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86章 说出来为兄怎么就听不懂了?(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86章

    “娘子言之有理,唉,为夫绞尽脑汁,也只能想出这么个办法了,也不知道陛下能不能看得上。”王洋抬手轻轻地敲击着额头,不禁有些遗憾地道。

    毕竟此策虽然能够起到作用,但是并不能完美解决问题,这让身为完美主义者的王大官人心生遗憾。

    “夫君您能够想到这样两全其美的办法,已经是世间少有了,莫要怀疑自己才是。这个办法,陛下肯定会喜欢的。”看到王大官人唏嘘感慨,李清照赶紧安慰起了能干的夫婿。

    “那我就多谢娘子吉言了,对了,你娘亲他们来信了没?到今,他们已经走了快一个月了吧。”王洋点了点头,轻吻了吻李清照那滑嫩的俏脸,关心地问道。

    “这会子应该已经回到了京师汴梁才是,只是回信,怕也还需要十来日光景才到,毕竟那八百里加急,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有资格用得上的。”李清照冲王洋甜甜一笑之后,腻在了他那宽厚而又结实的怀抱中。

    “这倒也是,不过话说回来,岳父大人如今已然成为了大宋的国子监祭酒,这可是大喜事,而且如今已然入冬,再过些日子就要过年了,你说,咱们应该给你爹送些什么礼物为好?”

    “自然是夫君你来作主就好,你送的,我爹爹一定会喜欢的。”李清照乐滋滋地说道。

    “我之前还想着准备给我爹亲手做一套棉衣棉鞋和棉手套来着,可是我娘老嫌弃我女红不好,她要亲自给我爹做,真是的,我这个当女儿的,难道就不能给爹爹尽一尽孝心不成?”

    “当然可以,反正现如今你娘亲已经不在这边,你就做呗,等你做好了就让人送往京师,这样,还能够给你爹一个惊喜,那多好。”王洋哈哈一笑,眼珠子一转,给怀中的美娇娘出了一个绝佳的主意。

    #####

    给王洋去了信之后,足足等了三天,仍旧未能等来王洋的回信,这让赵煦不禁心里边隐隐地感到了失落。

    但是还好,最开始,赵煦就明白,提出这样的要求,也着实太过强人所难了,毕竟这原本就是一个无解的难题,这么些日子,自己也是毫无头绪。

    所能够做的,就是遵照着皇祖母的暗示,多对向太后好一些,经常还带着皇后孟氏到向太后那里走动走动。

    虽然向太后的态度仍旧显得有些虚应事故,但好歹没有翻脸,那就证明还有缓和的机会。

    而且,苏东坡的大刀划过朝堂之后,虽然天子赵煦一直留中不发,但是现如今这个问题已然正在渐渐的发酵中。

    有上书表示支持的,自然也有上书表示反对的,虽然到现如今为止,上书反对的人占优,但是,至少也是有一定份量的朝臣是站在了支持这一边。

    唯一让天子赵煦头疼的就是,朝堂之上的重臣却保持着难得的诡异平静,他们才是代表着大宋宦官圈子,又或者说,他们的话语权是最重量级的。

    所以,赵煦也一直在忍耐和等待着机会,看看事情能不能够有什么转机或者是突破口。

    只是,这样的气氛之下,让赵煦可谓是渡日如年,既担忧朝庭与民间的反应,同时也十分担忧母妃的情绪。

    不过好在,这段时间赵煦几乎每天都会去探望于她,也好在母妃一向喜欢礼佛,哪怕是这个时候,大部份的时间也是在佛堂之中寻找着精神寄托,反而不像天子赵煦那般患得患失。

    甚至还反过来安抚天子赵煦,只要有你这份心,即便不成,太妃的心里也已经足够安慰了。

    可话是这么说,赵煦却不能那么想,毕竟,好不容易眼看着现如今有了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若真是半途而废,那么,赵煦真的担心自己会后悔一辈子。

    看着这些枯燥无味的公文,心情沉重的天子赵煦陡然烦燥了起来,干脆把跟前的奏折合上,重重地拍在了御案上。

    这样的举动可是把那身马尚马公公给吓了一跳。“官家您这是……”

    “不看了,走,随朕到外面去透透气去。”天子赵煦站起了身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说道。

    “不知陛下您想去哪里溜跶,是去金明池,还是……”马尚答应了一声之后,赶紧示意身边的宦官去给天子取外面的装束来。

    “这会子还未下雪,那金明池也没什么看头,这样吧,去军器监一趟,十一郎成天吹嘘他又干了不少的业绩,朕一直没时间,正好去瞧瞧,看看这小子是不是胡乱吹牛。”天子赵煦考虑了半天之后,决定把军器监作为自己溜跶的目的地。

    换上了常服,披着了暖和的皮裘,然后钻进了那停在房门外,专门用来出宫的轻便暖轿之中,晃晃悠悠地朝着宫外而去。

    #####

    “初速度为斜抛初速度在水平方向的分量……”

    “竖直方向,物体在做竖直上抛运动的话,那么y轴方向向上为正方向……”

    埋着头,坐在暖和的办公房里边,努力地拿着笔正在不停的写写划划着什么,身边还摆着一大堆的奇怪工具,这位努力的少年,正是大宋端王殿下赵佶是也。

    “你小子在叽叽歪歪的都是什么东西,你说的这些字,为兄是知道,可是你说出来变成句子之后为兄怎么就听不懂了?”

    “陛,官家你怎么来了?”正埋头在代数几何的海洋里边畅游的赵佶生生让闯将进来的这个人的话给吓得手中的碳笔一抖,等看清了来人之后,这才长出了一口大气,赶紧朝着天子赵煦行了一礼。

    “怎么,我不能来吗?我说十一郎你鼓捣的这些,莫非就是上次你提到过的王巫山传授给你的那些个知识?”

    “没错,官家您不知道吧,原来巫山先生所设计的那种元祐抛石机的射程,是可以利用这些方程式计算出来的。”赵佶点了点头,很是兴奋地指着那一大堆对于天子赵煦而言,简直犹如鬼画符一般的符号解释道。

    听到了这话,赵煦也不禁动容,目光再一次落在了那些符号上面,疑惑地道。“你是说,就只要依靠这些东西便可以计算出来,准确的命中目标?”

    “没错,臣弟之前也不相信,可是就在昨天,亲自去了一趟靶场那里,利用计算出来的角度和方向,石弹精准的命中了目标,误差不超过一丈五。”赵佶用力地点了点头,刻意表功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