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85章 嫡母皇太后与生母皇太后(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85章

    “这可得好好烘一烘,你看你的鞋帮都湿了……”

    王洋看着李师师把自己那双已经臭烘烘的棉鞋拿了出去,不禁有些遗憾地道。

    “这棉鞋和棉手套虽然保暖效果极佳,可惜,就是防不了什么水,唉,可惜咱们这里羊毡不多,不然,若是以羊毡为外,棉质为衬里的话,那可就能够更加的耐用了。”

    “不过话说来,如果不是夫君您弄出来的这些保暖防寒的东西,怕是真不知道今年冬天会有多少人过不下去。”柳依依一双妙眸落在王洋的身上,水汪汪的眼眸里边满满的全是崇拜。

    不论是棉鞋,还是那棉手套,都是王大老爷给鼓捣出来的。现如今,盐宥洪这三州之地,不论男女老幼几乎没有不穿戴着这些玩意的。

    相比起往麻布里边塞芦苇絮,自然比不得往棉布里边塞棉花既紧实又保暖。重要的是,今年的棉花大获丰收,在大量的工厂开厂,犹自无法满足将所有棉花变成棉布的情况下。

    王大官人代表着官府与以万彬为首的十多家工坊签订了采购协议。超过二十余万套的棉制品,几乎将那些各大工坊近一半的库存给一扫而空。

    重要的是,这些保暖用品在规模化生产之后,既实用,而且还便宜。各大工厂大赚特赚,而老百姓们则喜获实惠。

    除了老百姓们都有了足够的冬衣之外,今年这三州之地的五万边军的冬装,也都是有当地工坊直接提供。

    相比起过去的麻质冬装而言,这种棉质冬装穿戴的舒服性可是要好上太多。毕竟麻制品更适合于夏季而非是冬天。

    而在那些工坊有意的宣传之下,三州经略安抚使王洋为了百姓们能够安然渡过寒冬,亲自出手,呕心泣血,日夜继夜的设计了这一套保暖装束。

    而且现如今这样的过冬装束,已然引起了陕西路南边诸州商人们的目光,如今,虽然已是寒冬,但是仍旧有大量的商贩涌入到这三州之地来,自然是想要来采购这种暖和而又贴身的过冬装备的。

    王洋自己都没有想到,因为感受到了秋意的寒凉,灵机一动搞出来的这些装备,现如今反倒成为了整个陕西路最热门的商品,简直就可供不应求。

    看样子,明年的时候,会有更多眼红的商人,加入到购买荒地种植棉花的行业,到了那个时候,相信就会有更多的妇女能够获得一份稳定的工作。

    #####

    正在跟三位娘子一起用着丰盛的晚餐,一面吹牛打屁的当口,那厚实的棉帘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很快,吴七郎递进来了一份来自于东京汴梁的陛下亲笔手书。

    搁下了碗筷,仔细地将这封长信看罢,王洋的眉心也不禁皱出了一个大大的川字。

    “夫君怎么了,莫非朝中发生什么大事不成?”坐在对面的李清照看不到王洋手中的奏折,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是,是陛下准备尊生母朱太妃为皇太后,可是又担心激怒了向太后,引起纷争,重要的是,陛下更担心日后会被朝野戳脊梁骨,所以,希望我想一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局面。”

    “不是吧……这,这能有什么办法?”李师师下意识地就想吐槽,不过看在对方是大宋天子的面上,好歹没有那什么。

    而柳依依也只能摇头,而李清照则保持着温婉娴静的大妇模样端庄的坐着。“既然是陛下有意,那夫君您就想想,若是能够有办法自然是最好的,若是没有,倒也可以向陛下陈述利害关系。”

    “嗯,看来也只能如此了。”王洋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地道。

    整整三天的功夫,王洋回到府中之后,就一头钻进书房里边,甚至还让人给搞来了一套史记,奈何就算是翻烂了书,也着实找不到一件类似的先例。

    这着实让王大官人蛋疼无比,这可如何是好?

    不过王大官人可不是一般人,既然宋朝之前的朝代没有,那么宋朝之后的朝代可有过?王大官人的思绪瞬间就飞向了五百年后,呃,还不止,继续飞啊飞,顿时想到了慈禧那个老妖婆。

    王大官人终于找到了灵感,至少影视剧里边可是演过什么两宫皇太后啥的,慈禧和慈安这二位皇太后可是如雷贯耳。

    终于从未来找到了灵感的王大官人当即开始奋笔疾书,正所谓胸中有成竹,下笔如有神,飞快的龙飞凤舞起来。

    这让正好过来探望王洋的李清照不禁一愣,轻手轻脚地来到了王洋身边坐下,当看到了王洋笔下字句后,亦不禁两眼一亮。

    哎哟,不愧是大宋第一年轻才俊嘛,连这样的办法都能够让他给找出来。赶紧抄起了墨碇给王洋砚磨起了墨汁,以免因为砚中无墨而影响到他的思路发挥。

    洋洋洒洒千言写就,王大官人这才将笔一搁,大手一揽,将李清照揽入怀中香了一口这位香喷喷的美人儿,连呼痛快。

    “坏蛋,怎么老喜欢突然袭击,害得妾身这身衣物都被墨污了。”措不及防让王洋给带入怀中的李清照看到身上溅落的墨滴,不禁高高地撅起了性感的樱唇嗔道。

    “嘿嘿,怪为夫,是为夫的错,来来来,娘娘且让为夫替你宽衣,咦,你跑什么?!我这是替你脱下来洗,别把你家夫君我想得那么色眯眯好不好。”王大官人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道。

    “切,让你洗还不如妾身自己洗来得干净,不过夫君,你是怎么想到这个法子的?一个是嫡母皇太后,一个是生母皇太后,既点名了她们的身份,而且二位的尊号一目了然,真是太妙了。”

    横了一眼王洋这家伙之后,李清照又重新坐了回来,拿起了这份奏折再次仔细打量起来,一面啧啧称奇地道。

    王洋嘿嘿一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你也不看看是谁,为夫我纵观上下五千年,总算是让我给找着了灵感,如此一来,既正了向太后的名份,也给了朱太妃足够的尊荣,也算是两边都不吃亏。”

    李清照缓缓地摇了摇头。“其实向太后还是吃了亏,毕竟过去只有一位太后,而今去有了两位,她心里边肯定会不舒服。可是相比起不分名号的两位皇太后并列而言,至少要好得太多太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