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989章 操作不当就会被天下人戳脊梁骨(第二更)
    第989章

    “母亲,母亲……”小小的佛堂外边,传来了一声又一声的低唤,打断了朱太妃的诵经声。

    朱太妃有些无可奈何地向佛像恭敬一礼之后,这才起身,离开了这间小小的佛堂。板着脸出了佛堂,就看到天子赵煦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站在那里。

    心中的恼意顿时化得没有一丝影踪,但朱太妃还是忍不住开口嗔道。“拜佛最注重虔诚,你明明知道娘在诵经拜佛,就该先去忙你自己的事。

    到时候再知会娘一声就是了,这么冒冒失失的,哪有半点大宋天子的威仪。”

    “是是,母亲教训得是,是孩儿错了,只是这个喜讯,孩儿实在是憋不住,就是想让您能够早一些知道这个好消息实在是等不下去了,相信佛祖也会原谅孩儿方才的不恭敬之处。”

    搀扶住朱太妃回到了房间之后,天子赵煦把所有人都给赶出了房间,然后这才神神秘秘地一笑,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书信。

    “你这是……”朱太妃有些发蒙,不明白天子赵煦这是搞什么鬼,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母亲,这是王巫王巫山给朕出的良策,您看看就知道了……”赵煦嘿嘿直笑,一个劲地催促着朱太妃。

    朱太妃半信半疑地打开了这封书信,当看明白了信中的内容之后,脸上亦不禁多出了几分的神彩来。

    “这位巫山先生,还真是……可真没有想到,他居然连这样的办法都能够想得到。”朱太妃虽然不理世事,可是,仍旧能够看得出王巫山所出的这个主意的有着极强的操作性和有着极大的成功性。

    “嘿嘿,之前孩儿还觉得这件事的确会很难操作,可是现在,王巫山弄出这么一招来,那么大事定矣。”天子赵煦亦看到了朱太妃的神情变化,不禁洋洋得意地道。

    “官家真是有心了,为了娘,做了这么多事情。”朱太妃点了点头,一双温润而又满是慈爱的目光落在了天子赵煦的身上。

    “只要母亲能够开心,孩儿做再多的事情也是值得的。”赵煦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答道。

    #####

    安抚好了朱太妃后,赵煦又马不停蹄的朝着春秋宫窜过去,见到了正在用晚餐的太皇太后高滔滔。

    “官家,你这副风尘扑扑的样子,这是上哪去了,不会连晚膳都还没用吧?”看到那赵煦披着厚实的裘衣兴冲冲的步入了房中,高滔滔搁下了碗筷起身相迎道。

    “孙儿下午在宫中呆得所闷,就去了一趟军器监,如今那端王在军器监那里干得不错,事情做得井井有条。”

    “莫非端王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功绩,不然官家为何会如此开心?”高滔滔示意宦官替天子赵煦扒掉了那厚实沉重的皮裘好奇地问道。

    “嘿嘿,端王做了不少的成绩,但是,孙儿之所以如此开心,是因为王巫山给孙儿出的主意……”赵煦嘿嘿一笑,又从怀中取出了那封书信扬了扬。

    “那小子又给你出什么主意了,让官家你能高兴成这样?”这下子,太皇太后高滔滔就越发的好奇起来。

    “就是孙儿欲尊母妃为皇太后一事,孙儿一直觉得此事艰难,所以,就在跟王巫山的书信之中,也提及了此事,真没有想到,王巫山不愧是才智无双,智计百出,还真给孙儿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真的假的,哀家倒要好好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良策……”高滔滔接过了书信,又从徐得功的手上接过了眼镜,仔细地打量起来。

    不大会的功夫,高滔滔一脸服气地摘下了眼镜,抬起了头来,看到身边赵煦那副我没忽悠你吧的表情,不禁失笑起来。

    “唉,哀家真是无话可说了,那王巫山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似乎除了生孩子不会之外,天底下就没有什么事情,真可以将他难住。”

    “居然连此事,他都能够想到如此稳妥的办法来解决,嫡母皇太后,生母皇太后……这实在是太出乎老身的预料之外了。”

    看到太皇太后高滔滔如此夸奖王洋,天子赵煦越发地得瑟起来。“那是,这样文如萧何,谋如张良,武若韩信的国之柱石,怕是数百年方能得见一个,我大宋能得之,实乃我大宋之幸也。”

    “是啊,哀家可真没想到,有了这份良策,这个问题的难度,至少减少了三分之二,而且也多了几分安抚你母后的把握。”高滔滔轻拍了拍这封书信感慨地道。

    王洋这家伙,果然总是能够给人带来惊喜和奇迹,大宋能够得到这样的才俊,的确是大宋之福也。

    “可惜,王巫山尚远在陕西路苦寒之地,不然,孙儿真想当面谢上一谢。”赵煦也是十分感慨地道。

    每每自己遇上什么难以解决的难题,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满朝文武,也不是跟前这位老谋深算的皇祖母,而是那远在千里之外的王巫山。

    因为他的确可以让你不会有任何的担心,因为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他解决不了的。

    天子赵煦就像是邀功一般,四下溜跶完毕之后,又赶紧给王洋回了一封信,让这家伙尽快向朝庭上正式奏折。

    #####

    “诸位,诸位,此事咱们真的就这么一直不表态,会不会不太好?”刘安世的目光扫过身边的一众同僚,忍不住小声地询问道。

    “那怎么办?咱们如果表态不支持,那就是又再一次的把陛下给推到咱们的对立面去,那可就真如了那些新党的意了。

    诸君莫要忘记了,陛下可是一直对过去咱们反对尊朱太妃之事耿耿于怀来着,再反对,岂不是想要让陛下新仇旧恨一起来?”贾易轻叹了一声之后,亦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是啊,重要的是,现如今咱们才与陛下之间,保持了少有的平静,这个时候再掀起什么妖蛾子,那就势必会被新党群起而攻之。”

    “这倒是,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吗?新党那边根本连个屁都不放,为何,就是因为他们也很清楚,尊朱太妃为皇太后之事,可是牵动着陛下的心,毕竟,此事操作稍有不慎,不仅仅是陛下喜怒的问题,更是要被天下人戳脊梁骨。”

    一帮子旧党大佬蹲一个圈子,一帮子新党蹲一个圈子,一帮中间派东张西望,而反观旧党大佬之中的蜀党自成一系,蹲成一个小圈子继续相互鼓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