由着刘挚自己亲眼看看的好。且先看一看这位老司机的反应,另外,自己也好有时间平复一下过于激动的心情。

    主要是,天子赵煦还真没有想到,就在满朝文武都没有人敢于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来自于陕西路的这一份奏折,绝对就是典型的千里雪中送碳啊……

    苏东坡的这一举动,实在是让天子赵煦感觉两眼发热,就在他尚未亲政之前,一直都不喜欢旧党,不论是其中的哪一位都不喜欢。

    包括这位苏学士,哪怕是他的文采乃是世间少有,但是,他也攻讦过父皇与与安石先生,所以也同样被当初年幼而不谙世事的少年天子所妒恨。

    只是,当结识了王洋王巫山,渐渐地懂得用理性而不是血性思考问题时,终于明白了不少的道理,也搞清楚了,并非所有的旧党都是坏人,也不是所有的新党都是好人。

    另外,在与太皇太后高滔滔的关系渐渐修复,自然也明白了太皇太后高滔滔的做法与苦心,自然,也懂得去自己明辨是非。

    而当初,之所以委任苏东坡为陕西路经略安抚使,究其原因,并非是自己多看好苏东坡有统兵治军的能力,而是因为满朝的旧党大佬已经被苏东坡给怼得心烦,强烈要求把这货给赶出朝堂。

    再加上西夏正好犯边,而且还搂草打兔子的把王巫山一块给弄了出去。

    可即便如此,苏东坡却把这视为了天子的恩典,并且用这样的举动来作为回报。要知道,这份奏折的份量,对于天子赵煦而言,实在是太过沉重。

    毕竟,在没有谁敢跳出来当出头鸟,来承受向太后的怒火的时候,苏东坡却勇敢地站了出来,这已经不仅仅是在回报天子赵煦对于他的知遇之恩了。

    这才是我大宋的忠贞之臣……天子赵煦双手紧握成拳,为苏东坡的行为感动无比。

    #####

    刘挚从马尚马公公的手中接过这份厚实的奏折之后,摊开仔细地审视起来,只不过这看了几句话,脸色不由得一变。

    霍然转过了身来看向天子赵煦,只是此刻天子赵煦正沉浸在感动之中,哪有闲功夫去理会这位同样被苏东坡的奏折内容给震惊到的刘挚。

    刘挚强行按捺住内心的惊涛骇浪,仔仔细细的从头到尾看罢之后,除了叹息,还是叹息,苏东坡这老货,还真是够了……

    “???”好嘛,刚刚天子看完,表情很复杂,结果呢,现在首相刘挚也看完了,居然也是屁都不吭一声,表情也同样显得很复杂,这倒底是在搞什么飞鸡,还想不想让大家伙痛痛快快的看热闹了?

    满朝文武一脸黑线地瞪着这对一言不发的君臣,你们到底想要干嘛,表演哑剧还是咋的?

    这个时候,贾易终于硬着头皮走出了列班,朝着那呆呆地捧着奏折一言不发的刘挚问道。

    “刘相,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奏折里边都是什么?”

    “刘卿,你就当众宣读一下吧,省得一个一个的传阅也太麻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让诸位臣工知晓内情。”这个时候,已然回过了神来的天子赵煦郎声言道。

    “臣遵旨……”刘挚的脸庞上不禁浮现出了复杂的笑容。清了清嗓子之后,开始拿着这份来自于陕西路经略安抚使苏东坡的奏折大声的宣读起来。

    意思很清楚,那就是,大宋自天子年少登基以来,日益富民强兵,陛下的功劳大大滴。而今,更是马踏西夏,剑挑北辽,可谓英主盛世。

    ……现如今,天子英姿勃发,乃有明君英主之相,然,天子这些年以来,一直生母朱德妃心怀歉疚,身为人君,却孝道不全,实为不美。

    为此,苏东坡希望陛下能够成为一位优秀而且又完美的英明君王,为此,特地希望陛下不仅仅要在工作中继续努力加油,领导大宋走向更快更高更加的道路。

    更要注重自己的品德修养,同时也要为大宋的无数子民做出一个良好的表率,为此,希望陛下能够尊亲生母亲朱太妃为皇太后,以彰显人君之孝……

    不得不说,苏东坡不愧是当世大宋第一文豪,这一篇劝陛下尊生母皇太后折,不但词藻华丽,而且还是以一位效忠过数位先帝的老臣的口气偱偱诱导。

    重要的是,还偏偏引经据典,说得有理有据。于情,于理,皆有说法。虽然过去没有过这样的先例,但是我大宋王朝继往开来,有何不可?

    一干朝堂文武,此刻都处于一种当机的状态,不是一脸惊容,便是一脸错愕。

    靠,苏东坡那老司机是吃错药了不成?还是嫌弃自己呆在了陕西路那破地方没有战争之后不好刷存在感了?

    这件事情,只是在陛下两三年之前,曾经当着朝臣的面,向当时尚在垂帘听政的太皇太后高滔滔提过。

    可是当时直接就被太皇太后高滔滔以及一干文武以砍瓜切菜之势,直接把天子赵煦的这个念头给掐灭掉。

    甚至有一些臣工们还觉得还不够,甚至为了拍太皇太后高滔滔的马屁,主张降低皇帝生母的等级,以凸显垂帘的太皇太后和向太后这二位。

    这让朱德妃越发的小心翼翼,甚至哀求自己的儿子赵煦不要再提此事了,免得母子二人的处境更加的困顿,最终,母子二人抱头痛哭一场,从此以后,赵煦亦再也不敢提及此事。

    这,亦是天子赵煦对这些满朝文武十分看不顺眼的原因之一。而天子赵煦亲政之后,便在第二日,就下令将生母朱德妃的舆盖、仪卫、服冠等一切待遇与向太后等同。

    但是,对于再一次提及尊母妃为皇太后一事,越是渴望,却越是小心,生怕再一次让母妃的心灵遭受挫折与打击。

    毕竟,若是自己再一次提及之后,如果满朝皆是强烈的反对之声,必然会让那位一向行事小心谨慎的生母朱太妃会越发的沮丧消沉。

    而现如今,挟盖世之功,即将回到朝庭主掌权柄的苏东坡当头开了第一炮,这就犹如吹响了号角,让天子赵煦明白,自己不再是孤军奋战。

    已然已经有了一位号召力极为强劲的大宋柱石,站在了自己这一边为尊朱太妃为生母皇太后在摇旗呐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